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正除邪惡、堅定救眾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看了第三百五十二號《明慧週刊》中,《對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徵稿的認識》和《寫稿為證實法,講清真相》兩篇文章後,內心受到了很大啟發,晚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經歷了九年多的殘酷迫害,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很多證實法的動人故事,甚至是神跡。我決心拿起筆來,不管寫的怎樣,能否採納,我都應該向師尊交上這份答卷,並以此鼓勵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奮力精進。

因為經歷的太多太多,我只能列舉兩個突出的例子,作為我彙報的內容:

一、念正除邪惡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晚飯後我準備去同修家,當路過原來的集體煉功點時,看到有幾位同修在此學法,當時我心情非常激動。自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集體學法的環境被破壞之後,第一次看到同修們在煉功點集體學法,我立即加入其中,而後陸陸續續的又來了十幾個人。我們每天晚上七點至九點一起學法,拿一本《轉法輪》大家輪流讀,其他人都認真的聽。大家都知道,在這極其特殊的環境下,能聚在一起學法,實在是不容易,每個同修都十分珍惜這學法機會。

這樣一直堅持了七、八天。有一天,我們剛剛坐下來正準備學法,一輛警車呼嘯而來,從車上跳下來七、八個警察,連拉帶拽的把我們強行推上了警車,帶到了當地「治安辦」。下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逼我們交出《轉法輪》,當時還沒有開始「發正念」,但我們在法中悟到了每個人都有很多很強大的功能,當時我們就想「大法書決不能被他們拿走,讓他們看不見、找不到」。結果那些警察折騰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警察們都覺得很奇怪。明明看到大法弟子拿著書,怎麼就沒有呢?過後聽同修說起此事,拿《轉法輪》的同修一看到警車,第一念就是「我一定要保護好大法書,決不能落在警察手裏,我把大法書帶好,警察看不見」,警察就真的沒看見,同修以修煉人的心態保護了大法書,衛護了大法。

警察把我們叫到了一間辦公室裏,和我們單獨談話,並說:「法輪功已經取締,為甚麼你們還要堅持煉?」我們都從自己修煉的切身感受談了大法叫人按「真、善、忍」做人,教人向善,並講述了修煉大法對祛病健身的奇效,使很多警察了解了大法,明白了真相。但有一個很邪惡的「六一零」小頭目威脅我們說:「你們都不配合,明天就通知你們單位,不信就治不了你們」。第二天上午,我就被叫到了單位(早已退休),一路上我一直背誦《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到了單位以後,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單位同事都知道我在修煉前是出了名的老病號、藥簍子,每年的醫藥費用在三千元以上;修煉已有六年了,一粒藥沒吃身體反而更好了,為國家節約了幾萬元的醫藥費用,有何不好啊!

在辦公室裏,三級單位的正、副教導員都在陪著一個滿臉兇相的女人啃棒子(熟玉米),這女人(王某某)喝著礦泉水說:「我就是上級派來專門管法輪功的」,他們聯合向我施壓。教導員惡狠狠的對我說:「我真想擰你一把,給我們單位和上級領導惹了這麼大的麻煩,電視廣播天天放,你們還敢去廣場,十幾個人坐在那兒念《轉法輪》,誰叫你去的?」我說:「我自願去的」,接下來我就給他們講我為甚麼要去廣場。那個女人厲聲的說:「你不要講了,我們不聽這個,你看人家吳××,他比你煉的早,是出了名的了,人家早就不煉了。」我平靜的回答:「修煉沒有榜樣。」她氣急敗壞的叫囂:「看你表面上挺和善的,你怎麼這麼犟,這麼膽大,一會就通知你家人,準備好錢和衣物,明天就送你進去。」我說:「甚麼也不用準備,我哪都不去。」政工幹事蹦起來大聲威脅道:「我告訴你,海南已經判了好幾個了,據說還要槍斃哪。」我脫口而出:「朝聞道,夕可死」。他們聽不懂,就問我是甚麼意思,我解釋道:「早上得了大法了,晚上死了都不害怕」,這幾個人一聽,好像洩了氣的氣球一樣,互相對看了一眼,誰也不吱聲了,而且態度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教導員拿了一個熱棒子和一瓶礦泉水送到我面前,我說:「謝謝,我不餓。」他看了看表說:「該做飯了,你回家吧,有事我再找你。」他們幾個都面帶微笑,把我送出了會議室,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師父講:「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我親身體驗到了師父講的這句法。

