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新弟子:億萬年等待的真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的父母是二零零八年二月得法的,而我是通過父母在今年三月份得法的弟子,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有一些心得,借此機會與同修交流,希望我們能夠共同精進!

因為在零八年之前沒有人和我講過真相,也沒接到過真相資料,所以我接觸真相是在三月份父母得法後。有一天我回家,母親給我看了《九評》的光盤,那時我才知道,原來法輪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因為我從小就討厭看新聞,也就沒怎麼受到中共媒體的毒害,所以我思想中就沒有對大法的誤解和抵觸情緒,接受起來比較容易。

第一次師父點化我是在剛看完《九評》的時候。我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真、善、忍」沒有錯,雖然那時還沒決定修煉,可是邪惡就在旁邊等著來嚇唬我。在父母家時它們不敢,因為那兒有師父法身保護;當我回到家,丈夫也去上班了,我一個人在家裏休息,大白天的都能做噩夢。

一、師父的點化

在夢中,在中學的學校樓裏,我和同學都在實踐教學樓那邊,準備上舞蹈課。忽然聽到外面有嘈雜的聲音,然後有同學跑過來說:「外面有個魔正在抓人呢,大家快跑吧!」所有人都嚇的逃命了,我也跟著跑。最後大多數同學都被抓住了,抓住就被吃掉或殺死。只有我跑到了校外,外面卻又來了一個魔!奸怪的賊笑著說:裏面是那個女魔的,外面就是我的了。它看我的皮還不錯,要扒下來給它做個人皮手機套。嚇的我拼命的跑,嘴裏念著各種其它法門的佛號。最後甚麼都念遍了也沒管用,魔還是奸怪的賊笑著根本就不怕。魔雖然抓不到我,可就是跟著我不放。後來我跑到了父母的家,正好碰到母親,我就跑到了母親身邊。魔就變化成了我的同學想騙我過去,母親看是我同學準備過去打招呼,我緊張的抓著母親向後退。在退到無路可退的時候,突然想起母親修煉了,急忙的問:「媽媽你的師父叫甚麼名字?」媽媽看著我說:「李洪志呀!」魔就立即恢復了本來面目。我說:「他也是我的師父。」然後大聲的喊:「李洪志師父救我!」當我剛喊出「李」字的時候,那個魔奸怪的賊笑就完全被僵硬代替。當我將師父的名字全喊完時,那魔紅色的臉,已經嚇綠了,真的是一片慘綠呀!我一句話還沒全喊完的時候,那魔撒腿就想跑。我似乎看到魔被定在那裏了。危險終於解除了,我趴在媽媽的懷裏放聲痛哭,就這樣我哭醒了,想起那可怕的場面,即使知道自己醒了都不敢睜眼睛。

現在想起來,原本世上的人,能在這一世當人就是為得法而來的,而這夢是師父利用魔來點悟我,告訴我末法時期甚麼法門都沒人管了,常人社會已經被禍亂的不成樣子了。就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在國內外,真正往高層次上傳功,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做。」「往高層次上傳功,大家想一想,是甚麼問題?那不就是度人嗎?」「末法時期廟裏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何況度人。」可是我不修煉師父就沒法管,因為師父是來度人的。而我能在主意識不清的夢中叫師父的名字,說自己是師父的徒兒,等於說「我要修煉大法」,已經算是得法了,有大法的師父管了。

在那之後我看到師父的法像就想哭,眼淚自己往下流,心中激動又委屈,感覺師父是我久別了的、真正的親人,在這一世終於見面了。

二、考驗──做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考驗一、煉功

在剛得法初期,丈夫還不太支持我煉功。因為我們剛結婚不久,為避免婚姻生活一開始就狀態不好造成麻煩,我只好在他不在家時煉,或回父母家煉。那天丈夫上班我盤算著,準備今天先買個錄音機、明天把煉功帶拿回家,然後慢慢的轉變他,我就可以每天在家煉功了。剛想到這,就有另外一個聲音阻止我,不讓我在自己家裏煉功。我立刻想:「你要再干擾我,我就發正念,清除你。」那個聲音立刻就沒有了。我想不行,不能明天才煉功,今天就要煉,邪惡越阻止,我就越要做。當天晚上,同修父母把家裏的大錄音機拿來,我們三個一起在我家煉功。那天有師父的鼓勵和加持,能量場好極了,同修母親還說看到了許多彩色法輪在轉。

