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朵遍地開花的小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師尊好!同修們好!

修煉了十個年頭,從沒寫過修煉體會,總覺的沒有同修們做的好,再就是自己文化程度低(小學沒畢業)。但是不管怎樣,到了今天應該是向師尊交份作業的時候了。

我因一身的病,在一九九八年三月經人介紹開始修煉大法。當時只想自己一身病好的快些,跟著同修在辦公室只煉動作,認為和社會上其它氣功一樣練練動作而已,所以問人家:「有沒有書借給我看看?讓我動作標準點,病就好的快一些。」於是就從煉功點上請來一本《轉法輪》

當我看到師父的法像時,心裏覺的好像是以前認識似的,很高興。用了三、四天時間看完一遍《轉法輪》後,我痛哭一場,恨自己怎麼到現在才看到這本寶書?心裏很虔誠的,明白了這本書是指導人走正道,只有按照書上講的在生活中去實踐,才能達到祛病健身。同時也知道了這本書是指導人修煉的,高興之餘,也不去想自己身體的這個「病」那個「病」了。

之後不到一個月,突然想起我的頭痛、心臟病、婦科病、關節疼痛(這些病都是很嚴重的)以及乳腺癌的預兆(後來才知道的)等等都沒有了,而且身體很舒服,自己從精神到肉體上都有了一個很大的變化。以前去醫院看病,醫生開了很多的進口藥吃了沒用,現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一身病不翼而飛了。從此我更明白書上講的都是真的,區分出原來社會上認識的損人利己的一套害人的是假理,自己有這麼一念,不能半途而廢,今後便勤於實修。

惡警面前不懼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在電視、報紙、廣播等媒體上毒害眾生。我於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邪黨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出來後,邪黨機構當地派出所惡警給我們單位施加壓力,強逼我寫保證不去北京上訪,否則開除公職。我就對他們講煉法輪功就是做個好人,講修煉能達到祛病健身的神效,電視上放的都是假的,去北京上訪是每個公民的權利。我就不寫他們要我寫的內容,他們對我威脅、呵斥,我不動心,最後我對他們說:「做好人還要被你們說不好,那社會上就沒有好的了。」當我回到住處時,眼前突然「嘩」一片都是五顏六色的小法輪在轉。我是閉著修的,心裏明白這些是法輪,我哭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在加持我。

過了幾天,單位幹部又叫我去辦公室,我開始以為是要我搬家(住在單位),開除公職,但心裏一點也不擔心、不害怕,很坦然。到了辦公室,單位幹部對我說:「上級領導說了,你一個人帶孩子很辛苦,不容易的(我是單身)。」事後我明白了,當時是我的正念戰勝了另外空間的邪惡。他還說:「我也給上級反映過了,你在單位為人善良,工作也很出色。說心裏話,我也捨不得你走,因為你工作的一塊不用我擔心,而且你一個人的工作量能抵兩個人,所以上面來我們單位檢查,我就一直帶他們到你負責的地方來,實際也是代表著我們單位的一個窗口。」(當年縣年終檢查,就是針對我工作的項目,那年我負責的項目檢查後評比全縣第一,得到一塊金牌。以後在每年年終的系統檢查中,我負責的工作範圍都是全縣第一。)我笑著對他說:「煉法輪功就是在單位、社會、家庭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比一般人要做的好。師父要求我們煉功人,在任何環境中處處體現是一個好人。」最後他說,你還是正常上班吧。就這樣,我一直上班到去年退休。

因為去北京上訪,邪黨邪靈操控惡警在我單位出出進進折騰了一陣子,過後周圍的同事問我:你算過沒有?你上北京要少拿多少錢?全年的獎金全部沒有了,兩年一級的晉升工資也砸了,還有其它的福利。我說沒算(我當時是沒有這個思想,只是怨恨自己,去了北京,因為怕心沒有做證實法的事)。之後同事還拿在電視上看到的邪黨造假毒害他們的事來問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講中共在陷害法輪功,電視上放的都是假的,在毒害你們。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講我的身心變化。開始在周圍的同事和認識的人群中講,後來給親朋好友講,再後來上街買菜、買生活用品和接觸的人講。

