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歸正自己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甚麼是證實法,我以前對這個名詞的理解是模糊的,現在我越來越覺的這個詞的無比神聖,越來越覺的自己走的路必須和證實法緊密相連。

在證實法中歸正自己

我曾經有一種認識,特別強調花大量時間學法,再去講真相。理由是多學法,心態好了,純淨了,就能做好,也不容易出事。我現在體悟,認為學法是為了自己的安全,以及心態好後講真相常人容易接受,雖然看上去也不錯,但按照法的要求還是很不夠的,有許多自我的東西在裏面,同時也影響自己在法中精進和更大力度講真相救度眾生。我理解,修煉人總是有執著的,而且是一層層去除,有時感覺自己狀態非常好,後來又會覺的不好了,人心又重了。師父講過這是我們功法修煉的一個特點,所以不是非得把自己各方面調整到位才能去講真相救人。我認為,目前救人緊急的情況下,每天保證一到二個小時正常的高質量的學法時間就可以了,用更多時間去救人。在救人中,通過向內找,會發現平時看不到的執著,在以後的學法修煉中不斷去除,在證實法中去歸正自己。

我幾年前對電腦還是只會比較簡單的操作,而且總是有一個障礙,覺的這玩意兒是外星人的東西,只會讓人越用越沒有靈感,潛意識當中總有些排斥,不想多用電腦。但是正法進程在急速推進,一切隨著正法的需要而變化。周圍一些以前文化程度比較低的老年同修都希望學會打印刻錄,可是很懂電腦的同修就這幾個,而且非常忙,這樣逼的我不得不多用電腦,同時幫助這些老年同修。

時間一長竟不知不覺承擔起幾個資料點的電腦維護任務。而我在做電腦維護中,也發現了自己許多人心,我覺的這些都是好事,是自己修正自己進一步提高的機會。

舉個例子,我認識一位老年同修甲,六十多歲了,他以前對電腦一點不懂,連鼠標都不知道怎麼用,但他沒有一點畏懼,下決心一定要學會。很快他學會了最基本的一些操作,後來又學會了刻錄,我把鏡像文件事先做在電腦裏面,這樣他只要雙擊就可以刻錄,由於覺的打印比較複雜,所以一直沒有教他,光盤貼、小冊子都從其它地方提供給他。一段時間後,甲同修覺的這樣不行,老從別的地方把打印的資料拿來,佔用別的同修時間,又多了一個環節,不利於安全,所以要掌握打印技術。他是一個急性子的人,第二天他就叫別的同修買了一台佳能4200,這是一台比較複雜的打印機,我當時就有些擔心他用不下去。從教甲同修刻錄中,總感覺到他接受一個新的東西非常慢,我要一步步教會,他做好全部記錄,但過後還是不懂怎麼弄,經常要教三次五次,好像才有一點進展。我覺的自己還是能夠很耐心的教,心性不錯,但這次他要學打印,我就覺的他會不行,即使教好了,到時候老會叫我或其他同修來解決打印機的各種問題,還不如讓其他同修給他資料。

為了不影響甲同修的心情,我一開始還是一步步教他,但心裏總覺的會浪費我時間。果然使用二週,不停的出現問題,其實許多問題也容易解決,但教了他幾次只要情況略微有一點變化,他就要人來幫他,我就想更複雜的問題還會出現,你怎麼解決,不能老找我來。我心裏想,看吧,總有一天你會打退堂鼓的,你自己不想學了。其實這個時候,我的心性是有問題的,但我沒有意識到。可甲同修沒有動搖,一二個月後,打印機竟然越來越正常了,以後越來越順,到現在他這個資料點已經運行二年多了,刻錄,打光盤貼,打小冊子,打印和裝訂大法書,做護身符等等,他一個人幾乎全套都能完成。雖然他現在的電腦基礎還是很差,但他卻能夠根據我們一步步教他的,他自己記錄下來的詳細步驟按部就班的進行操作,並且電腦沒有出現很大問題,這些在常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當我老覺的甲同修不行的時候,自己就在用常人的思想想問題,大法是超常的,當同修真有那顆純淨的救度眾生的心,大法就會給我們超常的能力,做常人認為不可能的事。另外,我發出的不好的念頭,也在對甲同修學好技術起到一定負面作用,如果我當時能有甲同修那樣對大法的堅信和那麼強的救度眾生的心願,我們就在互相加持,就在衝破不好因素的重重干擾,甲同修會學的更快。「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

