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路上精進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到九九年七月正好一年,這一年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的改變。身體也由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幹活兒就像年輕人一樣。心中的幸福無以言表,笑容總是掛在臉上,時不時還哼個小曲。小孫女說:「奶奶唱的真好!」兒子說:「我媽好像比我都年輕。」有時孩子們也氣我,但是由於我心情好,從來不當回事,很明白,這是讓我提高心性、長功呢。慢慢的,不知啥時候不會生氣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號我照常去煉功,到體育場一看,人山人海,體育場全是警車和警察,全副武裝,如臨大敵一樣。我的心悶的喘不過氣來,只好回到家一個人煉功。我想這麼好的功法,這麼好的師父,為甚麼?我得用我的親身體會說明大法好。我就寫了一封信送到派出所,寫了我的親身體會,並表示堅修到底。勸警察不要善惡不分,不要鎮壓好人。結果當時就沒讓我回來,我被非法拘留了。

之後,縣委、區委、街道、直屬領導、我兒子媳婦,重重把關,一環套一環,施加壓力,要我放棄修煉。當時,我雖然感到空氣凝固,壓的我喘不過氣來,但我並不害怕,而是信念堅定,據理力爭。不管是領導來,同事來,朋友來,親人來,派出所來,我都講我修大法的親身體會,講大法的美好。後來,不管走到哪裏,只要有人的地方,我就說:「大法好!師父好!」有的人說:你怎麼這麼能說?我說這都是我的心裏話。我知道是大法給我的膽量和智慧。回想那時的情景,真是一點怕心都沒有,就是不停的說,不停的講。

從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拘留三次,最多時有六十一名大法弟子同時被關押。大部份大法弟子都沒被嚇住,都在證實大法是好的,師父是冤枉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一千四百例是假的;殺人案是給法輪功栽贓的,公安局打人是不對的。

在拘留所,我曾受過多種酷刑。在打人最嚴重的時候,有一個警察特別惡,甚麼手段都使的出來,同修們都管他叫「法西斯劊子手」,那真是見了大法弟子眼睛都紅了,是打大法弟子最狠的一個,也是打我最厲害的一個。那天上班他又要打我,我想我不能總是被動挨打,我得和他講真相。他說:「你轉化不轉化?」我說:「你把這個門打開,我們談談好嗎?」他答應了。進門後,我就和他講我得法後思想觀念的轉變,身體的巨大變化,道德上的昇華;講法輪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講大法洪傳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哪個國家都支持,就我們中國鎮壓;早晚有一天會給法輪功平反,人民大眾會給大法弟子一個正確的位置。師父會給我們做主,而你們呢?卻成了罪犯。文化大革命後有幾百人被中共拉到雲南槍斃,做了替罪羊,你為誰賣命呢?這樣一講,他明白的一面復甦,覺的無地自容。後來他調到別處工作去了,臨走之前,還專門和我告別一聲。以後多次見面特別親熱,老遠就跑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說個不停。

在拘留所我還給警察寫過這樣的話,我說:你們捫心自問,你們抓的、你們打的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你們是抓壞人的,為甚麼打好人?你們也有父母、兄弟姐妹,怎麼忍心下手?我們住在同一個城市,我們沒有幹壞事,也不可能永遠在你們手下,當我們在大街上見面時,你和你的家人晚輩如何面對我們?可不要為了眼前芝麻大的利益毀了你的終生,痛悔永遠啊!結果從那以後,再也沒人打大法弟子了,那些打人的警察見了我就低下頭,或者把頭轉向一邊,不敢看我。

從拘留所出來以後,惡人還追著我不放,三天兩頭來干擾。我就直接找到公安局主管領導,跟他講真相,告訴他以後不要再找我了,層層都不要再干擾我了。從那以後,再也沒人找過我。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出來以後,有的同修認為是搞政治,接受不了;有的怕心重,在觀望。我想,既然是師父讓做的,我就做,就講。我也勸其他同修去講、去發。幾天以後,大街小巷都在議論,《九評》寫的太好了,惡黨真的要垮台了。晚上煉功,師父給了我很大的鼓勵。

奧運之前,我們城市也有同修被抓。有的同修就產生了怕心,悶在家裏不出來了。也不參加集體學法了,也不做真相了,一段時間停滯了。幾個同修切磋,不能被邪惡嚇住,走師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晚上我們發真相時,被蹲坑的發現,開著車追。由於我們正念正行,沒有怕心,師父呵護,打出法輪讓汽車往後開,結果距離越來越遠,追不上我們。我悟到,師父時刻保護著弟子,呵護著弟子。只有正念正行,時刻站在法上,才是最安全的。

《九評》掀起了三退的大潮。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我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開始做的很不順利,阻力很大,勸十個也退不了二個,心裏就產生了畏難情緒。做不了怎麼辦?反覆學法,向內找。

向內找,發現主要是正念不足,有怕心。怕人家不接受,怕別人說參與政治,怕被扣上反黨的大帽子。心裏不穩,再加上沒經驗,不知道如何開頭講。要想衝破人心的障礙,正念足,唯有多學法。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聽師父的話,我就反覆學法,把師父所有的講法又從頭學了一遍。我的正念起來了,我在家待不住了,我要去救人。

於是,我走上街頭、工地、集市,只要有機會我就講。看見賣東西的忙過一陣剛鬆口氣,我就上去講。跟這個講完了,又跟那個講。有時也跟幾個人一起講。講,講,講,感覺如入無人之境,只有我一個人在講。那個美妙、舒暢、心神飄逸,真是無法形容。怕心早不知道跑哪去了。一講就是兩個多小時,口乾舌燥,卻不覺的累。

我看到世人都在覺醒,跟他們講真相時,有的說:「這好事,咋不早跟我說呢?我退,全家都退!不但我退,還要幫親朋好友退,謝謝啊,太好了!」有的感激的說:「大媽,謝謝啦!吃個梨,吃個蘋果吧。」有的說:「這大好事,救了我全家。我兒子開車黑天白日的我正擔心呢,這回可好啦,有師父保護,不用擔心了,真是太感謝你了。我給你鞠躬吧!」說著站起來就鞠了三個躬,連說:「謝謝,謝謝,謝謝!」我趕忙拉住她的手,說:「不要感謝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是我們師父讓我們這麼做的。」她又連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世人的話語,讓我感到責任更大,更讓我看到,可憐的眾生都在期盼,盼著早日明白真相啊!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應更加精進才行啊!同修們,我們都精進起來,去救度更多的眾生吧!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

隨師正法九年了,跌跌撞撞,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現在是關鍵的關鍵,最後的最後。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啊!同修們,請都把握好自己,堅持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一塊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