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庭魔難的心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一名普通大法弟子,從一個常人跨入到修煉人的行列,隨師尊正法走到今天。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闖過了一關又一關,經歷了一難又一難。下面我想回顧一下自己走出家庭魔難的心路,也許對正處在此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幫助。

一、面對魔難

我是二零零二年流離失所的,丈夫也因此開始承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家中有不能自理的父親、上學的孩子,特別是街道、派出所三天兩頭到我家騷擾並把他叫到派出所進行威逼,叫他交出我,公安局到單位對他施加壓力。在這種邪惡的迫害中,他承受不住,漸漸的放棄了修煉,離開大法。他一人經常躲到麻將館裏避開惡人騷擾。

二零零三年送走了父親,他開始酗酒,成了麻將館裏的常客。在這個大染缸中,一個善良、憨厚體貼的丈夫不見了,變成一個野蠻、粗魯、貧嘴髒話混事的人。我及我的家族人、單位、鄰居都見證了中共邪黨是怎樣把一個遵守道德、善良的好人變成魔鬼般的人。

與此同時,我清淨修煉的生活發生了改變。丈夫由開始冷漠到打罵,不讓回家,最後提到離婚,使昔日曾受到丈夫百般呵護的我,好像一下從天上落到地上。那時我恐慌、委曲、落淚,陷入家庭的魔難中跳不出來。怎麼辦呢?我心急,到底差在哪裏?回想自己選擇的路沒有錯,自己走證實法的路更沒有錯。於是我就多學法,靜心學法,在法中找答案。

師尊告訴我們:「人是有理智的。我們都要守住心性,別人可以不對,我們自己不能不對。如果自己能守住心性,過一段時間這些事都會過去,不會長久,最後他肯定會由於我們自己修煉層次的突破而發生變化,保證是這樣的!」(《美國中部法會講法》)我當時認識到無論丈夫表現的多麼邪惡,我都不會被假相所迷惑,我不認可的事情,它就沒有任何理由存在。並且我一定讓他在我身上見證到大法的美好,相信他一定會被大法救度。在那段修煉的歷程中,雖然自己的關難過的艱難,跌跌撞撞,但我很清醒的知道,無論甚麼關與難,大與小,都根本就和我證實法、講真相沒有任何關係,所以我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記的有一次,那幾天我因有事出去,幾乎都是晚上十二點鐘前幾分鐘回家。一天在走之前,我告訴丈夫,今天我不拿鑰匙,只拿手機,你上夜班如果走時叫我一聲,我就在附近,很快就到家(每天丈夫是早三點左右走)。他答應了。那天我像往常一樣時間回到家,一敲門傻了,他走了並沒有告訴我,我進不去屋。那時還是冬天,我有些急,但我想起師尊希望我們達到「對一切都能夠善意理解的狀態。」(《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咳,他肯定忘了,錯在我怕麻煩的心,下次得改。可現在怎麼辦,按常規他得早上六-七點鐘才能回來。於是我就學開鎖人的辦法,找個鐵絲做個勾,將勾伸到鎖芯裏,可勾了半個多小時,門也沒打開,算了,太耽誤時間,不如用這個時間煉動功,一遍不回來我就煉兩遍………,並發一念,如沒有甚麼大事,讓他早點回來。

剛煉近半個小時,我就聽到樓口有腳步聲(大概他回來了),這大半夜,我站著,樓道裏黑黑的別嚇著上樓的人。於是我就用手機的亮光照了照樓梯,並說你是誰呀,我在某某樓層住,我因進不去屋在門口站著,你可別害怕。我想如果是我丈夫,他一定不好意思,並肯定向我道歉「對不起,我忘記告訴你了。」可萬萬沒想到他見到我後惱羞成怒,大聲吼,「這大半夜人不人鬼不鬼的站著幹嗎?」我說,「你忘記告訴我了,咱們不是說好的嗎?」這下可不得了,「我憑甚麼告訴你?」我沒敢反駁,怕吵醒鄰居,進屋後他還罵個不斷,我當時的氣都憋到嗓子眼了,也沒敢吱聲,就這樣我憋了一晚上。

