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救度眾生的主角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尊敬的師父好!諸位同修好!

我萬分感謝師尊連續五年為我們大陸大法弟子開創了書面心得交流盛會,使我再一次有機會向恩師彙報自己十年來部份修煉情況,並能與世界上所有大法弟子溝通,交流心得體會。我認為,不管文章能否被發表,我都應該認真負責的寫出來,因為這是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盡的義務。

得法

我的身體素質一向還不錯,修煉以前,未見有甚麼大病,但小病卻不斷「光顧」我,比如:每年春秋兩季燒心嘔吐,吐完了胃裏的食物就吐紅褐色的水,一發燒很長時間,痛苦不堪;右乳房裏有腫塊多年;右手大拇指腱鞘炎;兩腿發沉,腿肚子像墜著重物一樣;宮頸糜爛……這小病雖算不了甚麼,但也給我生活上帶來諸多的煩惱與痛楚。

一九九八年秋末的一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使我得到了《轉法輪》這本寶書,閱後感覺這本書簡直太好了。心想:如果人人都按這本書上寫的去做,這社會該多好啊!我驚嘆在這人心不古、世風日下的污泥濁水中,竟然有人寫出這麼好的書來!於是心裏萌發出想學法煉功的念頭。正好有人在我村的集市上洪法,我向這些大法弟子們訴說了自己的心願。過了兩天,她們帶來放像機,給我們放師尊講法(當時我找了幾個人一起聽),並教我們動作,在我家成立了煉功點,從此,我便走上了修煉之路。

劫難

通過不斷學法,我逐步認識到這是一部難得的高德大法,自己以前幾種頑疾,在學法煉功提高自己心性中不知不覺的消失。煉功點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親身體會,學法的人逐漸增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於嫉妒心的驅使,江××不顧中央其他常委的反對,依仗手中的權力,一意孤行,在全國範圍展開了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大法弟子出於對政府的信任,紛紛進京證實大法。當時由於學法不深,我沒有認識到去北京證實法的重大意義,心裏只是困惑不解: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人身體健康,這麼好的功法,政府應大力支持才對,怎麼反而打壓呢?一定是政府對法輪功有誤解吧。

隨著鎮壓逐步升級,形勢日益嚴峻。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都是宣傳工具污衊法輪功、誹謗師父的聲音和文章。我心裏有說不出的難過。煉功點上的人都不敢來了。我想:反正法輪功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沒有錯,我師父是最正的,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堅持學下去,就是全村只剩下我一個,我也決不放棄。有的學員迫於家人的反對放棄了修煉,有的因自己害怕也失去了這萬古機緣,有一部份仍堅持學法煉功。

二零零一年四月初六,我們一行七人來到天安門,從金水橋往西,先後將條幅掛出去。我心想:今天條幅掛的挺順利,下午早早的就到家了。不料我們在公交車上被惡警截住,把我們拉到駐京辦,用手銬銬上,當天夜裏被本縣接回帶到縣拘留所。

在那裏,邪惡妄圖利用親情逼我寫「三書」,背叛大法,但我憑著對師父對法的正信,堅守一念:決不做我不願做的事,決不違心的寫我不願寫的甚麼「保證」,並義正詞嚴的向親人表明:我決不會寫甚麼保證書!邪惡的陰謀破產了。慈悲的師父看到了弟子這顆這堅定的心,兩天後,在初九凌晨四時許,我終於闖出魔窟,步入流離失所、助師正法的艱苦歷程。

證實法之路

回首自己走過的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深感師尊無時無刻不在呵護著我,使我一個業力滿身、罪業深重的地獄之人,一次次的洗淨身上的污垢。師父看著我得法,看著我在大法中修煉,逐漸成熟。如今我已做了六年多的協調。我能平穩的走到今天,恩師為我付出多少心血,我很難想像,如何報答師恩,我唯有在正法最後的征途中走好走正,做好三件事,時刻記著向內找,修好自己,多救度世人。