在幫助同修維護電腦時,有時候事情做的比較好,雖然我也明白不能生出來歡喜心,但不免老要想一想,甚至帶有顯示心想讓更多人知道。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話:「男的特別是年輕的,一旦有功能了,他要顯示的心理是避免不了的,同時他可能把它作為常人中的一種競爭手段。」(《轉法輪》)「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精進要旨》〈定論〉)在大法面前,我告誡自己要保持一種謙卑的心態。做的再好,也應該覺的甚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即使有甚麼成績也是自己在心性方面有些提高了,大法才給我的智慧,而不是我自己有甚麼了不起。在法上我是這樣去要求自己,但有時還是會冒出來不好的心,一旦意識到顯示心又出來了,我就抑制它,這樣感覺自己這方面的心在減少,我默默的對師父說:「師父,我會修好的。」

這幾年由於正法的迅猛推進,各地形勢都在變好,上海雖然還有很多邪惡因素,但整體形勢也是和以前大不一樣。家庭資料點多了,資料點運作,送資料,發資料,建立資料點以及日常維護中,涉及到越來越多的配合上的問題。我們就面臨如何整體提高和破除舊勢力干擾的問題了。整體配合的好,在救度眾生和解體邪惡因素的效果上,就不是同修們的簡單一和一相加的問題,而是可以產生巨大的放大效應。許多同修都覺的注意安全和強調有正念,這二者要正確理解和對待,不能走極端,但對同一件事情往往看法出入非常大,從而在互相配合中,對這個問題也經常出現互相指責,使我們的事做的不那麼神聖,也給舊勢力不斷的鑽空子。當然,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的要求,看法不一樣也是正常,問題是我們不要固守自己的觀點一定是對,認為我這樣做才是擺正了二者的關係。

關於整體配合的體悟

在整體配合上,我個人在這方面是這樣悟的:

一、任何時候向內找,看自己還有哪些不足。法中講「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轉法輪》), 「而高一層次的法比低一層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轉法輪》)。不管自己當時做的怎麼好,也只是心性修到某一個層次而已,所以仍存在提高的要求,而向內找是師父指給我們修煉提高的主要途徑。「我不想把大法弟子的環境變成相互指責的環境,我要叫這個環境成為都能接受批評同時向內找的環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內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衝突嗎?這個道理我從傳法開始一直講到今天,不是這樣嗎?修煉人絕不是指責好的,也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把誰批評好的,也不是你們互相之間批評指責好的,是大家自己修自己修好的。」(《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覺的即使向同修指出不足,也是一個向內修的過程,是否語氣不夠善,是否有保護自己的心,是否有黨文化的因素。所以時時都有修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

二、多看別人好的地方。這不僅在個人修煉上,要多看其他人好的地方,看到自己的差距,互相配合上也是如此。在資料點上,許多同修比較強調和自己一起做事的人狀態好不好,怕別人的狀態不好,容易被迫害,從而弄不好也牽連了自己。有的同修看到對方被迫害了,就更肯定自己的觀點:你看看我早就說他們要出事。這樣就更不找自己,忘了師父要求我們每個人都向內找的法理。平時配合時,一覺的對方狀態不好,就不願在一起。這樣造成邪惡乘機干擾和間隔我們,使我們整體配合力量很弱。