邪惡本來是不想讓我煉功,結果我把同修父母都找來一起煉,那天不但解體了干擾我的邪惡,我也通過了第一次的考驗。

我記住師父講過:「剛得法的弟子啊,太幸運了。」「但是不會因為你才走進來,修煉的標準對你會降低,所以在修煉當中一定要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同時哪,救度眾生,起到大法弟子的作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考驗二、學法

沒過幾天我獨自在家裏看《精進要旨》,隨即就有一個很立體的聲音,直接打入我的腦中,惡狠狠的帶有威脅和譏諷的意思說:「哼,你還敢看大法的書,修煉大法?現在外面正抓人呢!你要再敢煉,就把你抓進去虐待死!」我當時很冷靜,立刻想起了師父講的法,我就和那個邪惡的聲音說:「我的師父講:‘朝聞道,夕可死。’雖然我得法晚,但是即使讓我朝聞道,夕死了,我也心甘瞑目了。」那個聲音立刻就沒有了。

不單這樣,我還感覺整個空間都發生了變化,感覺很舒服、很純淨。我悟到這大概就是師父在《精進要旨》〈拜師〉裏講的:「我洪傳即是普度,學者即為我弟子,不套舊禮規,棄其表面只見人心」「師必有法身悄然而護,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

考驗三、講真相

接著是考驗我是否敢走出去,證實法。我得法後經常告訴丈夫大法好,是正法,不像電視裏宣傳的那樣,天安門自焚案都是造假陷害法輪功的,等等。可是由於我言辭笨拙,對那一時期的事了解甚少,再加上丈夫以自己人的觀念辯解,和強烈的爭鬥心,我總是聽他在那說一大堆歪理卻插不上嘴。可是我不能放棄,因為眾生都是為得法而來的。我和他能夠在大法洪傳的這一世成為夫妻,緣份不淺,我得法了就要讓他明白大法好。

那天我又和丈夫談話,告訴他大法好。他卻轉移話題,找理由說我做事沒有長性,等哪天爸媽不煉了我也就不煉了。我告訴他說:「這是不可能的,別說爸媽根本不可能不煉,就算他們不煉我也煉。」他的爭鬥心就又起來了,來激化我說:「你煉法輪功,你敢出去宣傳法輪功嗎?外面還抓呢!(那時候正在查抄資料點)看表面上好像沒事了,其實國家根本就不容許。」聲音還帶著看透了我的意思。我想都沒想就說:「我敢呀。我就出去說‘法輪大法好’,講真相;到時我還可以說,家裏人都同意說讓我出來宣傳法,我就出來了。」他當時就愣住了,說不出話來,反倒是他聽了我的話,害怕了。在平日裏我總是說不過他,誰知今天我這麼堅定,還正好順水推舟,再反將他一軍。後來他逐漸的默認了我的修煉,還和我一起看了一遍師父廣州講法的光盤,有時還問我「打坐沒呢?」「煉功了嗎?」還知道我到四個整點要發正念,有時還提醒我時間。

我悟到如果我真的能放下生死、放棄生命,真要得法,真要修煉,誰也攔不住。正因為我能放的下那顆心,才有機會走入大法中,才能有機會成為幸運的名符其實的大法弟子。

我悟到,其實對於修煉中一系列的考驗,只要正念足甚麼都能過去,如果正念不足就會把考驗看成是巨大的關。你覺的它大,它就越大;你覺的它小,它就越小。主要是用正念對待它們,不能怕它們。

三、修煉中時時刻刻「向內找」的方法

「向內找」是師父在《轉法輪》中反覆提到的三個字,可見這三個字分量非凡。我悟到只要修煉、昇華,就永遠離不開「向內找」。

我的方法是時時刻刻向內找,並且經常注意自己思想中的執著,但是真能做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天我夢到:在婚禮上,我用手指把吹好的氣球都紮爆了,一個不留。醒後,我悟到是師父巧妙的用字的諧音點化我,要我放棄一切有求之心,放棄執著心,一點不留。從那天起無論是在學法時、煉功時,還是和別人交流時,我都會注意語言上和思想中每一個想法和念頭。