《九評共產黨》問世了,我自己認真閱讀了之後,開始向世人揭露中共邪黨邪靈,勸三退。首先我尋找以前聽過真相的同事、上級、親朋好友傳《九評》,然後逐漸開始面向社會。

突破家庭關

邪黨給我單位上級施加壓力,但沒有達到目地。邪黨還用惡毒的手段株連我娘家的人,給他們施加壓力讓他們來逼我寫保證不煉法輪功。當時我只感覺有一種無形的壓力,看著眼前的親人、我的孩子對我那兇狠的表情和目光,聽著他們罵我,哭啊、鬧啊,硬逼著拽著我的右手要我寫,我哥哥還挑撥我父親打了我。那時的我心裏很淒涼,總感覺眼前好像有一座很大的山擋住,很難過去,但我心裏很明白,這是要我過的情關。我心想不管你們怎麼折騰,我就是不寫,心裏喊著:「師父……師父……」

娘家的人使盡一切辦法也沒能轉變我的心。不管他們對我怎樣,我要用修煉人的心態對待他們。我知道他們是受了邪黨的邪惡宣傳毒害,於是在假期和平時休息時,我儘量都回去,目地是要講清真相、證實大法,從而救度他們。我用大法嚴格約束著自己的言、行、念,在利益面前不和他們爭;在家庭瑣事中,要求自己做到修口,不搬弄是非;在各種是是非非中,跳出來用大法衡量一切,把握好自己,不迷不惑。同時在娘家搶著做家務事,洗滌、打掃、收拾我父母親的房屋,每次回去都要求著自己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記住師尊的教誨,處處體現自己是一個好人。有一次我媽對我說:你變了,看你身體真是很結實。我接著說:煉法輪功身體就是好。我還問她:我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如果我變好了,說明法輪功是指導人走正路的,電視上放的都是假的。我媽笑了,我心裏明白,我的正念正行改變了他們原來的思想。之後我就堂堂正正的講真相,揭露邪黨的惡毒,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在全世界的洪傳。

我是在異地工作的,每次回去都要過夜,原來學法、煉功都是偷偷摸摸關著房門不給他們知道。我也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之後我就開著房門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心想師父領著我們走的是最正的路,是金光大道,我那樣做太不爭氣了。

今年中秋回去看我父母親,到了家不到一個小時,我媽左手的中指突然腫起來,脹的鼓鼓的、亮亮的。我對我媽說:你念我教你的九個字呀!我媽說:哦,我念。過了半個小時還是這樣,她就去看醫生。回來後,父親問她怎麼樣?我媽說:醫生說了,一個半小時之後還是這樣就去配消炎藥吃。過幾分鐘,我對她說:你要誠心的敬念,大法師父一定會保祐你的。她答應了,我接著對她說:「你說:大法師父保祐我,我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媽跟我這樣說了一遍,緊接著她開心的說:「我女兒就是煉法輪功的,而且一直堅持到現在。」不到半個小時,她突然說:「我的手指好了。」接著她又說:「我以後知道了,遇到危難時要誠心敬念這救命的九個字。」我父親站在旁邊也開心的笑了。現在我娘家的人都明白了真相,有的也退出了邪黨的相關組織。

建立家庭資料點

回想起《九評共產黨》問世是在二零零四年,我們這地區一直到二零零六年才去兩、三百公里外的地區拿到的。其實在這之前都是這樣,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所有的真相資料都是從外地拿回來的,自己出錢叫人家複印,再傳給當地的同修。有時還中斷,資料斷斷續續的不全。

我們都知道師父講的法是我們的指路明燈。尤其在魔難中,在高壓的迫害下,全靠著師父講的法指路,全靠著師父的鼓勵呵護,有了正念,才能突破。看到師父講法中講到資料點要「遍地開花」,看到《明慧週刊》上同修們的修煉文章,對照自己,對照我們地區差距甚遠。看到周圍同修狀態不怎麼好,包括自己,我心裏很著急,有一顆要突破的心,有一顆和同修一起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的心。

邪黨派出所的惡警時不時去單位干擾,再加上無形的壓力,隨著不斷認真學法,我悟到是自己有怕心,使邪惡鑽了我的空子,演化出假相干擾我。我知道這個狀態很危險,提醒自己要排斥這怕的一思一念,必須突破。