我一開始這種防範的心也比較重,但漸漸在變化,我覺的和同修配合好的過程也是一個放下自我的過程。幾個同修一起做資料點事情,確實要謹慎,除了個別特別不理智和不注意安全的,多次指出也執著自己不願改變的以外,多數同修在經過這幾年的風風雨雨後,也知道了安全的重要性,雖然有時也有疏忽,或有些事反應比較慢,但只要不那麼強烈的顯示自己和有很強的歡喜心,以及儘量做好最表面人一層的安全,我理解從法上講邪惡也沒有理由隨便迫害的,畢竟有師父在管著。前面講到的甲同修,性子很急躁的,做事也有些大大咧咧,和家人(也是同修)經常會為了一點小事爭吵,在安全上他有點不太注意,但同修對他的提醒他能接受,也在儘量注意。有的同修說他的常人心很重,但我看到了他那顆對大法的堅信和純淨心態,我覺的應該能夠配合好。我悟到,作為我們周圍的同修要互相加持這個資料點,正念否定一切邪惡對他的資料點干擾和迫害,這樣他才更安全,我們也會安全,資料點發揮的能量更大。

三、 整體配合也要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和干擾。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我以前一直停留在個人做三件事的認識上。後來,我逐漸悟到這個理放在整體配合上也是如此,比如:以前覺的資料點一起做事的同修,必須人心要少,狀態要好,才能保障我們的安全。但這個也是在無意當中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因為大法弟子總會有修煉中的不足。那為甚麼不想:整體中總有修的好,修的不好的,也就是整體中每個個體修煉狀態參差不齊是正常的,但邪惡不能以整體還有不足為由來迫害我們。但當我們在為此顧慮重重的時候,覺的和自己一起做事的同修還有甚麼甚麼不好從而擔心自己時,就是已經在承認這個整體要被舊勢力迫害,那麼這個整體中同修之間的能力就沒有在互相加持,甚至有的在相互抵消。相反當修的好的同修或能力強的同修,能放下自我,多看其他同修的優點,即使知道其他同修有些不足,也把這位同修當作這個整體的一員,正念否定邪惡任何想通過某同修不足而來破壞這個整體的企圖,那就是在整體上我們每個個體都在協調一致,我們的功力就在相互加持著,除惡的能力就在無數倍放大。當然,對特別不理智的不注意安全的就不能一起做事,我在上述的第二點裏也談到。

我以前認為要使一個地區的整體狀態好起來,只要這個地區多數大法弟子自己修好了,多數大法弟子正念強大了,整體就會強大。在實修中,我漸漸悟到這個理還不完全是這樣。這就像國外許多大法弟子獨立做事能力可能很強,但不一定這整體力量就會很強大,這是一個道理。當大家配合的好,即使個體中有不足,整體發揮出來的功力是強大無比的,奇蹟就會發生。

那麼在中國大陸,要使一個地區整體強大起來,光強調每個大法弟子正念強,每個大法弟子能走出來是不夠的,由於大的地區是由許許多多單個小整體組成的更大的整體,只有當多數的小整體中同修之間能互相配合好,沒有太多自我,整體救度眾生的效果才會強大無比。

其實許多修的好的同修在這幾年風風雨雨中積累了很多寶貴的經驗和教訓,他們是可以和其他同修在一起配合中、在互相取長補短中提高的更快,而不是讓剛走出來的同修或修的差一點的同修再去走我們已經走過的彎路。當我們能放下自我,可以和更多不同狀態的同修接觸和配合,會覺的眼前修煉的路更開闊了。當周圍同修有危險時,我們更多想到為對方加持,而不是先保護好自己,這樣同修不容易被迫害,反而自己更安全。

