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走向成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在偉大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在大法中走過了十個春秋,回顧自己十年的修煉路程,風風雨雨中留下的只是對師尊無以回報的感恩。有幸能在正法時期遇到恩師與大法,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被賦予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而無上的殊榮。但常常因自己在正法修煉中常人的執著心不放,沒有達到師尊的要求而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修煉中去,承擔自己應盡的職責和使命,而辜負了師尊的一片苦心。

我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和妻子一起得法的,當時只覺的大法太好了,這才是真法真道,就這樣走入大法中。在學法煉功中沒多久,就去掉了自己多年的惡習,吸煙、喝大酒、賭博等,身體也改變很大,我沐浴在師尊的佛光中,感受著師尊的無比洪大的慈悲,有幸成為大法弟子,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了對大法的迫害,在邪惡鋪天蓋地的對師父對大法污衊和造謠的謊言中,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被邪惡的謊言所動,但感覺很無奈。當時一些同修去了省政府和北京去證實法,為師父和大法鳴冤,自己也認為他們做的對,非常偉大。由於自己得法時間短,法學的少,不能理性的認識法和自己各種人的執著心沒有放下,而沒能到北京為師父和大法說句公道話,也是我作為大法弟子的莫大遺憾。在後來的日子裏,環境非常邪惡,同修很少見面,自己人心重,慢慢的放鬆了自己。九九年底同修從外地帶回一些真相資料,找到我和妻子在法上交流,就這樣我們開始慢慢走出來證實法。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

二零零零年師父開始發表了新經文和講法,通過學法知道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必須走出來證實法,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同修們就想各種辦法從外地取回真相資料我們做。二零零一年我地區被邪惡迫害的協調人在師父的呵護下從勞教所走脫,回到我們鄰近的市裏和那裏的同修開始做真相資料,我就利用有摩托車的方便條件經常去取師父的新經文和真相資料,到市公安局、看守所近距離為被迫害的同修發正念。特別是同修製作了我地區的迫害真相揭露當地邪惡,取回來後,當時本地區同修對揭露當地邪惡的真相資料有不同看法(師父的《對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評語沒發表),有同修怕做後邪惡報復,市裏的同修知道後來了幾個到我家,我們把本地真相資料、粘貼、條幅等準備好,發完晚上十二點正念出發,在一夜之間做遍了大半個地區,起到了非常好的講真相效果,很多人明白了迫害真相,大大的震懾了邪惡。

由於我們地區沒有資料點,一切大法的真相資料、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等都要到外地取,有時外地資料點出事了就一段時間看不到明慧文章、週刊等,只能在和別人聯繫,很不方便。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地區協調人到外地取回絲網印資料,由於我和妻子都修煉,環境比別的同修好,就在我家開始用絲網手工製作真相資料,解決了一些問題。當時明慧開始建議資料點遍地開花,協調人想在我們本地建個資料點,就從外地請來了搞技術同修,在兩個協調人家的電腦安裝我們用的系統都沒有成功,晚上協調人把技術同修領到我家休息,搞技術同修從安全角度看到我家的環境和條件比較好,他們就跟我和妻子商量在我家建資料點,當時自己和妻子的修煉狀態不是很好,常人心和各種執著也非常多,但當時悟到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路,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予我們正法修煉的機會,讓我們走出自己證實法的路,那一刻我的心非常坦蕩,心中堅定了一念,感謝師尊給予我們助師正法的機會,我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在正法時期就應該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就這樣技術同修回去兩天後把電腦、打印機就買來了,安裝好了系統,開始教我使用,當時我對電腦一竅不通,同修就一邊教我一邊鼓勵我,我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無所不能的。我增加了信心,一邊聽一邊做記錄,反覆練習。搞技術的同修很忙,第二天告訴我一些資料點的安全注意事項,主要是多學法,發好正念,提高心性,就匆匆的走了。當我上網、下載、打印第一張真相資料出來時,心裏無比激動,感謝師父的慈悲,我終於能走出自己的正法之路了。一星期後技術同修又來我家幫我解決一些弄不懂的問題,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就這樣建立起來了。