早上起來帶著滿臉愁容上班了,班裏的同事(同修)看見我滿臉愁容,問我怎麼了,當我告訴他後,他看了看我就說了一句話「你想當一個小女人需要男人來呵護,還是想當大穹的主來呵護眾生?」同修的話當時深深的打動了我,就那麼一瞬間,我感到自己立刻洪大起來,一切委屈、一切怒、一切的一切隨之煙消雲散,同時感到自己有責任幫助丈夫從新回到大法中,同時也看到了自己修煉中的不足。這瞬間變化令我感動,感謝同修幫我闖過這一關,感謝同修使我明白大覺者是用慈悲來教化眾生的。

二、大法神奇令我感動

我家房子小,買了新衣櫃(孩子讀書回來衣物沒地方放)就放不下原來的寫字檯,於是打算賣掉寫字檯,這事由丈夫安排。當晚上回家後,丈夫告訴我寫字檯賣了,但抽屜裏的東西忘拿出來了,叫人一塊給拿走了,裏面大概有照相機、小磁爐等。看出丈夫很著急,於是我安慰他說:沒有問題,那東西是人用的,誰用不是用呢,等咱需要時再買。當時丈夫很感動,說你真變了。等到晚上我仔細的回憶一下,抽屜裏還有別的甚麼東西,因平時我放東西很有序,想起來還有兩枚法輪章放在小首飾盒裏,也在抽屜裏。我想如果有緣人得到,那就是他應該得,如不需要的人得到,就用「搬運功」把他搬回家,於是我告訴丈夫和孩子,「你們給我看著點,如果看到法輪章回來告訴我一聲。」

孩子瞪著眼睛看著我,丈夫連忙說不可能,他們要是把法輪章送回來,那別的東西他們還不送,再說他們來時還把我電動車的輸電器也給捎走了,這一切一切告訴我法輪章不開能回來,可見他們的思維和我完全不同,其實運用神通平時我已經形成一種習慣思維。於是我跟丈夫說,大法已開啟了我的智慧,我們身在人中,但我們應該動的是神念,我們可以用神通「搬運功」把法輪章搬回家。他們有點半信半疑。

也就是過兩三天功夫,當我打開新買的衣櫃抽屜時,看見一枚法輪章在那好好的擺著,於是我叫丈夫和孩子過來看,我告訴他們為啥那枚沒有回來,就是你倆還有懷疑的心,啥叫信師信法,我認為堅持不懈的恆心就是信,做到就是真信。沒過幾天另一枚法輪章也回來了,兩隻法輪章並擺著放在一塊,這回我們全家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在法中昇華的快樂

丈夫自從離開法後,大部份時間是在麻將館度過的,就連大年三十也不例外,開始時是前半夜回家,後發展到後半夜回來,整天看不到人。在這期間我採取過各種措施都無濟於事(在這過程中自己承受了很多傷害),無奈心想,我該做的我也都做了,你非要那樣生活,那是你的選擇,我現在放棄,從此以後,我幹我的,你幹你的,咱們互不干擾(其實這是自己無意中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沒有認清邪惡在毀人)。

有一天晚上,在家看師尊的二零零八年「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當有同修提問題時說,他跟人講真相,人家不聽,那同修說,我不管你了,下地獄你就下地獄吧,師尊講那是不慈悲。師尊講的法深深的打動了我。「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慈悲是一種境界,是神永恆的狀態,對照自己,我發現自己的心不善,更談不上慈悲。以前的百般阻攔,雖然有些做法中看上去是在幫助他,其實是苦苦的想使他改變,自己沒有修自己,沒有從法上真正的得以昇華,就像舊宇宙的生命一樣,只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鑽到舊勢力的框框裏去了。這件事一直得不到解決,原來問題出在自己。

當時我心生一念:用正念神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我要用大法賦予我的智慧;用我境界中的純善去化解他思想中的邪惡及不好觀念,啟發他的善良,喚醒被邪惡迷失的昔日的同修他。我當時立刻拿起大號彩筆,撕下牆上的掛曆,在背面寫下自己心裏想說的話,大概是:

「人生旅途你玩累了嗎?歇一歇聽我說幾句,我倆皆有緣,不僅是夫妻緣,更重要的是法緣把我們連在一起,我們同發一誓約,來到人間隨師正法,兌現自己的誓約,等到法正人間那一天,我們圓滿隨師還,那時我們誰都找不到誰,相見都很難(因為不同生命有不同的區域),所以我們要珍惜人間的每一天。」