配合、幫助同修

有一次,有個資料點的同修,邪惡叫居委會三天兩頭來他家騷擾,打探情況,後來被他正念抵制了,但邪惡仍不死心,仍叫他鄰居和打掃衛生的人監視他,白天上下班一直還有便衣暗中盯著。同修知道後,幫他發正念,但不敢接觸他,覺的這樣很危險,他不得不暫時斷了和同修的來往,明慧文章和師父經文一直沒有人提供了,也沒有人和他切磋,這樣持續較長一段時間。我覺的長時間這樣下去,他會悟不出來,反而更會被加重迫害。所以我決定晚上去他家。我審視了一下自己有無要表現自己的心,覺的就是為和同修一起加持正念和清除邪惡的心而沒有其它想法,我就去了。進去前先發正念清除他家周圍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然後再進去。前面二次到他家,明顯感到周圍空間充滿邪惡(我雖然看不到,但能感覺到),同修的心理壓力也是很大,我感到如果真的沒有同修來,他很可能真會被迫害到。我和他一起切磋,他說這段時間也在找自己,也看到了自己的一些執著。我給他帶來了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我們再一起發正念,發完正念時,感覺到邪惡少了很多。這樣一段時間後,就不再有人盯了,他又能走出去和同修一起做資料點工作了。

修煉中每次不好的心冒出來的時候,我覺的是我提高的機會來了。有一次和一位同修去郊縣發資料,那個地方幾乎沒有大法弟子,老百姓很多都是不明真相的,有一部份常人竟然在偷偷的傳一種巫教,甚至很有勢力,另外空間的邪惡很多。我們準備了幾百份製作精美的資料,在臨出發一週前就多學法和發正念。那天,我們傍晚出發,為了防止進站檢查,我們在半路上等車,在等車時同修突然對我說,你擋住我,後面有一個人是我們區「六一零」的,以前迫害過我。我們身上雖然背滿了大法的真相資料,但我當時也沒有緊張,心想沒事,他看不見,我發現那人沒朝我們看,進了一個小區。

上車不久,我們在買票時,售票員發現同修皮夾子裏有許多零散的錢,說要用一百元和他換,其實這些零錢都是真相幣,同修問我給不給他,我以為裏面夾了個別幾張真相幣,覺的可以給。想不到售票員拿到後,就一張一張看起來,然後問是怎麼回事,我一看就有些急,心裏很埋怨同修:如果都是真相幣,怎麼全部給他呢?我們現在在做這麼重要的事,怎麼這麼不理智。馬上一想,不對,既然事情已經發生,我不能再埋怨同修,我們都是在救度眾生,是最好的事,不允許邪惡指使常人來迫害我們。我在發正念,而同修也很鎮定,平靜的回答他的疑問,最後售票員還高聲的把上面的字念出來:「世界需要真、善、忍,對啊,都這樣這個世界就好了。」車開出去不久,就被一個騎摩托車的警察攔下來,那個時候正是奧運前夕,邪惡查的很緊,這時我一陣緊張,我們馬上發正念,後來發現警察是發現司機開車違章,要罰款,並不是要查車上的東西。我覺的一開始碰到這些意想不到的事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是邪惡的干擾,我們必須保持正念,師父在看著我們,眾神也在看著我們。

到了目地地天很黑了。我們開始發資料,主要是他在發,我為他發正念,並看著周圍的情況。發資料不能太集中,一個小區只能發少量的資料,所以要不停的換地方,發的很慢,我心裏有些急,總想著甚麼時候發完,但同修卻不緊不慢的仔細的把真相資料掛在居民的門上。這時,我一下看到了自己是把發資料當作一個事情做,而不是在救度眾生,這麼不純淨的心怎麼能去救人呢。到半夜了,還有一半沒有發掉,我們不停的上樓下樓,身上被汗浸透了,同修好像對時間根本沒有在意,仍然是在按照原來的節奏小心翼翼的把資料掛在一戶一戶門上。不久下雨了,我們沒有帶傘,而且雨還比較大,我心想,看樣子,邪惡又來干擾我們了,我就這麼想時,同修對我說:「太好了,下雨了,外面人更少了,讓我發個爽快。你在這裏站著,幫我發正念,等著我發完出來。」說著他就走進了雨中,消失在小巷內。我看著他的背影,一陣感動,多好的同修啊。我能做甚麼啊,就為他加大力度發正念吧。整個發真相資料的過程,我看到自己許多不足。比如怕心和幹事心還是很重。