在師父的指點下,我去了市裏一大商場,買了一台惠普一體機。去的時候在路上怕心還是很重,我盡力的排除,正念佔了上風。到了商場不知道買怎樣的複印機,品牌、型號等哪些適合我這個年齡段,又不懂英文,腦子一片空白,甚麼也不懂。因正念很足,心想今天非買不可。後來在營業員的幫助下,不但購買了機器,還了解了可以省錢灌墨水的方法。

從開始甚麼都不懂的我,到了後來自己能解決買耗材的問題,一路上全靠著慈悲的師父呵護點化,耐心加持我。過程中我也一直在排斥時不時冒出的怕心、人的觀念、利益之心、顯示心、求安逸的心……

到了外地拿回師父的經文、《週刊》和真相資料,我自己複印後,送給身邊的同修,這樣維持了兩年多的時間。

去年的九月下旬,慈悲的師父安排我認識一位外地搞技術的同修。同修幫我買了電腦,一切都安裝好了,教我電腦。同修很耐心的教我電腦,再教我記筆記。我們把每個內容,一步一步的每一句話都用筆記下。我當時感覺干擾很大,又覺的前面像有一座大山擋著,在思想中出現「學電腦很難,一步一步的很煩」這樣的念頭。有的時候看著筆記操作還會出現錯誤,心裏很急,又亂又慌,覺的學不會,真的出現不想學的念頭,就是沒有說出口。同修在我身邊很耐心的糾正我,指出我出現錯誤的時候,還鼓勵我不要著急,能學會的。

其實我真是很想學會的,以前每次從外地拿到資料時,心裏總想要是我自己能學會電腦多好啊!能自己做出這些資料,給同修們出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多好啊!當時心裏也有迫切要學會電腦的心情,也迫切的希望能遇到搞技術的同修。現在為甚麼有退卻不想學的心呢?我悟到這不是我,是邪惡的舊勢力在擋著我,不讓我學,不讓我跨出這一步。我得識破它,我得破除這個限制,心裏對著自己說:我能學會的。

同修在我這裏四天,我學了上明慧網、下載、打印、在明慧網的站內信箱發送「嚴正聲明」、發信投稿以及到大紀元網上發三退聲明(其實我學的很慢)。四天後搞技術的同修繼續回當地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她在的時候,我看著筆記能獨立做事,過後干擾還是很大,比如打字時中英文的切換、更新破網軟件等等,有時還出現新的問題,還得一次次坐車去問同修。每次學會排解一些問題的時候,都對筆記裏的知識有了融會貫通的理解。此後同修還教了我刻錄光盤、打印真相紙幣,不久前又更換了一台打印機。

如今看著自己打印出來的真相小冊子,刻錄出來的真相光盤,同修們拿著出去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再將大家收集來的三退名單發到退黨網站上,心裏真是很高興。真不知其中師尊溶入了多少呵護、加持、牽引、點化。在這裏也很感謝技術同修細心的、耐心的、不厭其煩的幫助,也希望今後能在同修那裏學到更多的技術。

這位技術同修,她不但教我電腦,可能同時也看到我對法理有些不清晰,一直在法理上與我切磋,啟發我。我心裏有很強的一念,我要突破、要精進。我向內找,一心想要找到突破的要點。我靜心的學法,向內找,也天天不落下的看明慧的同修交流文章。看著同修們在邪惡的魔難面前正念正行的神跡,是全靠著信師信法,破除著人的觀念,識破舊勢力在人間安排的假相,否定著舊勢力的一切。我悟到了自己信師信法的正念不夠足,找到了自己有怕心和自滿的心在擋著,也悟到了大法對我們的要求越來越高,不能停留或徘徊在一個層次的認識。今後我要把師父教給我們的法寶「多學法、向內找」銘刻在心,一思一念不放鬆,發正念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回報恩師對我們的苦度。

要寫的很多,我這裏主要寫了在惡警面前不懼怕,突破家庭關(情關)和建立家庭資料點的過程。其實走到今天的同修們都有說不完的修煉故事。由於層次有限,文化程度低,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