做資料的過程是一個修煉過程,也是心性不斷昇華的過程,通過學法和看明慧同修交流文章自己的心性不斷的提高,很快能夠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不斷歸正自己,做好真相資料。當時我們附近幾個鄉鎮沒有資料點,基本都是由我們供應,需求量很大,我和妻子還有工作就很忙,師父看到就把我們工作給予調整,妻子的工作變得很輕鬆,就承擔起多數的打印工作。很多大法的工作和我們修煉的心性是分不開的,心性不好時電腦、打印機故障不斷出現,正念很強時一切都非常順利。協調同修對我們資料點非常關心,對我們的修煉狀態也時常提醒,經常在法上互相交流,看到人心和執著能夠善意提出互相圓容。

二零零四年末,大紀元推出《九評共產黨》。通過學習師父國外講法,對廣傳《九評》救度世人從法上有了深刻認識,就在原基礎上增加了一台打印機開始製作《九評》,每週要做幾十本到一百多本,這樣我們就非常的忙,我們排除了各方面干擾和克服了許多困難一直做到零五年末。二零零六年初協調同修去外地交流,看到外地同修做《九評》用數碼一體機打印非常快,就和其他協調同修買回一台數碼一體機,買回後確實再找不到合適的同修做,也沒有合適的環境,看到這個情況後,我就和妻子商量後把一體機搬到我家開始做《九評》。那段時間心理壓力很大,一體機噪音大而我們住的樓房隔音不好,雖然採取了消音辦法,但噪音也很大,而且每次需要大量紙張,來回運輸很顯眼(我地區是幾萬人的小鎮,鄰里之間走動非常頻繁),這樣運作了幾個月,我們的樓房設施改造,看到我們有壓力,協調同修就把一體機搬回自己父母家(家人未修煉法輪功)在那自己打印,打印後再運到我家撿頁、剪切、裝訂。運行了兩個多月,我覺的協調同修的壓力太大,我就和妻子商量後調整了一下心態,把一體機又搬回我家繼續做著。由於很長時間工作壓力大,學法時間少,學法犯睏,發正念也不能集中,心性沒有跟上,各種人心、執著心放大,自己的名利心、色慾心等不知不覺在膨脹,妻子和協調同修的修煉狀態也非常不好,使我們的證實法救度眾生這麼神聖的事變得不那麼神聖,漸漸的流於常人的做事,麻木的把做事當成修煉,遇事不能向內找,不能嚴格用法來要求自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被邪惡鑽了空子。二零零六年初冬,協調同修被惡警綁架,邪惡對其酷刑逼供,緊接著我妻子也被綁架,我也被迫流離失所在外。

妻子被惡警綁架後,惡警對她進行了各種酷刑逼供,她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決不配合邪惡,在看守所還向刑事犯講真相勸三退,都給她們退出了邪黨組織,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發正念營救下一個多月正念闖出看守所。

妻子回到家怕心反而加重,她就離家找到了我,由於當時我們心態不好,感覺身心疲憊,通過朋友介紹,我們一起去了南方的一個城市打工,在那裏我們沒聯繫到同修,沒有大法資料,只能看書學法煉功,怕心重,只個別的講真相勸了幾個三退,兩個多月後我們和原來認識的一個同修取得了聯繫,她說那地方證實法的環境很好,讓我們去她那裏。

二零零七年新年後,我們從南方來到那個同修所在的城市,那裏的同修很熱情,和我們在法上交流後給我們安排了一個住處,讓我們靜下心來多學學法,調整狀態儘快在法中提高上來。通過一段時間的靜心學法,同修又經常和我們在法中交流,向內找,找到了很多常人的執著和人心,使我們在法中很快提高上來,去除了很多人心,增強了正念,開始參與到正法中來。

