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我小學畢業,文化低年齡大。下面和大家一起切磋。

一、得法受益

我已是半百的人,因在常人中勞累、爭鬥、生氣,全身是病,用丈夫的話說就嘴沒病,經常住醫院。一九九七年新年後的一天,早上起不了床,一躺就是幾個月,七個月了也不能幹活,真覺的人生太苦了。

就在絕望之際,有位同事向我推薦了《轉法輪》這本書,每天一講,九天看完。書中天文、地理、人生、物質、精神甚麼都有,白話文很好懂,覺的耳目一新。

接下來,我看了第二遍,奇蹟出現了,那年我四十七歲,斷了四年的例假來了,自那以後又開了天目。我開始學習五套功法下決心要修煉這一法門。

學功第一天是別人攙著去的,我在旁邊站著看他們煉,慢慢的我就跟著煉,煉完了,別人開始往家走我也跟著往家走,不知不覺走了半里路,我大吃一驚,我發現我能走了,一直走到家腿也不痛了。

從那以後我能幹活了,丈夫七個月以來第一次開心的笑了,並鼓勵我到煉功點上去煉。我又開始煉靜功,忍著疼痛盤坐了幾分鐘就覺的自己飄了起來,向下一看在海水的上空向東飛去又看見了森林。美妙的感覺使我不願睜開眼,雙腿疼痛使我停了下來。

在初學功階段總是感覺法輪在身上轉,我的信心倍增。丈夫有時發火,鄰居也無辜罵我,雖然忍的不夠但我還是忍了下來,後來心就慢慢的平靜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演化成了功。多次的消業我都過來了,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身體輕鬆了,心也輕鬆了。

我逢人就講法輪大法好,鄰居們看我變了個人,也相信了大法好,有幾人還同我一起修煉大法了。

二、提高心性

從學法一年來,我天天參加集體煉功學法,我們的心性都在提高。我主動到縣城請大法書,到外地參加學法班。丈夫又怨我說三道四,我都忍了,這時的忍是不生氣的忍,我的心性又有了提高。我購買了錄音機和同修在老年活動室煉功學法,參加的人由十幾人增至四十多人。

九九年四月份的一天,小區有人來把活動室鑰匙收走了,我就和大家商量在公路邊上煉。每天早上三點半我就把煉功點打掃乾淨放上了普度、濟世音樂,四點整開始煉功,當大法音樂一響,周邊四個村一百多人整齊的煉功動作就開始了,煉功場地上真是紅光照著一片紅,那個場太大了,我們還繡了一面「義務教功」的錦旗掛在樹上,路過的司機、行人都會尋聲投來讚美的微笑。

因為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同修們都是任勞任怨,兢兢業業的幹,做事先考慮別人感受,出現矛盾先找自己的錯,一次做不到位,下次一定做好。在村裏也是義務修路、掃雪,受到居民的好評。

說實話,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認真的做人,認真的對待我碰到的每一件事,只要是正法需要的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做,只要是能救度眾生,我都會慈悲對待。一次我撿到二十斤蛋票,找不到失主,我在牆上寫了字,十幾天失主找上門,我把票還了她。一次交話費收銀員少收我二十元,我退了她,我告訴她我是學法輪功的,你謝就謝我師父吧。

還有一次,我給孩子買首飾,他們多給我八十元,我說:「你把錢找錯了」,她馬上就火「錯甚麼錯,沒錯。」語氣是惡狠狠的。我沒生氣,笑著說:「是你多找給我八十元的」,她一愣,忙說,對不起。我說:「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功,你今天這態度,我會轉身就走。是大法叫我學會忍讓,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她點了點頭。我們就是用我們的一言一行來證實著大法的美好。

三、形勢突變,上訪為了證實法

自九九年「四﹒二五」以後,傳言越來越多,我不管別人說,每天照煉不誤,我們有鍛煉身體祛病健身的權利。六月份媒體上說群眾煉功政府不干涉,我們高興啊,可不到一個月,七月二十號他們就不讓人們煉法輪功,誣蔑法輪功,我們無法接受這荒謬的結論,我要到有關部門討個說法,我們很多同修要到省府問個明白,剛出門不久,就被人攔住了,送到公安局,第二天又放取締通告,村長把我們領回村,不讓我們煉,我說不行,大法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使道德昇華、心靈淨化,身體健康,為甚麼不讓煉,我要到北京去到中國的最高信訪機關告訴他們,大法沒錯,是政府錯了。