未修煉之前,認定自己是個只能做配角兒的料,做別人的幫手還行,擔當主角能力不夠,我從來沒想到自己可以當甚麼協調人。自學法後,家裏組織了學法點,熱心於為學員們做點事,幫個忙,長此以往,成了自然的輔導員。流離失所後,看到協調人整天東奔西走,非常辛苦,學法時間很少。我想,我每天除了學法煉功發正念,每星期給某地送送資料外,沒事可幹,我為甚麼不各村走走,了解了解各村的情況,回來反映給協調人,省下她的時間讓她多學學法,使她有精力更好的做好大法的其它工作呢?想到後就去做,而且要認真做好。從此,我只要有時間就騎著自行車到各村轉一圈,有時一天幾十里,有時甚至上百里,天長日久各村的情況,學員們的修煉狀況,有甚麼問題,心中基本上能掌握,雖然自己辛苦點,但心情愉悅,每天過的有滋有味的。

二零零二年春天的一天,我們地區的協調人找到我,讓我和同修甲接替原協調人的工作。我一聽實感意外,當時想到,自己悟性差,法理不清晰,人的觀念強,嘴又笨表達能力差,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具備,自知不能勝任,便說:「我可幹不了,我哪能做的了協調呢?」經協調人做工作,最後我答應先試試看(當時不是謙虛,也不是不想做大法的工作,自己確實覺的沒那個能力,年歲又大了)。可做起來後,我們倆個老太太幹的也挺起勁,當時正是邪惡最猖獗的時候,中午烈日炎炎,常人正午睡,我倆就趁中午出來幹證實法的事,曬的我倆的臉油黑髮亮,可心裏覺的甜甜的。

我們負責供六、七個縣的資料,裝訂、分發,由於當時沒有電腦,每週我們都是到百里外的某某市取回來,自己折頁、裝訂。資料多,人手少,經常累的腰酸胳膊疼的。大概在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大複印機出了問題,怎麼也修不好。正好明慧又提出資料點遍地開花,我悟到:這次機子出問題修不好,也不是無緣無故的。於是我開始在我縣考慮安置小複印機。但是買甚麼樣的機子好,甚麼價位,到甚麼地方去買,怎麼用,我是一竅不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會就學,大法弟子無所不能!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逐漸由不懂到學會,後來熟練了,然後再教給使用機子的同修。有些事看起來簡單,真做起來,工程相當巨細。比如:一個縣分幾片,哪幾個村為一片,機子放在誰家,這個同修的素質如何,有沒有熱心做,家人能否接受……這些都得經過深思熟慮,安置好了複印機,又安置電腦、刻錄機,都正常運作了,為減輕小資料點的壓力,在資金充足的前提下,在各片適當再加置複印機、電腦。這樣有條不紊,分工協作,對我縣的正法形勢起到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修煉十年來,飽受了風風雨雨的洗禮,從中將我從甚麼也不懂的家庭老太太錘煉成一個令邪惡畏懼的大法徒。我之所以有能力做點證實法的事,都是師尊讓我兌現自己當初的誓約而安排才做出來的,沒有師尊的慈悲呵護,我不僅一件事也做不成,就連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想起以前我一直為自己在修煉路上沒留下污點,沒給邪惡寫過背叛大法的東西,做協調六年來,雖比不上鄰縣做的好,但也算平平穩穩,自己整個身心放在了做大法的工作上而沾沾自喜(其實現在才察覺到,沒有用法指導自己做三件事,是典型的做事心),後來看到身邊有的同修默默無聞的做著講真相、救度世人的事,真是慚愧的無地自容。

執著自己留下的痛悔

和我一起做協調的同修甲,對法十分堅定,只要是為法上的事,二話不說,不怕苦,不怕累的,叫我心裏佩服。她的家庭經濟條件很好,花錢大大咧咧。我們都流離失所,在一起生活,她經常買點諸如炸魚之類的菜(她花自己錢買的),可我認為,流離失所不是享福來了,能填飽肚子就行,只要她買回來,我就得數落她一頓。

在租房的問題上,我倆也產生了分歧:我主張租便宜的,但她卻嫌房子舊不願住,而她看上的房子租金高,我覺的是一種浪費,不出錢,她要個人出一半租下,我都不同意。我當時沒為同修著想:她家裏吃的、住的都很優越,生活條件驟變,她一定是受不了,可我還覺的自己對,總是堅持我的。還有同修乙,是某公司的老闆,事業有成,生活富足,她二零零四年得法,經常資助生活困難的同修(我是其中之一),而且每年拿出很多資金。她常說:「師父讓我掙到這麼多錢,是為了讓我的錢為大法出力的,我的錢都是屬於大法的。」我們在一起生活時,房子租金、生活費都是她出(她也流離失所),清淡的生活使她有時也熬不住,想買點好菜吃,也被我數落一番。其實同修平時做的比我好的多,講真相時心態純,沒怕心,平時見到人就講,每次親朋好友或同修家辦事,都是她講真相勸三退的好機會,一個餐桌一個餐桌的講,每次下來都是勸退幾十人甚至上百人。這是多麼好的倆位同修啊!她們都是以法為大而不顧自己的安危救度世人,只要是大法需要,真是義無反顧。同修有經濟實力,生活條件要求高點也無可厚非,卻遭到我的非議、指責,是我沒站在她們的角度上去考慮她們,更沒好好的體諒她們,都是自己的錯啊。