寫完後,就把它掛在他住的小屋門上,剛掛好,他就回來了,我看看表是晚十一點四十五分,於是我開始準備發正念,沒有和他交流。等到第二天早上,我問他昨天給你寫的那幾句話你看了嗎,有甚麼體會?他沉默了一下說:「不玩了,真的很累。」丈夫的這種轉變是我經過幾年無數次的阻攔、無數次的艱辛,都無法使他改變,而這僅僅的幾句話就使他轉變了,我見證了「善」的強大力量,使不正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任何阻力與不善都會被溶化,任何變異的思想觀念都會被糾正。只有我們符合大法,真善忍才能真正的從我們內心發出。

隨後我在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丈夫也逐漸開始走回修煉的行列中,這使我真正體會到溶於法中、在法中昇華的神奇與快樂。

四、正念脫險

在奧運期間,我地區也屬於迫害比較嚴重的地區,當地有許多協調人被迫害,警察利用消防梯或向屋內放有毒氣體綁架大法弟子,給當地證實法救度眾生帶來很大損失,同時給當地證實法的環境帶來緊張局面。

記的二月末第一批同修被綁架時,我也是他們要尋找的目標,因當時有師尊的保護,自己整個處於隱形思維狀態,所以邪惡找不到我。後來因執著找工作掙錢,不能保證靜心學法,叫邪惡鑽了空子。在六月中旬早上,邪惡找到我家,我當時在家(因前天又有幾名協調人被綁架,所以我請了幾天假,準備靜心學學法),那天早上丈夫起早去洗澡,等回來時看見我家樓口布滿了警察,警車就有兩輛。當時我不知道這一切,正在屋裏發正念,準備學法。丈夫打電話告訴我,我當時根本就沒有把這事看太重,這些迫害及他們到我家門口來,我不會感覺和我有甚麼關係。但這事不能像往常同修的做法一樣,馬上給同修打電話,通知同修發正念,因為我想到,近期我地同修已承受太多的打擊,不能因為我再給我們地區同修帶來一片恐慌,這事我自己就能處理了。於是我就告訴我母親(同修)到我家裏來,看看他們走沒走,告訴我一聲。

這時我就聽到他們在敲門,我不理會他們,開始發正念,當時發現自己還真沒達到標準,在發正念時不像往常一樣那麼平靜,心隨著他們的敲門聲在動,我對自己說,你不說你成熟了嗎?為甚麼在這時心在跳,你說你不去感覺這事,這事與我無關,為甚麼他們在門外那麼囂張,是他們背後有邪惡。我還是穩住自己,發正念清除邪惡,其實那邪惡甚麼也不是,既然今天來了我就滅了你。不知不覺中自己真感到心跳的地方越來越弱,不過當時感覺到胸前還有一個小東西,沒完全消失。

於是我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開始學法,學法的時候真的靜下來了,學了有一會兒,嗨,真的沒有敲門聲了。但我不知道他們走沒走,於是我就從門鏡往外看,沒有人,我想我得出去,我把第一道門打開,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當準備打第二道門時,我手停住了,別急,先看一看。等一小會兒,發現有一個人影晃了一下,他們沒有走,於是我又將門關上,但關門時門發出了聲音,當時從門鏡看到至少有三個警察,一個靠在左面牆邊,另一個從我們樓上下來,還有一個從樓下上樓。不過這事有師父安排,這門聲和我家鄰居的開門聲合在一起,他們判定不是我家的門。我這時笑了笑,原來他們沒走,剛才好險呀。這時我就聽見我媽說,你們這樓咋了,怎麼有這麼多警察,你們在幹甚麼?他們開始盤問我媽,因這樓有我親戚也住這,我媽說找親戚,後來鄰居也出來了說,人家天天上班,你找人家幹甚麼呀,他家現在沒人。一會又有人敲門,我能聽出這次絕不是警察,果然不是,是我媽,告訴我他們走了。我走出家就打電話告訴我丈夫,他在電話裏很激動,祝賀你、祝賀你。過後丈夫告訴我,那天他想,今天你插翅難飛,為你捏一把汗。我和我丈夫及母親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強大威力。

通過這次法會投稿,不管自己修的好不好,我悟到法會投稿也是在證實法,而不是證實自己,每個人在隨師正法中,所走的路不同,證實法的過程表現也不同,通過交流,可以互相促進、共同提高,比學比修,修去人心,理性的成熟起來,兌現我們共同誓約。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