經過六個月的切磋,我與同修鼓足勇氣,終於在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九,邁出了家門,踏上了去北京的正法之路。上車前千頭萬緒,但一旦坐上了車,心裏倒踏實了,心中只有一念我要為大法正名,讓眾生都知道大法好。當我們一行二十四人在坐車的途中被搜查,問誰是煉法輪功的,大家都是修真善忍的不想說假話,結果又被攔下車帶到公安局,關進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我進拘留所的第二天,就看見兩名從北京抓回來的同修臉和腿的一半都是黑的,慘不忍睹。有的身上帶的錢被勒索。

在滴水成冰的天氣裏,不法警察只許我們穿件襯衣,強制在院子裏蹲馬步三天,有的赤著腳不讓穿鞋,有的強迫坐在地上,他們再在地上洒上水,凍得同修全身發抖。同修沒有一個後悔的,大家相互鼓勵,心中默念師父的教導「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洪吟》〈苦其心志〉),傍晚,大家覺的身上熱乎乎的,悟到了是師父的加持。於是,在幹活時大家就背法,晚上熄燈後就煉功,一直堅持了十五天。非法拘留結束了,他們卻又把我們帶到賓館,要我們寫不煉功的保證,不寫的話,就繼續關著,一人一個單間一天一百一十元生活費,全由我們承擔。到第六天,由於大法弟子的共同抵制,家人的連手要人,他們放了我們,但勒索我們,要交四千元押金,一千元車費,還有七百元飯費,我堅決反對,就是不交押金和車費。這一難我就這樣走了過來。

惡黨的一次次綁架,使兒子受到很大傷害,他不上班了,他認為是媽媽給她帶來的壓力、恨媽媽,可這一切都是邪黨造成的。

四、在魔難中堅修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惡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了。有一天,我正在家幹活,村委員領著三個便衣來了,非法抄我的家,我發出一念,你們找不到大法書,結果他們甚麼也沒找到,他們又要我簽字,被我嚴厲拒絕。他們把我劫持到區警辦公室,在他們向上級彙報時,我發出一念我一定要走脫。正在市裏開會的副局長(已遭惡報死亡)要他們看好我,等他回來再審我。他們問我現在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告訴他們,我現在還煉法輪功,她使我有了健康的身體,使我心性提高,我不會放棄修煉的。一會我告訴一人我要上廁所,一人在外看著,我進了廁所,我想我要走脫,一看牆上有一小窗,我爬上窗就跳了下去,爬起來就走。我穿村而過,進入山中,越走越快,到了山頂才聽到了警車響,走了三十多里路到了同修家,安全脫險。

我在外流浪了三個月,各種磨難都嘗過,但一顆修煉之心從沒動搖過。在修煉的幾年中我多次被抓:一次上訪被押二十四小時,由村長保回;二次進京上訪被中途押回拘留十五天;三次被抓到警區走脫,流浪三個月;四次被抓洗腦班我走脫;五次抓洗腦我躲過。自學會發正念以後,邪惡再也沒敢抓過我。

五、救度眾生

在修煉中,我越來越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更重要的是救度眾生。我默默的為同修們傳遞著真相數據,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我把數據全捆在身上,從邪惡身邊走過我心不慌,堂堂正正。一次我正要接真相資料時被國安特務跟蹤,我進了超市,同修馬上明白,把資料包好放在櫃子裏,取了小條,又機智的把小條轉與我,邪惡又落空了。

在零二年至零三年的一段時間裏,我正在流浪中,同修把師父的新經文給了我,我要把師父的新經文趕快傳到我的村子,於是我就開始手抄經文,從下午一直抄到半夜十一點。又把經文送到山上,給與前來接應的同修,因我家四週布滿了便衣我不能回家。三十里的公路不能走,只有走山路,那時正是夏天,草木茂盛,當我走到草叢間時,比我高的草木裏凹凸不平,還有水潭,我多次被絆倒,我不氣餒,爬起繼續前進,經過五、六個小時我終於爬上了山頂,看到了村子,看到了自己的房子,我對著蹲坑的便衣說,邪惡不會長久,正義將永存。把經文交到同修手中後,我又消失在山林之中。

