從第一個資料點到講真相無處不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當我從明慧網上看到「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會徵稿啟事」,我想,這是師父給弟子開創的一個交流平台。我雖然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都是些平凡小事,我也要參與,一是與同修交流心得體會,二是要向師尊彙報我的修煉情況,在此過程中找出自己的差距,在以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實修。

一、個人修煉階段

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弟子。一接觸,我就喜歡上了法輪大法,並下決心修成。我跟我女兒說:以後這一輩子就看這本書了。我女兒還笑我太激動啦。師父看我修煉心切,鼓勵我,點化我,讓我感到小腹部位法輪的旋轉。我看書時,讓一行字跳出書面,閃放綠光。天目開了,看到滿天小法輪。我知道了這是一本天書。我更加努力學法煉功,每天除了上班、做家務外,就是學法,每天二講、三講不等,五套功法天天煉。我開始不能雙盤,就用大磚頭天天壓,直到雙盤上。師父說:「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這部大法中,你只要學你就在改變,你只要學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學到底你就能圓滿。」(《美國東部法會講法》)真的,不知甚麼時候,自己不會生氣了,身體上的各種疾病也好了,也不和丈夫吵架了(原來經常吵架)。走入修煉以後,家庭和睦,活的也舒服了。」

二、無名的哭泣

我一九九九年暑假退休,退休前,由於工作忙,除了參加集體煉功外,很少跟其他同修接觸,對各地對法輪功的一些干擾啊、「四二五」上訪這些事,當時我都不清楚。但是,不知為甚麼,從「四二五」以後,我煉功也哭,看書也哭(我平常是不愛哭的人),無端的,光想哭。一位同修給我送一份經文,我大哭一場,每天覺的都有無形的壓力在壓著我,沉重極了。後來看到師父經文才知道,是副元神看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圖謀破壞大法才哭的。

三、建立第一個資料點

「七二零」以後,集體修煉的環境被破壞了,部份輔導員被綁架,有的同修嚇的不煉了,有的同修在家煉,有精進的同修走向各級政府機關,走向天安門講真相。後來,部份出來講真相的同修被非法關進了拘留所、勞教所。中共的電視、廣播等開足馬力抹黑法輪功,天都要塌了。怎麼辦?法輪功這麼好,師父這麼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不能被邪惡破壞!這是發自內心的心聲。

向政府講真相,政府不講理,往公安局送,於是,我們就向老百姓講真相,直接救度眾生。開始我們一無所有,政府還抓人,我只能用紙寫真相短語,貼、發,但是影響很小。後來我們又買了手帕,把幾千幾千的手帕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丟到千家萬戶。師父的經文怎麼辦呢?跑到省城找過去認識的同修拿回底稿,回來複印幾張,同修之間傳閱。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元月份,由於省城同修被迫害,再無法得到師父的經文。這時,我們幾個同修很著急,當時沒有師父的經文作指導,在那樣邪惡的環境下,寸步難行。我就想自己建立資料點,但沒技術、沒設備怎麼辦?只要你有那個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加持。

一個在外地打工的同修正好回來看望父母,她丈夫是電腦專業畢業的大學生,我們把他邀請來,幫助我們建立資料點。我地同修湊錢買部電腦,技術同修帶來一部打印機,技術同修教了教一個比較年輕的同修就走了,可這個年輕同修的家庭的阻力比較大,我就主動承擔下來了。

我雖然承擔下來了,卻甚麼也不會。我就到電腦學習班去學習,買電腦技術方面的書看,我會打印了。有一個同修負責給下載,然後交給我做資料。先做同修看的,再做世人看的,再送給同修散發。白天忙生意,晚上十二點以前幾乎沒有睡過覺。經濟上是同修付出的。先有城市同修得資料,後來又由城市同修逐漸的傳給鄉下的同修。

過了一個階段,迫害更殘酷了,負責給我下載的同修也不敢下載了。怎麼辦?「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這時,我的眼前出現了同修得到師父經文時的歡樂情景,讀到「明慧週刊」後的精進勁頭,看到世人需要真相資料去救度。我想,做下去,再難也得做下去。我就把電腦連網,自己學下載,在當地找不著人教我,我就打電話找那個外地同修教我,一下午學會了上網。

我自己下載,自己做資料,一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邪惡要迫害我,我們看不到,可師父知道。那次要不是師父保護,後果是不堪設想的。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號,早上六點,我二兒子從外地打來電話說:「媽,人家查電腦了。」吃過早飯,我大兒子打電話說:「媽,人家給我介紹個對象,她媽要跟您見面說話。」中午,我沒在家,單位領導到我家見我女兒說:上面開會了,如何厲害。下午,單位領導又到我家跟我女兒說如何如何緊張、厲害。

