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我校來了第三位校長,剛來不久,各校要求老師簽三年合同,教育局也藉機會想變相迫害法輪功,其中有一條就是煉法輪功的必須寫保證才能聘任。我單位合同書上出現了不煉法輪功的字樣,我堅決不簽字。校長看我態度堅決,勸我也沒用,於是就動用了我的親朋好友,先後找到我的哥嫂來做工作,教育局我的朋友來我校做工作,還有我非常要好的同事來做工作。都是同樣的話:不簽字就意味著下崗。……

這樣拖到了最後一天我也沒有讓步。這一天都已經下班了,我剛要走,校長從教育局把所有的合同書拿了回來,對我說:我在教育局和領導商量了,我們讓步,把要求不煉法輪功的字樣全部刪掉,你簽不簽字?我說:我簽,我不簽是因為不合理,我不是不要工作,我也要養家糊口。在這一刻,我真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是師父看到了弟子的正念,幫弟子化解了這一切。就這樣,當天領導加班,把合同書全部改了,去掉了所有「不煉法輪功」的字樣,第二天我也就大大方方的簽了字,又一次證實了大法。有一個新得法的說:法輪功又贏了。同事們也說:行,了不起!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黑龍江省的大法弟子,是一名教師,幾年來在工作中實修自己,利用工作向老師和學生講真相,在這過程中徹底轉變人的觀念,在正法修煉中熔煉自己,開創一片「藍天」。

一、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以實際行動證實法

我在單位時刻按「真善忍」標準修煉,嚴格要求自己,用實際行動證實大法。

我曾經被非法關押四次,單位先後換了三個校長,我相繼跟她們講真相。他們後來不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都能主動保護大法弟子。

1、堅決不寫保證書,正面講真相

第一個校長對我的所為開始不太理解,就認為我犟,怕我影響她的工作。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到看守所勸我,幾乎就是求我,為了家,為了工作,你就寫個保證書吧!我無論怎樣都不動心。回到單位也經常要求寫保證,我就是不寫。一次教育局要求煉法輪功的都要寫保證書,校長找到我,我也知道這是對我的一次考驗,我堅決不寫。她把我叫到辦公室,大發脾氣:上邊布置的,讓你寫個保證書,你就寫一個吧,以後就沒有事了。你這樣不是給我找麻煩嗎?我不上當,說:這個保證我不能寫。我「不修煉」做不到,修煉人要做到真,不能撒謊。她很生氣,認為我不支持她的工作,我說:校長,我不是跟你過不去,也不是為難你,這樣吧,教育局讓我寫的,那我就去找教育局解釋。她一聽,同意讓我上教育局。我心想:我正好去講真相呢。於是我寫了一張紙,大概內容是:我做好人沒有錯,我信仰甚麼是我的自由,我沒有犯法。我不寫保證書的原因是,我是教師要為人師表,要說真話,不能撒謊。不然我無顏面對學生。 我寫完以後來到教育局,交給了主管領導,當時沒有怕心,就是堂堂正正的,結果他看了以後甚麼也沒說,還很客氣的嘮了幾句家常話,就讓我走了。我知道只要正念強,邪惡干擾不了。校長認為很大的一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事後校長也說很佩服我,敢說真話,也承認信仰無罪,告訴我好好修。

2、幹好工作,用實際行動證實法

師父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好人,做的好就是在證實法。

第二個校長來我校以後,沒有敢讓我教課,讓我打字,我想:無所謂,正好我還想練習打字,將來為證實大法用。這一念也真起了作用,我一年多的工作就是打字,每天打很多字,打字速度越來越快,同事求我打,我從來都不拒絕,藉機會跟他們講真相。領導讓我打的字我都以最快的速度打完,有時迎接檢查,中午都不休息,但是我從來沒有怨言。在打字的同時我也及時清理邪惡,有的時候校長寫的材料和主任寫的材料經常有關於法輪功不好的字樣,只要我看到,一律不打,毫不猶豫就是刪除,不許邪惡干擾,結果校長甚麼也沒說。一次主任的材料裏又有法輪功的字樣,我刪除後告訴了主任,並說以後不要寫這方面的內容,她說是校長讓的,刪了怕不行。我說:沒有事,校長不會說你的。結果甚麼事都沒有,後來我悟到: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說沒有事就沒事。再有一次大隊輔導員的宣傳稿裏有法輪功的字樣,我當著她的面給刪除了,說:以後不要這樣做,對你不好。我都沒有給機會讓她說甚麼,過後我又多次跟她講真相,並退出了邪黨組織。從此以後,我們學校所有的材料裏不再有抵觸法輪功的內容,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用實際行動證實著法。