1、心不淨,不能入靜的根──執著心

在學法、煉功時我發現,思想裏總想一些其它的事,尤其是抱輪和打坐時。它體現為思想裏如萬馬奔騰一樣,連很久以前的事都能翻出來想,就是靜不下來,而看書的時候就沒那麼強烈,偶爾蹦出來那麼一個想法。我悟到「翻江倒海」的是思想業,其它大多屬於外來的干擾。而這一切都來源於──執著心。那麼要想真正「靜」下來就要先心「淨」,要「心淨」就要「向內找」去執著。

我的方法是:「向內找」,直到抓住執著找根子,直接解體它。我悟到要分清那不是自己,就表示發現了自己的不足,那是該修去的人的東西。能找到它,分清它,就是用正念看問題了;用神的一面來看問題了,所以才珍貴。

我就把自己當作真我,亂想的是假我,真我無法阻止假我亂想,那麼真我可以看著它亂想,只要它想事情,真我就抓住那個事,直接找是哪顆心生出來的執著;對應的是名、利、情的哪顆心,最後看它不符合真、善、忍的哪一個,直接清除、解體它。就以師父在《轉法輪》中「清淨心」一段,講的法為例。師父講:「你內視丹田,看那丹亮晶晶的挺好,一會兒這個丹就變了,就變成了房子。「這間我兒子結婚用,這間我姑娘住,我們老倆口住這間,中間是客廳,太好了!這房子能不能給我呀?我得想辦法把它要下來,怎麼辦呢?」人就執著於這些東西,你說你能靜的下來嗎?」這個人的思想靜不下來,如果用我那個方式「向內找」首先抓住那個房子的事,想想是甚麼心?是追求物質上享受的「求之心」和「安逸心」,進而由房子引起的歡喜心、猜疑心、爭鬥心、貪婪心這些執著恰恰都是為‘利’的,是向外去求了,是不符合法的。從利益上又暴露了對‘情’的執著,對兒子、女兒關心愛護之情是親情的執著,對老伴的愛情是情的根子,而這些都是為私為我的心,根本沒做到真、善、忍的任何一個,要立即像發正念一樣,清除假我的那些執著心,和後天形成的骯髒觀念,以及業力的干擾。然後用正念去看問題。分清真我是大法弟子,一切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修。能這樣找到根源解體它,那些思想就再也不會出來干擾我了,因為執著的‘根’已經解體了。反過來說,包括舊勢力和任何邪惡也沒辦法鑽空子,利用我的執著來干擾我了。

2、去執著心從一點一滴做起

我是這樣做的,平時就要注意語言上和思想中每一個想法和念頭「向內找」,還要讓自己多裝好的東西。

師父安排我們在常人中修煉,還要有自己的工作、家庭,所以我們不能不聽、不說、不看。但我們能「向內找」把這些從小聽進去的,也就是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和業力解體。不光是這樣,我們每天在社會上所接觸的都是壞東西,還要防止無意中又被灌進壞的東西。這是我現層次悟到的。

去執著,裝進大法。

比如說在家裏我負責做飯,所以一到該做飯的時候我就想,吃甚麼呢?丈夫愛吃甚麼呢?今天做點甚麼好呢?然後我就立刻反映過來,抓住這個貪吃的心立即「向內找」,首先,我沒做到口斷執著,所以才有貪吃心;其次是對丈夫的關心、依賴心、愛情和情的根子以及為私為我的心。然後看看沒符合真、善、忍的任何一個,立即發正念解體它們。然後再去做飯,不帶有執著心的去符合常人狀態的修煉。

在做飯的時候思想也靜不下來,別看我的手沒閒著,腦袋可覺的自己挺閒的,它可不想靜。經常會出現一些其它的常人事來干擾你,菜米油鹽了,漂亮的衣服呀、以前看的電視劇情節呀或者親戚、朋友的事呀。這些思想恰恰都是滿腦子的後天觀念,以及業力或外來的干擾,是修煉中要去掉的人心,正好出來甚麼我就可以抓住甚麼,找執著的根子,清除它。這是一個方法。

