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一、在是否修煉的抉擇中戰勝怕心走入修煉

第一次知道大法是在一九九八年。我的一位同事家有幾人同時修煉,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真、善、忍的法理引導她們一家有六口人都走入了修煉。那時,我受無神論的思想影響,對真、善、忍的法理雖然很認同,但對大法中關於神佛的部份難以接受。於是,我和大法擦肩而過。

到了九九年,大法開始被迫害,電視中轟炸似的謊言攻擊卻讓我看到了大法被人歪曲的事實。由於我曾經看過《轉法輪》這本書,所以我當時我就知道了這是惡意陷害。在單位,我在極少的情況下也跟人談起過關於大法有些冤枉之類的話,也許是師父看我還有希望,不久我接到了同修送來的真相資料與真相光盤,等我仔仔細細的看完,我感到自己從心底湧起一股暗流,通透全身,我震撼──為大法弟子的堅忍,我震驚──為迫害的殘酷和血腥。那幾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那樣慘無人道的迫害不應該是一個為了別人好的政府幹的。而被慘無人道的迫害著的這一群人,卻始終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完全按著他們的準則「真、善、忍」堅持著,這一切,觸動了我那顆在常人中為世俗利益麻木了的心。終於在這之後不久,很突然的,我在心裏決定了自己──我要修煉。

二、在家庭關中修去怕心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我在怕心與正念的交鋒下,終於正念主宰了自己,正式走入了修煉。修煉剛開始,我怕家人害怕,只能是偷偷摸摸的看書、煉功。後來,等到家人知道時,我已修煉了一段時間,而且我的身體在修煉不到一個月後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原先渾身酸痛難受的症狀消失,原先的嚴重便秘正常。

那時我的心性也發生了明顯的改觀。沒修煉以前,我從單位往家拿各種各樣的東西,只要單位有的不管用的著用不著都往家拿,而且因為我的工作崗位累而工資低,心理一直不平衡也影響到工作質量。修煉後,我明白了修煉人在哪都要做一個好人,就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心裏也平衡了,處處替別人著想,也不往家拿單位的東西了,而且有些已經拿家去的又拿了回來。在家裏,老人喜歡吃包子、餃子之類的飯食,原先我嫌麻煩、發懶,現在,我儘量的多做,實在沒時間我就去買一些回來。一有空回家,我就幫他們幹些農活、收拾屋子、打掃衛生。慢慢的隨著我的變化,他們嘴裏不說,行為上也默認了我修煉的事實。後來,我再學法、煉功、發正念也不用害怕了。

三、在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清除怕心

當時,由於很多人不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還認為煉大法的不顧家庭,而且二零零一年中共又導演了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雖然被國際上通過慢鏡頭揭露出這是蓄意的誣陷,但國內的老百姓卻並不知道真相。為了讓世人明白大法被誣陷的事實,為了世人不會因為仇視大法而被淘汰,大法弟子開始用各種方式講清真相,有發資料的,有寫信的,有發電子郵件的,有打電話的,有發短信的,還有的面對面講。正因為大法弟子都從大法中親身受益,所以大家真是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的發自內心的去講清真實的情況,這與中共用錢收買人搞迫害的情況完全不一樣,這也是中共迫害這麼多年卻越迫害煉功人越多的原因。在這過程中,越來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同情理解大法弟子,譴責這場迫害。

在我第一次發資料時,我記的清清楚楚,當我剛把第一份資料放在一鄰居家門口時,本來外層的防盜門是鎖著的,可裏面卻突然傳出咚咚咚的聲音,我的心「嗖」的一下子就躥到了嗓子眼,「唰」一下全身出汗,血一下湧到臉上,那種感覺是腦袋都大了。我飛快的但又是輕輕的跑下了樓,推起車子一口氣就騎出了二里地,騎到快出城的時候還能清晰的感到心臟在強烈的跳動。我在公路上停下了車子,把手放在胸口長舒了幾口氣,這時想起自己剛才的表現又可笑又後怕。我提醒自己,我做的事是宇宙中最偉大的事,這是真正的救命,我是在救人。一想到救人,一種慈悲油然而生,世人在迷中還不知道真相,甚至有很多人被謊言欺騙仇視大法,而這些人將會因此而被淘汰掉。如果是這樣,會有多少人失去生命啊!想到這裏,我感到怕心好像一下子沒了,責任使我騎上車子,堂堂正正的去發資料救度眾生了。