由於我跟同事關係相處的非常溶洽,看到我的工作這麼辛苦,量這麼大,幾個年齡稍微大一點的老師主動找校長,說:校長,你得心疼她,她太累,全校所有打字任務都給她,我們老師求她也幫忙,工作量太大了。事後校長找到我:你的人緣也太好了,大家都心疼你了,這樣吧,把你的工作減掉一半吧。 在談話中,校長跟我說:我很佩服你,你做到了。在這位校長剛來的時候曾經派人監視我,跟蹤我,後來她說:我也不看著你了。特別是到了所謂敏感日,她就主動找到我,讓我躲一躲,可以給我假,跟它(共產邪黨)幹不起,我說:沒有事的,我又沒有犯法,不敢抓我。

3、要罰金,講真相

還是第二個校長在的時候,我悟到要找回邪惡綁架我時的所謂罰金,同時在這個過程中向他們講真相。悟到立刻行動,我找到校長說明了我的想法,她讓我寫一份說明材料,上報到教育局,局長看了,開會商量讓單位幫我找,於是我們單位副校長開始幫助我找。那段時間,副校長領著我到當地派出所、「六一零」、公安局要錢,看到他們就講真相,校長也幫我說話,說我幹工作如何如何好等等,「六一零」主任一看單位領導都出面了,於是就簽了字,我拿著票子去找公安局,因為錢在公安局,不給,我就發正念,直接找局長,局長還是不給,態度很生硬。後來校長給我出主意去找市委書記,我真的找到了市委書記,他找到「六一零」主任了解情況,決定給我。可是到了公安局還是不給,我就天天去公安局要求見局長,正好近距離發正念,在這期間同修也幫我發正念。經過了大約一年多的時間,最後我的六千元錢才要回來。在這個過程中我跟當地派出所所長有一次正面講真相一個多小時,效果非常好,我直接說:所長,你看你桌子上那麼多案件,沒有一個是法輪功幹的。還有我跟「六一零」主任講了兩個多小時,讓他們正面了解修煉人,勸他們不要迫害好人。還有我先後找到教育局局長,副局長,黨辦主任(主抓迫害法輪功的)講真相,效果都很好,一次黨辦主任說:你的情況我都知道了,你們校長說你有多好,工作任勞任怨,活動積極參加,我是學歷史的,以後我們多溝通。

通過要罰款,我有機會跟很多直接參與迫害的單位和個人講真相,他們相繼都擺放了位置。

4、正念正行,破除邪惡的干擾

我校來了第三位校長,剛來不久,各校實行聘任制,要求老師簽三年合同,教育局也藉機會想變相迫害法輪功,其中有一條就是煉法輪功的必須寫保證才能聘任。我單位合同書上出現了不煉法輪功的字樣,我堅決不簽字,校長找到我:這個合同大家都一樣,也不是針對你的,你為甚麼不簽字?我說:因為裏面的內容不合理,有不煉法輪功的字樣,我不簽。看我態度堅決,勸我也沒用,於是就動用了我的親朋好友,先後找到我的哥嫂來做工作,教育局我的朋友來我校做工作,還有我非常要好的同事來做工作。都是同樣的話:不簽字就意味著下崗。

我知道這是對我的最大考驗,我回到家裏,跟丈夫說了,丈夫說: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能沒工作,還是簽了吧。我也說:要不我就藉機會辦個內退或者買斷,這樣就不用簽字了,校長也找到我說如果不簽字辦個內退也行,還能開支。可是年紀輕輕的辦內退,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有病。可是我修大法是沒有病的,這麼做就是在撒謊,還是不符合法,不行,不能這麼做。這還是遇到矛盾繞著走了,沒有正面面對,走得不正啊!

通過學法,我認識到了,以上種種所謂的辦法都是彎路,是在用人的辦法對待,修大法就是修去人心,最後走向神,矛盾來了不能用正念對待,就等於你沒到標準。而且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應該失去工作,同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還有利益之心,怕失去工作,這也是嚴重的私心。其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事首先應該想到的是證實法,救度眾生。

法理清晰了以後,我已經知道怎麼做了,無論怎樣都要想到救度眾生,觀念轉變以後,環境就變了,誰來勸我我就藉機會講真相,揭露邪惡。校長一次次找到我,另外空間的邪惡控制,變換不同的方式,表面上還是為我好,幫我出主意等,我都不動心,最後校長問我,如果你因此失去工作你認不認?我說:我堅決不承認,告到中央去我也不怕。因為如果我工作幹的不好不讓我簽合同,這我認,可是就是因為我的信仰而讓我下崗,這是對我的人權的侵犯。這時我早已經下定決心堅持到底,正念對待。

