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師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村老太婆,一九九八年得法。沒得法前,我身有多種疾病,得法沒幾天,深深的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喜悅。我家是煉功點,按理是老學員了,可是由於自己學法走了形式,沒有真正溶於法中,沒按師父說的遇事向內找,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因此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摔了很多跟頭。

當看到明慧網第二次請同修重視法會投稿,我心裏很難受,心想這是向師父交考試答卷,同樣學師父的法,跟精進的同修比,我覺的自己太差勁了,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今天我就把我修煉的事實向師父彙報一下吧。

「七二零」後送真相的事我就不提了,就從我自己學做資料開始說。二零零七年前,我們這的資料是外地同修長期按時送來的,後來資料點被邪惡破壞了,同修被綁架了,又一同修又從另一個城市拿資料,不能定時也不定期。當時沒真相那個急勁別提了。我當時負責分資料,腦子就空想,要是我能做該多好啊。

沒多久,資料點被綁架的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闖出來了。他也是技術同修。回來後就托當地的同修問我是否能做資料,當時我隨口就說:資金不是問題,不是我做不做的問題,是我會不會的問題。做資料的事不了了之。

可沒過幾天,技術同修來我家了,商量著做資料的事,說實在的,當時我甚麼也沒考慮,就答應下來了。我老伴未修煉,但從來就支持大法,我們全家都敬師父。又沒過幾天,技術同修就把做資料的設備拿來了,就是筆記本電腦、打印機。他教了我一天,我甚麼也沒記住,更不懂,只好記在小本上,就這樣和我從不認識的東西成了朋友,每天都在一起。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做出了第一期週刊。哦,原來資料是這樣做成的,感到很新奇。我的家庭資料點就這樣成立了。

做了一段時間,麻煩就出現了。由於不從心性上找,打印機不是這樣的毛病就是那樣的毛病。當時苦惱極了,就像喝沒法喝的酸辣湯一樣。為了按時把資料做出來,我都晝夜的加勁也做不出來。越急越出問題,經常找技術同修幫忙。但我與技術同修不經常見,不方便,只好叫兒子另買打印機。

一到星期一我心裏就輕鬆些,到了星期五就緊張的要命,都成了敏感日了。問題接連不斷,我跌跌撞撞的向前走。有一次,我愁的自己打自己,心想真是花錢買罪受,忘記自己是修煉的人,是帶有使命的。我多次想放棄不做了。怎麼辦,別人做還不是和我一樣要經歷困難,資料總得有人做,不能知難而退。我又硬著頭皮做著。

我只會上網下載,字母不識一個,三退名單是兒子教我把字母寫下來,再用字代表,以後就在同音字裏找。三退名單解決了。人名多的時候,要好幾個小時,有時還不能順利發出去,有時還把字弄沒了,又要從新再打字。這些對我這個出門不知東南西北的老太婆來說,太不容易了。我經常老淚縱橫。網上同修說做資料碰到難題,我也哭。當看到《由七年資料點談我的修煉歷程》,我大哭一場。上面寫的同修說供養問題,我跟師父說:師父,誰要幫我做資料,我自己養著他,我也願意。打印機不好使,同修等著看週刊,世人等著得救,你能說一句:我沒做出來,就完事了嗎?不能啊,我就時刻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我做好。

看到網上說資料點的同修應該「斷奶」,不要有依賴心。我希望我是孫悟空,不吃奶,更不用斷奶,以後我又想我比孫悟空還厲害,因為我有師父。一想起師父,我的心就堅定起來。以後耗材就由我兒子代我買。

記的第一次編排師父新經文,我不知從哪下手,根據技術同修當時教我排版的一點記憶,一遍一遍的點擊著,還是排不出來。心想有師父的加持我一定行。就這樣一遍一遍的,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成功了。幾天後,一個會排版的同修看了我打印的師父經文,都吃了一驚,說我做的比他好。

我就這樣走過來了。有一天看週刊上說:你成熟了嗎?心想我成熟了,最起碼現在不哭了,敏感日沒有了,打印機有些毛病我也敢自己下手調理。每週按時的把資料送到我周邊村同修手裏。

想到通過自己做的資料,世人看了,都明真相,都知大法好,都得救都有好的未來,我心裏挺高興的。現在我也挺願意做的。在自己做資料的過程中磨掉了我很多不好的心,也學會了向內找。我決心在自己當時選擇的做資料證實法的路上走好走正,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不枉師父苦度一場。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