那時由於迫害還很嚴重,我們還要特別的注意安全。夏天中午越熱越出去,因為中午人們都在睡午覺;冬天越冷越出去,因為人們怕冷很少出門。有的同修晚上一出去就是一宿,等回來天也快亮了,雖然一宿沒睡覺,但卻很精神,也不感覺冷。為了世人得救,大法弟子不怕苦,每當發資料時,冷不覺冷,熱不覺熱,苦不覺苦,心裏還美滋滋的,為生命的覺醒、為生命的得救而欣慰。在這個過程中,怕心也越來越小。

四、傳遞資料的過程中去怕心

二零零四年春夏交替之際,我們當地所有的資料點都被破壞,好幾位承擔資料點工作的同修被抓,當地同修失去了資料來源,環境也變的緊張了。有一段時間,我們這只有週刊和少量的資料。當時正值師父的《洪吟二》發表,我們當地只有少數的幾份,為了我們當地每個人都能儘早的看到師父的法,我在思想激烈的鬥爭後,克服心性上的困難(怕心,害臊,麻煩)千方百計的找到我的一個親戚的親戚家裏(外地同修,不認識),自我介紹並說明來意。最後,同修在最短的時間裏就辦完了這件事。

再後來,有同修找到我說,希望我考慮一下能否以後能去外地定期拿資料。當時我沒有答應也沒有回絕,但怕心在頃刻間就瀰漫了全身,雖然這事對於別的同修根本就不算甚麼事,但對我當時的心性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台階。怎麼辦呢?當時沒有合適的人選,是同修信任我才跟我商量的。我想,這事既然來到我的面前,可能就是我的使命,無論怕心多大也不能退卻。三天後,我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同修,同修也為我的提高而高興。在第一次去的路上,我緊張但又覺的有一股力量支撐著我,我有預感,這次我一定不會暈車,結果真是這樣。我知道一定是自己做對了,師父在幫我。

那時,還不知道怎樣去怕心,每次都是帶著怕心去做,只覺的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在這裏值的一提的是在我身邊有一位年輕的同修,是個老弟子,怕心很少,她一直平穩的做著三件事,平穩的走著修煉的路,做的事很多,人心卻很少,很純淨,考慮問題總是在法上,正念很足。這位同修在我入門以及以後修煉的路上對我幫助很大,當然還有其他幾位同修,在此一併謝謝這些同修,感謝同修的幫助(無論是輕聲細語的,還是爭論似的,還有棒喝似的),讓我們在修煉的最後互相督促,互相提醒,共同提高,珍惜這已所剩不多的機會。

五、在做資料的過程中去掉怕心

師父發表了「遍地開花」的法後,我們當地同修決定走師父安排的路,去掉對外地同修的依賴。於是,在同修們的努力下,我們有了自己的可上明慧網的電腦,也有了自己的打印機。我想,這回可以輕鬆了,因為打印機電腦都不在我這裏。誰知,陰差陽錯,這台上網的電腦來到了我家。第一次打開明慧網的網頁時,我的心怦怦直跳。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也成熟多了,心態很快穩了下來,再也不會像第一次發資料時那樣緊張了。再後來,由於家庭情況有了變化,也由於同修心性的提高,這台電腦就離開了我。

前些天,我去同修家借用電腦打一些文字,後來天晚了沒打完,就拜託給同修幫忙,發現同修不太熱情,不是很情願。回來後,我心裏不太好受,也很矛盾,不麻煩同修吧自己又沒有電腦,可同修怎麼不高興呢?向內找吧!一下子就找到了,是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現在電腦都普及了,為甚麼不自己買台電腦自己解決呢,又不是買不起,這兩年自己的工資比原來高很多,不就是為法來的嗎?大法弟子都是為法來到這個世上的,那大法弟子掙的錢不也是這樣嗎?想明白了這件事,從來沒有自己做主買過大件東西的我說服家人,花了不到三千元錢就托常人辦好了。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感到了自己的變化,也去掉了許多人心(沒有主見、怕麻煩、怕麻煩人、怕家人不高興、怕花錢)。

在這幾年的修煉中,在向內找的過程中,在實修中,我真的體會到師父的法,真的,所有的事無論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如果向內找,那正好是去掉人心昇華自己的好機會。如果沒有那些難、關,如果不去實修自己,如果沒有師父的法指導,要想放下那些心,真的是太難。

在此,感謝師尊的點悟呵護,讓我一點點的去掉各種各樣的怕心,向無私無我的境界邁進,在正法修煉、救度眾生的洪流中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