這樣拖到了最後一天我也沒有讓步,這一天都已經下班了,我剛要走,校長在教育局來電話了,讓我在單位等一會兒,校長從教育局把所有的合同書拿了回來,對我說:我在教育局和領導商量了,我們讓步,把要求不煉法輪功的字樣全部刪掉,你簽不簽字?我說:我簽,我不簽是因為不合理,我不是不要工作,我也要養家糊口。在這一刻,我真的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佛法無邊,是師父看到了弟子的正念,幫弟子化解了這一切。正如師父法中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而且我還體會到,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師父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

就這樣當天領導加班,把合同書全部改了,去掉了所有不煉法輪功的字樣,第二天我也就大大方方的簽了字,又一次證實了大法。有一個新得法的說:法輪功又贏了。同事們也說:行,了不起!

有一天我看到了原來我校的校長,才知道我這件事轟動很大,各校領導都知道了,她說:你也太較真了,不為我們領導考慮。我說:甚麼事情都可以商量,唯獨修煉不可以應付,想修就好好修,不修就罷,這邊修著佛法,那邊撒著謊,這不是真修。她聽後沒有再說甚麼。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講法:「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二、加大力度,擴大講真相範圍

1、正念清除干擾,接觸學生講真相

我在單位將近一年多沒有教課,這樣沒有機會接觸學生,我也很著急,我把想法跟同修說了,她說:你發正念清除干擾,求師父加持。我有所啟發,我開始發正念,求師父幫助。說來也真神奇,寒假開學校長就讓我教課了,我先是教四個班的課,我就找機會跟學生講真相。在這期間也出現了一些干擾,但都是化險為夷,師父幫助我化解了。

A、在二零零四年裏,由於自己忽視了學法和發正念,幹事心強,自己的空間場不純淨,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在班級跟學生講真相,家長知道了,第二天家長在校門外聚了很多,要來找學校,還要找教育局去告我,當時事態真是很嚴重,我校主任到校門口勸退了家長,告訴他們這個老師特別好,對學生特別有耐心等等,當時家長就撤了,但是他們還不罷休,繼續聯合要找,我單位領導親自找到我,說這個班你不能教了,我們領導儘量幫你平息,但不知道事態會發展到甚麼樣。

在這期間,校長找到這個班的班主任,讓她來做家長的工作,還有校長與外校的一位校長溝通共同商量解決的辦法,其實這位外校領導已幫我做家長的工作了,還幫我出主意。

還有我校的普通老師聽到以後,也是積極想辦法保護我,有幾位老師下班後去找認識的家長,勸他們不要參與,跟他們講真相,其實他們都是剛剛對大法有一些了解,但都能主動保護我。

我把這件事告訴了當地同修,同修立刻行動起來,幫助我發正念,有的到校門口,有的直接到一個帶頭的家長店鋪,對著他發正念,最後發的這個家長直拉肚子,他們夫妻兩直發毛。及時清除了另外空間的邪惡。結果家長有二十七人退出了十多個,就剩下大約十人來到學校,校長也比較正面的保護了我,最後使事情不了了之。平息了這場風波。

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擺放了很好的位置, 同時也體現了當地同修整體的力量。

B、還有一次一個學生的家長是警察,因我跟學生講真相,警察找到學校,反映我的情況,也被校長勸回去了。事後校長派主任找到我,告訴我注意安全,我藉機會找校長講真相,我說:我來看看你,讓你擔心了。她很感動,說:你還沒有看出來嗎?每一個人都真心關心你,保護你,你自己要保重。我說:我會的。在這期間這個班的班主任也主動做家長工作,我也給家長寫了一封信,告訴他我是真心為學生好。

C、還有一次一個學生聽到真相以後,回家就到處找書,說要學法輪功,不明真相的家長氣壞了,就想舉報,被我單位退休老師趕上勸回了,然後立刻找到我,我意識到了這些都是干擾,但同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空間場清理的不淨,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趕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發出一念: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許邪惡迫害,我是師父的弟子,走師父安排的路。

後來我校原來的三位老師(兩位已經退休,一位轉到外校)幫助我把這件事平息了,她們商量把這個學生轉走,於是找到另外一個學校的校長,再做家長工作,在「五一」長假期間就把這個學生轉走了,開學上班沒有事了。我聽說孩子轉走了,也感到很遺憾,只有加持一念:孩子一定沒事。