在外面流浪期間,我始終不忘傳遞真相,沒有真相資料,我就往牆上寫,或者寫在紙上再貼牆上。後來有了資料,我就借上街買菜時往樓區裏發真相,幾天後公安就挨家查問傳單,姐姐狠狠的罵我,也不讓我晚上煉功。我知道這是邪惡的干擾,我不恨她,我不會動搖的。還有一次,丈夫找到了我,說村裏別的學員都去轉化了,要我回家搞個假轉化,回家再煉惡黨就不會抓我了,說我若不轉化,這個日子沒法過了。我堅決的告訴他,要我轉化是不可能的,丈夫就要和我離婚。我要他好自為之,如果認為因為我煉功而和我離婚是對的,那就離吧。他流著淚走了。後來一些同修由於學法不深以及邪惡的洗腦轉化了,我很著急,我把新來的師父經文《理性》輾轉送到他們手中,他們醒悟了,又回到正法隊伍中來。

我回家後,丈夫把我鎖在家一個月,我就集中一個月的時間學法煉功並做好家務,慢慢的丈夫和兒子轉變了對我的看法。我和資料點聯繫上,我又走了出來,我們掛條幅,噴油字: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支持大法一念出,天賜平安幸福來!真善忍好等好多真相大字,大街小巷到處可見真相資料。世人日益覺醒明真相。

六、資料點

到了二零零六年,《九評共產黨》一書,已經在社會廣為流傳,同修們不知印了多少本,發放了多少次,看過的人們紛紛議論評說,多少眾生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惡組織,選擇了美好未來。邪惡又瘋狂了,他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派出了大量的軍、警、國安、特務連夜蹲坑,抄了我們的資料點,兩名同修被非法勞教,四個同修被迫離家出走,一段時間資料短缺。在這種情況下,我頂住壓力,主動找了四位同修由大夥省吃儉用的錢從新辦起了資料點。我尋找好了房子,大家齊心合力又做了半年多,因我兒媳生孩子,我撤出來了,但我繼續做著傳遞真相的工作。一年半後孩子能走動了,我就辦起了家庭資料點,四個同修分工合作一人印資料,一人做小冊子、一人刻錄光盤,一人做護身符卡片,擠出時間出去救度眾生,還堅持天天做三退。

我們每一個人都堅守著自己的信念,牢記著自己的使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兌現著自己的史前大願。我們每天緊張而有序的做著資料點的工作,家裏的計算機、複印機等也不停的運作著。我們都忙於做資料了,也許就放鬆了學法修心性,丈夫又出現了反常,天天喊著要摔我們的機器。我心裏明白又該提高心性了,同時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資料點正常運作的邪惡因素、共產邪靈,無所不包無所遺漏。

七、向內找去掉妒嫉心

在我照看孫子的兩年裏,白天全力照看母嬰做好家務,晚上學法,早晨煉功,還擠時間取真相資料、發資料。兒媳婦上班後,我自己帶孩子。上午帶孩子聽法,下午看明慧資料,晚上孩子睡了我看大法書,我為自己制定了保證學法、煉功的時間表,堅持照著執行,睡眠時間多則五個小時,少則三個小時,一度覺的很累,我發現是自己的念不正,我對自己說,大法弟子是超常的,不睡也不累,煉功就是最好的休息。從那以後,不管白天還是黑夜,我都不覺的累了。

但是在這兩年裏,我在心性方面也受到很大的撞擊。我和家人多少都出現過摩擦。我明白,修煉就是要修去執著心,不管它埋藏的多深,都要給你翻出來,修掉它,才能提高上來。我對孫子的情太重,總覺的孫子的外婆不是修煉人,不相信大法,若讓她照看孩子,對孩子不利,會生病。由於心不正,導致每次孩子到外婆家就病,親家不願照看孩子,一病就送給我,後來根本就不管了,兒媳也對我愛理不理的,兒子時不時的怨我做的不好,尤其是總是格外照料著媳婦,專買媳婦愛吃的飯和菜,媳婦幹點活他馬上接過來幹,媳婦一走他就坐著不動,從來不幫我幹一點,好像我累死與他無關似的。過節了,不是兒子送東西給父母,倒是丈夫把東西直接送到兒子家,家裏吃的、用的、水電費兒子全都不管,丈夫還不讓我說話,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我。我委屈的哭了兩次,身體也出現了病狀反應。我急呀,我反省自己,一定有漏,我要找出來修掉它,提高上來。我和同修切磋後發現了自己對孫子的情太重,不放心被人照看,更執著的是一顆骯髒的妒嫉心,對別人好、心裏就不舒服的心,還有一個名利心,覺的自己付出那麼多回報的少,在利益上斤斤計較,不能吃虧的心,還有爭鬥心,愛面子心等等好多的執著心。這些心挖出來了,我的心變的輕鬆了,我再也不覺的委屈了,身上的不適也消失了。他們對我都好了。

我知道了,大法修煉者就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今後我一定珍惜寶貴的時間,做好正法三件事。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