現在倆同修先後被邪惡非法迫害,身陷囹圄,每當我想起由於執著自己而給同修造成的傷害,真是有一種難言的痛楚,後悔不已。

在生活中歸正自己的言行

我流離失所四年半,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當時邪惡為找到我,綁架了我老伴做人質;強行停止女兒的工作,要她找到我才允許上班;劫走兒媳陪嫁的摩托車,至今未還,還三天兩頭的騷擾我的家人,威脅他們,給他們從精神上造成莫大的傷害。尤其是臥病在床的老母親,見不到女兒,整天躺在床上大聲呼喚著我的名字,最終在失望中痛苦離世,而我由於邪惡的迫害最終沒能見上母親最後一面。

所有這些,曾一度造成我家人對我的怨恨。其實我的家人都很好,老伴、兒子性情忠厚老實,兒媳能幹,通情達理,只是當時對大法不了解,家裏被邪惡迫害的骨肉分離,整天提心吊膽,不得安寧,錯把一切罪過歸咎到我身上。師尊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 在《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中又說:「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師尊的諄諄教導,使我認識到:大法弟子本身的修為就是證實大法,我必須在家庭中管好自己,注意平時的一言一行,遇到矛盾向內找,有錯就承認,我要把大法弟子的風貌展現給家人,讓家人通過我的作為認同大法,從而救度他們。並在不影響做大法工作的前提下,我儘量多做些家務,有機會就給他們講真相,講自己親身的經歷和修煉體會,引導他們看大法真相資料、光碟、師父講法,並安裝了「新唐人」。慢慢的,他們由反對、不理解,到理解、支持我,直到最後幫助我,全家人都做了三退。

我悟到:不管家庭環境多複雜,家務事有多少,關鍵在於修煉人自己的心裏一定要把法放在第一位,這一條做到了,你甚麼事都順,環境會越來越寬鬆,自己修的也越來越輕鬆,倘若本末倒置,把家務事或者利益放在首位,麻煩事就接踵而來,鬧的自己焦頭爛額,狼狽不堪,因為我們來到人世間不是過常人日子來了,我們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修好自己的同時,還要救度世人。只要記住了自己是幹甚麼來的,在家庭中,遇到矛盾心裏過不去時,自己就想:我是修煉人,我只是借「家」這一彈丸之地修煉,達到返回自己真正的家為目地,只要能讓我吃、住就行,我還奢求甚麼呢?有甚麼過不去的呢?這樣一想,心裏就平衡了,矛盾很快就化解了。

我認為圓容好家庭,首先大法弟子的心一定要正,要認識到自己才是家人的希望,家人都在指望著我們。在家裏要做到堂堂正正非常關鍵,如果真相資料不敢往家拿,做甚麼也偷偷摸摸,做大法的事像小偷一樣,不僅給自己帶來諸多不便,連自己的家人都救不了,等於將他們再往下推了一把,我想這都是由於大法弟子心不正造成。大法弟子的家人與大法是多大的緣份呀!難道救不了他們反而毀了他們不是我們終身的遺憾嗎?

我寫出以上體悟,並不是說我做的有多好,我家人的改變其中不知包含著多少師尊的良苦用心,主要是師尊用各種形式讓我家人親身體驗到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讓我的家人親眼目睹令常人覺的不可思議的奇事,發生在我和我家人這一樁樁、一件件活生生的現實,使我家人從根本上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從中我只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僅此而已。

十年的修煉之路,使我深深體會到:宇宙中的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我為自己能成為大法弟子而感到無比自豪,我的生活充滿了光明與希望,天天過的很充實,很有意義,精力充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我真的感到:修煉真好!

以上是自己在當前的修煉狀態中所悟到的點滴,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