還有一個方法是背師父的法,隨便甚麼都行。我悟到在背法的同時就是解體這些東西。我通常是背《洪吟》中的詩,因為詩是一首一首的,免的炒菜忘記放調料;而且不光做飯,甚麼時候都可以背,洗衣服、拖地板、睡覺前、起床後、走路、買東西等等都可以背,只要想起來就可以背。最主要是在不干擾工作的同時,別讓自己頭腦閒下來,抑制不好的思想,別讓它有機會亂想。讓腦子裏裝滿大法,讓主意識強起來,正念才能強,才能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以大法為標準衡量每一件事,只有自己時時刻刻都在法上,才能減少不必要的干擾和迫害。同時做好我們該做的事。

「聽而不聞──難亂其心」

想要做到師父講的「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我還是用「向內找」的法寶。當我的同事、親人包括同修,在與我聊天、訴苦、包括切磋的時候,我都要仔細的聽,不過仔細的聽可不表示認同他們的話,因為一切要用大法來衡量。我會仔細聽他們說的那個事,是哪顆執著心引起的。對應著名、利、情的哪顆心,符不符合師父講的法理。不符合就是錯的,壞的東西。然後先看自己有沒有像他一樣的那顆心,有就立即解體它。那麼自己也就沒有灌進去不好的東西,不被壞的東西污染,還能讓自己昇華,解體那些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和業力。

如若是一起切磋的同修,用這樣的方法「向內找」可以幫助他在法理上認識自己,從而得到昇華,也可以發現同修誤在哪裏,不符合師父講的哪段法。讓他自己去看那段法,自己去悟。而這一切都是「向內找」的功勞。

師父講「真正修煉,就得向心去修,向內去修,向內去找,沒有向外去找的。」(《轉法輪》)只有讓腦子裏裝滿大法,才能永遠站在法理上認識事物,也就是師父講的「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才能使你昇華上來,這個宇宙的特性就起這樣一種作用。」「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轉法輪》)

四、舊勢力的干擾

有一段時間因為一些瑣事我漸漸減少了背法,甚至快忘記了要背法,主意識沒那麼強,經常被舊勢力干擾。

1、色

色是舊勢力眼中最壞的東西,修煉後在這方面是否純潔,也是舊勢力緊抓不放的關鍵。

有一天,一個結婚前曾交往過的異性給我打電話。開始我覺的納悶,找我有甚麼事呢?他電話裏東一句西一句,老問一些我的近況,還要我出去見見他。我想也許他是真有正事需要幫忙,就一再問他是否有要緊事。他說沒有,就是想看看我。我就覺的不太對勁了,推辭說有事要忙,拒絕了。放下了電話,我仔細想了想,為甚麼他會找我呢!已經很久沒聯繫了,還是我婚前好幾個月通過話。他說讓我結婚的時候通知他,可是他的婚禮並沒通知我去參加,出於禮尚往來的想法,我也沒有告訴他。現在我們都是成家的人了,他找我幹甚麼呢?不是很奇怪嗎?想著想著突然想起,他在以前說過,希望能有一個情人。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圖。

後來他又打電話來,我問他有甚麼事。他很不耐煩的說:「怎麼的,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啦?」我直接告訴他「不行」,並且告訴他「以後別再給我打電話了,我不想和你聊天,也不想聽你說話。」也許他沒想到我的語氣這麼強硬,愣住了。電話那端沒有聲音,我再也不想聽他說話了,就掛了電話,之後他就沒再打擾我。

事後我把事情理順,遇到這樣的事,那些在婚後出軌、對丈夫不忠,是我骨子裏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所不容許的。即使在我未修煉以前也是這樣的思想,只要嫁人了,就要從一而終,不能在這方面出軌。

再從修煉人的角度說,大法對我們的要求就更為嚴格,我們修煉要過的第一關就是色關。而且色關還不只一次,要多次過關的,可見它位置的重要性!

師父在《精進要旨》的〈修者忌〉裏講的:「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

可見這樣的人連一個好人都不是,還如何能做個修煉人?還怎麼修煉?色是修煉人的大忌呀!所以一定要堅決否定它拒絕他,堅決解體在這方面的一切干擾。不管這是師父安排的過關,還是舊勢力有意安排的干擾。作為一個修煉者就應該有一個修煉者的標準;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就應該有一個大法弟子該有的樣子。因為在那一刻會有無數的生命在看著我的抉擇,有無數雙眼睛在看著我的表現。在那一刻,一切都不容有失!