類似以上干擾還有一些,但都是有驚無險,因為我平時跟同事相處的很好,他們也明白了真相,所以有時候同事們直接就把家長打發走了。通過以上幾件事,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講真相沒有錯,但是不能忽視學法,自身要同化法,在法上要不斷提高,平時一定要多發正念,及時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不讓邪惡鑽空子。

由於四次被綁架,加上講真相屢屢出來干擾,我不知不覺就出來一些怕心,一度使講真相,特別是面對面講真相有了障礙。很長時間不能突破。

於是我學習師父的講法,特別是正法時期的新經文,與同修切磋,明白了法理,大法弟子講真相,邪惡是不敢干擾的,只是要把握做事時的心態,多學法,保持強大的正念,這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不要被人的表面的假相迷惑。通過學法,漸漸的,我找到了怕心,也突破了怕心,升起了正念,繼續面對面向學生講真相。有時候一天能退十多個。有的不退也記住了法輪大法好。

2、轉變人的觀念,突破講真相方式:直接在班級講

隨著不斷學法,我不斷在法上歸正自己,去掉怕心,正念越來越強,繼續面對面講真相。

由於我接觸的班級少,有些學生還是沒有機會聽真相,這一點我也很著急,我就求師父加持,不久我就教全校的學生了。

每天都能有學生明白真相,但是,全校有一千多學生,如果不能在班級講,還是很慢。而且一些不經常跟我接觸的學生還是沒有機會聽真相。隨機講還是有點侷限。

於是我開始嘗試在班級講真相,用不同的方式,有時候開門見山就講,有時候在講課過程中往這方面引導學生,如,一次有個學生說某某同學老好撕傳單,我順便講,撕完傳單樓道裏都是紙,這樣不衛生。還有有的傳單內容非常好,你們可以看看,不必撕掉的。我藉機就講我也看過法輪功傳單,內容非常好,提醒同學不要撕,你看完可以放到窗台上或樓道台上。有的學生開始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說:同學們,你們不知道我也煉法輪功嗎?法輪功非常好,教人按著「真善忍」去做一個好人,還能使身體健康。接著課堂氣氛開始活躍,學生們有好多問題要問,我就簡單的解答。(因為不能佔用太多的課堂時間)最後問學生:老師對你們好不好,你們喜不喜歡老師?學生異口同聲的說:喜歡。我藉機告訴他們要保護老師,好人不應該被抓,替老師保密。這樣一個班級的真相就講完了,再有想深入了解的就找機會單獨講。

這樣下來,我到目前為止,全校大多數班級我都講過真相了,效果非常好,在這個過程中也突破了很多觀念,去掉了很多人心。有時候人心也往上返,以前在班級講都出危險了,這回可要注意了。轉念又一想,加強正念,人在世證實法,不怕,我就是要救人。

我平時也注意自己的言行,對每一個學生都好,面帶微笑,說話注意語氣,善心,真心為別人好,不打罵學生,不收禮,不說諷刺挖苦話,總之學生感覺你特別善良,容易親近,學生不跟班主任說的話都跟我說,我總是耐心的跟學生講道理。我一到班級上課學生就大聲喊老師好,有時候還鼓掌,特別受歡迎,有時班主任都說:學生可喜歡你了。我為了避免矛盾,就告訴學生,我再來上課你們不要鼓掌了。可是他們經常忘記。有時候我跟他們講真相,他們回家跟家長說,家長說不好聽的,他們都不讓,跟家長辯論呢,就是相信老師說的。

3、轉變對校長偏見

第三位校長來的時候對大法不理解,遇到事情膽子很小,幾次拿工作要挾我,逼我妥協,給我設了一些關,我都過去了。通過幾次事情過後,她說我也鍛煉出來了,不再害怕上邊的壓力了。其實是操控她的邪惡因素沒有了,人的善念也返出來了,明白的一面起了作用。

但是我對校長還有個觀念,覺的在常人中做事不太講方法,領導當的沒水平。經常看她的缺點,有時同事議論我也跟著議論一番。後來我意識到這樣做不慈悲,她也是一個有救的生命,我為甚麼不去珍惜呢,自此我給她加了一念:你也是一個有救的生命,我一定要救你。從此善心,善念對她,有機會就跟她聊,最長時間能談到兩個多小時。我不斷用正念改變著她。漸漸的她變了,工作態度,為人的方式都在變,她也說相信善惡有報,說她也信佛,人就是應該善良。有時候跟她說:不失不得,她非常接受。就連單位的同事都對校長另眼相看了,覺的她改變了,越變越好了。