晚八點,二兒子又打電話說:「媽,這邊查電腦可厲害。」可我還沒有想轉移東西,只想收拾一下,過幾天就回來。直到夜裏十一點了,女兒跟我說:「媽,我怕,媽,我怕。」我說:好啦,我把東西轉移了,你把電腦上的東西都刪除了。我把東西收拾完轉移走,只留下電腦。

第二天,我冒雨離開了家,去到另一個城市大兒子那裏,離開的第二天,邪惡抄了我的家,一無所獲,只有電腦上有一段大法的內容,因為女兒沒有刪乾淨,邪惡把電腦搶走了。結果也沒有像大兒子說的,有女方的母親約我見面。過後悟到,這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對弟子的保護。這是我建立的第一個資料點。

四、再建資料點

第一個資料點被破壞了,在外地打工的那個同修知道後,又培養了我地兩個年輕同修回來繼續做資料。後來由地區間輔導員統一協調,我就擔當起我地接發資料的任務,他們做的資料每星期我接回來,然後發給我地同修。一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份,我們地區遭受重大損失,十幾個資料點同時被破壞,許多同修被綁架,整個地區籠罩在邪惡的形勢之下,資料又斷了。怎麼辦?我們都是大法一粒子,護法、助師正法是我們的使命。我想,我們還得建立資料點。我們幾個同修經過切磋、籌備,於二零零四年三月份又從新建立了資料點。

當時有一位同修會上明慧網,於是,我找了幾個同修切磋,大家助師正法的心性很高,大家分工合作,有負責下載的,有負責做資料的,有負責散發資料的,這樣不顯山不顯水,比較安全。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做經文、資料、《九評》、《轉法輪》、護身符、刻錄光盤等,基本上能夠滿足同修的需求。

由於同修們能夠及時看到師父經文、明慧週刊,心性提高的很快,掉隊的又上來了,沒走出來的又走出來了,城市同修跟農村同修又聯繫起來了。現在由原來的幾十人達到幾百人,由城市帶動農村形成整體。同修們都能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基本上達到了師父要求的「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五、魔難

奧運前,邪惡為保奧運,對大法弟子大量非法抓捕。五月的一天,邪惡抄了我的家,把我非法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裏,我一直背法、發正念,天天堅持煉功,向警察講述我煉功身心受益的情況,證實法。師父說:「如果發現是干擾與破壞,在處理具體問題時對表面的人要儘量平和與慈善,因為邪惡利用人時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雖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現不好思想的人)。對於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干擾,一定要嚴肅的用正念鏟除。」(《正法與修煉》)我不恨警察,我只把他們看成是可憐的受害人。一天夜裏,我正在發正念,一個巨人站在我面前,腰有兩個人合抱那麼粗,很高,從上到下都是黑的,臉也是黑色。我沒有害怕,我只想:鏟除邪惡。它立刻就消失了。我在看守所裏不停的發正念。

邪惡逼我轉化,它們說不轉化就將我在部隊的兒子退伍,扣發我的工資,其他親人也要怎樣等等。我把名、利、情一放,心如止水,我說:一切隨其自然吧。邪惡立刻不說話啦。邪惡不死心,第二次又叫來了我的一些親人,又是哭、又是勸,我由於放下了名、利、情,還是心靜如水,我告訴親人:這是我修煉路上的關,沒有事,你們不要害怕。同時我告訴子女不要替我寫轉化書。我微笑著看著他們離開了。

邪惡還不死心,不轉化下逮捕證,我想,來了就沒準備回去,在哪裏都是證實法。逮捕我也不會轉化。心裏還是很平靜,沒有一點波動。邪惡恨的咬牙切齒:「你還想圓滿呢?」我心裏笑啦。下逮捕證兩天,就把我放啦。一切都是假相。我在看守所十五天退了三個團員,讓全室裏的犯人都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通過這次魔難,我體悟到,正像師父說的,只要放下名、利、情,誰都動不了你,誰也帶動不了你。現在我又回到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

在這九年的正法修煉的風雨之中,我和本地其他協調人和同修,有做的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不足,好的地方,也全是師父的呵護,師父的點化,做的不好的地方,我們要用「向內找」這把萬能的鑰匙,修正自己,把最後的路走好、走穩,圓滿跟師父回家。

向師父合十,向同修合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