我開始負責給市郊的同修送資料,後來市裏有一資料點被邪惡破壞,我們又負責他們的資料,有市內的也有市外的,最遠的來回要一百四十多里路,我騎著摩托車風雨無阻的每週按時的給他們送去。在離市裏最遠的那個地區大約有三十多個同修,整體狀態不是很好,怕心重,真相資料要的不多。開始送資料時就想:學員也很多,自己又不敢做,路又這麼遠,就要這麼點資料,心裏就不平衡,但轉念一想,我怎麼能有不正的念頭呢,修煉人不能要求別人怎麼樣符合自己的觀念,做好自己該做的,只要這些資料能使同修在法上提高,能夠救度一個生命,我們都沒有白付出努力,這時心裏就豁然開朗,升起慈悲與神聖。

零七年九月,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光盤同修製作出來,那天剛好下著雨,把市內送完後想:外地的送不送呢?後來我想師父的講法是不能在我這耽誤的,一定要第一時間送到同修手中。我把光盤和其他資料用防雨布仔細包好,發著正念騎上摩托車就出發了,路上雨越下越大,這時想起師父《洪吟二》〈征〉中的「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想到弟子能與師尊正法時期同在,賦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沐浴著師尊的佛恩浩蕩,感受著師尊的洪大慈悲,這種殊勝無以言表,感恩的淚水禁不住滾滾而下。雖然路途遙遠,回到住處自己像剛從水中上來一樣,可沒有感到一絲的苦,卻有說不出的神聖與喜悅。

那段時間我和妻子一直和本地幾個同修協調做資料和《九評》,一段時間發現協調的同修天天忙於做事,學法很少,有的同修也帶著很多執著心不去,我們也善意提出,同修也知道卻沒有改變,同修之間產生了一些矛盾。當時自己沒有遇到問題向內找,不能寬容對待同修,有埋怨心裏,執著別人的執著,妻子也被同修間矛盾帶動的很執著。不久幾位同修遭到邪惡的綁架,當時考慮我們住處很多不安全因素和協調人提出,同修說讓我們加強正念,只要正念強邪惡就迫害不了我們,當時妻子狀態不好,師父也給予點化,自己沒能從法上認識理智地轉移,結果半個多月後,被綁架的同修在邪惡的酷刑迫害下說出了我們的住處,妻子再次被綁架,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掙脫邪惡走脫,這次造成很大的損失。

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來到鄰近的一個縣城,找到了認識的同修,同修給我安排在一個流離失所大法弟子的住處,通過學法和交流,我從新審視了近一年來的修煉路程,有在法中提高、昇華的一面,更有自己在修煉中放不下的人心,執著自我,看人不看法,不寬容同修,不向內找,妒嫉心,色慾心不去,為私等等。在一次次的深刻教訓中,更加體悟到修煉的嚴肅性。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精進要旨》〈再認識〉)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有在做好三件事中,放下一切人的觀念和執著,不斷歸正自己,信師信法,正念正行才能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要求,走正正法修煉的路,才能成為偉大的神。

在那裏我和同修也一起做著證實法的工作,看到那裏的同修在非常艱苦的條件下,無私的在證實著法與救度眾生,有許許多多可歌可泣正念正行的偉大壯舉。由於證實法的需要,一個多月後我離開了那裏,去參與其它證實法項目。

零七年底我離開了那個使我難忘的城市,零八年初我流離失所去了幾個地方,四月份來到我現在住的城市,找到過去認識的一個同修,很快在同修幫助下師父給我安排了證實法的路。那時正是奧運的前幾個月,邪黨惡徒們全國各地非常瘋狂,迫害非常嚴重,當時思想中時常出現不好的念頭,對正法結束的時間也有些執著,隨著不斷的學法,加強了正念,排除思想中的各種干擾,按照師父的要求,穩健的在正法的路上做著三件事。

回顧自己的十年修煉歷程,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牽著我的手一步步走到今天,深感師尊給予我太多太多,而自己付出的卻太少太少,師父為我們的巨大付出,我們無以回報,只有在最後有限的時間內,更加精進,溶於法中,珍惜師尊賦予我們正法修煉的機緣,踏踏實實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大法賦予我們神聖的歷史使命。

在我的修煉路上,每一境界的提高都溶入了師尊的心血和慈悲呵護,帶著我走向成熟。但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和放不下的東西,距離大法造就的生命的標準還相差甚遠,但我會按照法的要求,堅定的走好,走正最後的正法修煉之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