在奧運期間,邪黨為所謂的保奧運,教育局又開始給學校施壓,讓領導看著我,或者讓片警看著我,副校長沒有答應,告訴了校長,校長就說:我們經常跟她溝通就行了,不能讓片警知道,萬一她被抓就壞了。就這一念就非常珍貴,兩位校長為我著想,想辦法保護我。

三、正念解體邪惡

零六年,我們當地惡人綁架了幾名大法弟子,當天我給其中一人打過電話。但我不知道他被抓,晚上同修突然給我打電話,告訴我說:他的家屬跟「六一零」主任吃飯,他點名說要抓你,家屬聽到了馬上告訴同修,通知我躲一躲。我聽了以後也有點心態不穩,但是又不了解事情經過,我當天來到同修那裏,跟同修切磋,這才知道確實有這回事。怎麼辦?邪惡點名要抓我,肯定是我有漏啊,可能電話裏有監控等等,但轉念又一想,不對,不能順著邪惡的想法想下去,這時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這時同修說:暫時躲一躲吧,這不是怕。還有的說:不能躲,師父法中不是講了嗎?「邪惡躲 壞人逃」(《洪吟二》〈預〉),我們要面對邪惡……等等說了很多。但是最後決定的還是我,我的思緒也很亂,馬上就要開學了,不上班請假吧,沒有理由。還有修煉的路一旦不正就會帶來很多麻煩,影響講真相,長期不上班那將意味著流離失所,這條路不正啊!不行。

我開始靜心學法,學完法發正念,再找同修切磋,讓他們幫助我在法上提高。我找到幾位同修,談到我的修煉狀態,他們馬上不客氣,給我指出那麼多的不足:執著自我,有高高在上的心,像常人的領導似的,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語氣善心不夠,有幹事心、顯示心等等,找出一大堆,哇,這麼多心不去,邪惡在另外空間虎視眈眈,這些心就成了邪惡迫害你的理由。我深挖自己,這些心確實多多少少都存在,有的心非常嚴重。如果長期不去,也會影響當地同修的整體提高啊!我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主動找到當地的協調人,當眾曝光,向內找,決心去掉人心,走師父安排的路。師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們中你們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們造成的魔難中去修煉,是在不承認它們中走好自己的路,連消除它們本身的魔難表現也不承認。(鼓掌)那麼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們面對的事情就是對舊勢力全盤否定。它們垂死掙扎的表現,我與大法弟子都不承認。」

我堅定的告訴同修們:雖然我有漏,但也絕不是邪惡迫害的理由,邪惡想抓我,那是舊勢力安排的,我不承認,邪惡說了不算,我是師父的弟子,誰也不配考驗。我要在正法中歸正自己。我已經決定了,不躲也不藏,發正念清除、解體邪惡。

結果邪惡一點動靜也沒有了,既沒有找我,也沒有人問我,就像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我又一次體悟到法的威力。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四、積極參與當地協調,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我們地區大法弟子很多,由於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之間有一種間隔,溝通的少,沒有形成整體。記得零三年的時候,有一些同修主動提出參與整體協調,把當地大法弟子連繫起來,經過一次次的切磋、交流,很快我們當地大法弟子形成了整體。這些年來,無論在營救同修方面,揭露邪惡方面,還是整體證實法的事情,大家都能互相通知,互相配合,很快形成整體,而且能夠定期組織交流,切磋,在法上共同提高。逐漸大法弟子的間隔打開了,越來越多地同修參與到集體學法的環境中來,大家互相鼓勵,在修好自己的同時,還不忘記叫醒身邊的同修,大家共同提高。

在大家交流過程中,邪惡也是想盡辦法干擾,我們也一次次破除了邪惡的安排,有的時候,大家定好了那天切磋,結果我晚上就做夢,夢中出現大法弟子被抓,非常清楚,這樣的夢出現了很多次,但我都用正念解體了邪惡,我醒來以後第一件事就是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因素,白天照樣參加交流,結果甚麼也沒發生。其實很多都是假相,就看我們怎樣在法上認識,也有一些干擾是針對人的怕心來的,如果悟不好就是上了邪惡的當。

當然我們在人的表面也非常注意安全,儘量在話吧給同修打電話,有事儘量當面通知,不用打電話,手機不交叉使用等等,但是手機也是可以用的,只要我們善用,正用就沒有問題,也可以成為我們救度眾生的法器,給它加持正念。總之我們當地同修不斷在法中歸正,整體配合,整體提高,更好的做好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大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

以上是我幾年來的一些修煉體會,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