七、八天以後,單位的政工幹事到我家來找我說:「上級領導找你有事」,並讓我坐他們的車一起走。到單位一看,三級單位的教導員,二級單位的書記以及治安辦的頭目,還有幾個警察都在那裏。幾分鐘後,公安分處又進來三個人,那架勢給人以即將大禍臨頭的感覺。我很鎮靜的默念著師父的法:「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悉尼法會講法》)結果出人意料的是,拘留所所長手裏拿著一張紙念:「某某某,不拘留了,給她警告」。他把那張紙鋪在桌子上,親手把「拘留」二字塗掉了,把這份材料放進了文件夾裏,起身走了。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帶著疑惑不解的眼神看看所長,又看看我。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把我當成這次集體學法的組織者,本來是想拿我開刀的,結果大出人的意料之外。對此,有許多人議論紛紛,說我家上邊有人,單位領導還親自問過我,我笑笑說:「哪有甚麼人啊。」其實只有大法弟子心裏明白,一切都是師父幫我們做的。

二、堅定救眾生

今年麥收前的一個下午,在發放真相資料回家的路上,看到路的一側有建築隊正在蓋樓房,心想不能錯過這好機會,就騎車趕過去,而這個建築工地四週都用木板條和石棉瓦圍著,前邊有一個大門,剛走到大門口,被一個保安和一個門衛攔住問:「你是幹甚麼的?」我說是找人的,他們說這是施工重地,不准外人進來。我就去了不遠處的小商店,和店裏的老闆講真相。他告訴我現在很緊,前段時間有兩個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被抓了,你趕快走吧。我推著車子沿施工院牆往後邊走,發現後邊有幾間民工住的簡易平房,伙房就在頭上的一間,我進了一個小門仔細觀察,準備下次來送真相資料。

這時出來一個中年農民和一個十幾歲的男孩,通過交談知道年齡大的是炊事員,這個男孩是來自四川災區的小童工,都叫他「小四川」,在伙房裏幫忙。天氣很熱了,小四川還穿著長褲長褂,光著腳。我問他:「你不熱嗎?」他很無奈的說:「沒辦法,又沒錢買」,說著就低下了頭。我說:「孩子,別難過,明天我去給你買,吃過晚飯我就給你送過來」。他半信半疑的看著我:「真的?」我說是真的。

第二天上午我首先把真相小冊子、光盤、護身符等資料用密封袋裝好,又給小四川買好了衣物、鞋襪。晚飯後,我站在師父的法像面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加持,我去發真相資料。一路上我發著正念,發出了用強大的功力定住門衛和保安的一念,不准他們出來,不讓施工隊的狗叫,徹底解體干擾破壞民工們了解真相、阻礙他們得救的所有邪惡生命,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所到之處邪惡滅盡,暢通無阻。

半個小時後,我來到了工地,小男孩看到我帶來的衣物和真相資料後,非常高興。我告訴他真相之後,他立即同意退出邪黨的少先隊。民工們越聚越多,一會兒就把我圍了起來,我只顧給他們講真相,從歷次運動鎮壓民眾,從南方的大雪災到汶川大地震的豆腐渣工程,一直談到迫害法輪功。他們越聽越愛聽,最後乾脆把我推進板房裏,我開始給他們講三退,一會兒就有十幾人聲明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等組織,有一些沒有加入過任何組織的,我就讓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別忘了,他們都很樂意的接受了。其中一人說:「你來的真巧,我們明天就回家收麥去了」。聽了這話,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安排好了的,師父太慈悲了。我又一次體會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偉大深刻的內涵。

臨別時,他們一再表示感謝,並說:「我們一定要把這些大法資料,帶給家鄉的父老鄉親,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真相,使更多的人得救。」夜裏很黑,路又不太好走,有幾個民工非要送我一程,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看護不會有事的」,他們齊聲喊:「法輪大法好」。我真為這些明白真相而得救的生命感到高興。

這次外出講真相特別順利,沒有出現任何干擾因素,連狗也沒有叫一聲,抱著一顆純淨的心態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才會這麼一帆風順。

在九年多迫害中,自己在證實法的這條路上,也曾一次次的摔過跟頭,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在大法的指導下,遇到問題堅持向內找,爬起來繼續向前走,堅定的助師正法。請師尊放心,我一定要堅定大法,和大法弟子們認真協調,多學法,奮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抓緊一切時間救度更多的眾生,爭取早日結束這場迫害。

藉這次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交流會的機會,把自己一些證實法的經歷寫出來,和同修們一起交流,因水平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偉大慈悲的師尊!謝謝各位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