修煉中的教訓

修煉中有時也摔過大跟頭,就在幾個月前的奧運期間,我非常執著邪黨會在奧運中出大事。直到後來,明慧編輯部出了「請同修們放下人心」一文,我一下明白了,心裏很沉重,我想我就是文章中說的對奧運很執著的人吧。

最近幾個月上網,我首先要看動態網左邊的新聞,再看大紀元、人民報,最後才看明慧網,看常人網站時,專找和奧運有關的話題,特別是預言、天象變化等。我自己給自己找理由,可以用這些作為素材跟常人講,吸引他們,然後談退黨和講真相,實踐中似乎有一些效果,我就更加執著這些東西了。到後來,漸漸的也把預言和天象當作將要發生的真實了,尤其開幕式那天,我也看電視,雖然對邪黨的表面隆重華麗而精神卻非常空洞的表演沒有一點興趣,但眼睛還是盯著電視機,覺的今晚邪黨表演在甚麼時候出醜,不能錯過機會,特別最後的點火儀式緊緊的盯著看,那顆心完全被牽動了。當看到並沒有發生預想的事時,心裏還很失落的感覺。

晚上就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老是在一個糞池邊上,跑來跑去還是在糞池邊,覺的很噁心。醒來後,我明白這是看邪黨演出時,在表面的繁華表演後面的腐敗物質已經灌了我一身。雖然我心裏知道這個表演不好,但我眼睛在看,那就從眼睛往裏灌。那兩天人一直非常難受,非常疲勞,我悟到和那天看演出有關,煉功、學法、發正念都靜不下來,我很少有過這種情況。後來我開始加大力度學法和發正念,那天晚上我一次性發了四十五分鐘的正念後感覺好起來,基本恢復了原來的狀態。這個教訓很深啊,師父的法理講的很明白的,就是我執著心太強造成的。

前不久我打開動態網時,看到有一則標題,好像說邪黨準備十月份要報復,意思是「嚴打」又將開始。這次我沒有動心,想打開看的念頭也沒有,心想:我們教訓夠多的,從一九九九年到現在,邪惡不是一直想「消滅」我們嗎?各種重大會議、敏感日期、節假日,師父在經文《肅清魔性》一文中講:「我們的圓滿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帶著怕心,期待常人形勢的變化,我們能「光明磊落」嗎?迫害就不會結束,更多眾生無法得救。相反我們沒有怕心,沒有對常人形勢的期待,那就像明慧編輯部的文章講的:「大法弟子如果不帶人心的話,中共邪黨就無法利用‘奧運’給自己塗脂抹粉,相反,邪黨也許這次就垮台了。」我悟到之所以又出現甚麼邪黨在十月份開始「嚴打」消息,就是衝著我們的心來的。這則消息在「明慧網」根本沒有出現過,即使奧運前夕和奧運期間,「明慧網」有大量嚴重迫害的報導,那是為了揭露邪惡,而不是在同修當中帶著人心去傳,就像我們平時報導一些同修在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許多是因為人心太重而招致迫害致死的,但我們不能因為同修修煉中的不足而認為迫害可以存在,我們要大量揭露邪惡的迫害。而許多同修看了明慧上的迫害消息後在動心並帶著人心在傳。

最近和同修交流中,有部份同修又在相互傳:大家一起對十月份的迫害發正念,不許邪惡再來迫害。我談了自己的看法:這是在承認邪惡的迫害中的反迫害,還是沒有從奧運的教訓中走出來,我們應該悟一悟了。我們發正念平時怎麼發,現在還是怎麼發,不要邪惡出了這招,我們就用那招對付,這不是被它帶動了嗎?

在這幾年的風風雨雨中,在證實法中我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不管效果如何,我把這些都當作好事,在不斷的學法中,在向內找中認識和提高,再回到證實法中去,這樣覺的自己能提高的更快,做的事更加神聖。當我們整體上都能做好,配合好時,那就會像師父講的那樣:「我們的圓滿形式一定是光明磊落的。」(《肅清魔性》)》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