2、夢魔的干擾

在那之後一段時間裏,正好是奧運前夕,我幾乎是每天都胡亂做夢,有的能記住,有的記不住。還記的有一個夢是和丈夫生氣在回娘家的路上,有人拿著一朵花,拉住我問「要嗎?」我問他「這是甚麼花?」他說的花名很好聽,似乎是‘蓮花’,我仔細看了看那花,是黃色的,葉子有點細,很密一層一層的。然後說「我還以為是菊花呢!」那人很生氣,我說不要那花。他雖然生氣,還是跟著我走了很遠。後來變成了一個推銷保險的。然後那個夢就越來越走味,最後竟然強制並強迫我,在男女方面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我掙扎著醒了,醒後就立即坐起來雙手結印,先向內找去執著,然後發正念,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干擾和迫害。我是大法弟子,堅決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

可是這樣也不行,沒過幾天又在反覆。那天我早起煉完功之後想回去休息一下,剛坐到床上,拉過被子來。在我腦海裏、又像是心裏,傳來了一個年輕男子的詢問,感覺聲音很熟悉,很和善的問「要是睡著了做夢怎麼辦?」我想起了法,就在心裏回答:「沒事,只要一開始做夢就說‘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果然我剛迷糊就像要開始做夢似的,我就說「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又迷迷糊糊的,還是如此,夢剛要開始,來不及看清場景我就說「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這樣反覆了好幾次,在我似睡非睡之中,清晰的聽到了一個略顯蒼老,略顯害怕而又焦急的聲音說:「這主意識太強了,也打不進去呀!」我感覺到自己慧心的一笑,然後進入了睡眠狀態,一個好覺睡的非常香,甚麼夢都沒做。

我想這就是弟子的正念強,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闖過去就昇華了,師父就可以把它隔開,再也不能來找藉口干擾我了。後來在切磋時我把這件事告訴了身邊的同修,我的同修父親也用這個方法在夢中直接立掌,說「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銷毀了在夢中干擾、恐嚇他的邪惡。

現在我又漸漸的恢復了背法,因為只有弟子時時刻刻在法上才能正念強,才能在遇到事的時候想起師父講的法,用法去衡量一切,用「真、善、忍」來分辨善與惡,糾正一切不正的,銷毀一切邪惡的。

五、「向內找」對講真相的幫助

「向內找」是師父賜給弟子的法寶,他是能使人跨越成神的唯一捷徑,是時時刻刻都能用到的妙法。養成了經常「向內找」的習慣,他漸漸成了我講真相及平時與人溝通的慧眼。當和人講真相時,雖然我暫時經驗還不太足,但是我發現每當和別人溝通時,不管他是修煉人還是個常人,我都能抓住他言語中所執著的東西,從而順著他的執著講他喜歡聽的話,雖然不一定所有人都退,但是幾乎每個人都會和我說一聲‘謝謝’。就是這兩個字真的很珍貴,因為這是他明白一面對大法的肯定,對大法弟子正的認識。

1、針對人的執著心講

我從人的執著心方面總結了以下經驗。

現代的人一般自私心比較強烈,做甚麼事要先考慮自己的好處,就連找工作都是還沒看用不用他呢,自己就先擺好條件了。所以講真相的時候,就儘量講符合他們自私心理的好處,講對他們百利而又無一害;既方便又快捷。我大多告訴他們只要同意點個頭就退了,囉嗦了反而會引起他們的猜疑心。

年輕人大多都受無神論的毒害,但是好奇心重。我多講在明慧網站上看到的神奇事來引導他們三退,或者用實例引起他們對現實社會殘酷的不滿。

女性一般虛榮心、顯示心較強,如遇到女性一般先誇她漂亮,要是長相一般可誇她的髮型、衣服、飾品等等,等她開心的和你聊天再轉移話題,把她領向三退的大門。有孩子的一般都對孩子溺愛心強,從孩子方面入手比較快。

老年人一般都惜命如金。只要講出對他們生命的威脅,一般都會點頭退。也有的經歷過解放時期和飢荒年代,對現在的年輕人作風不滿;對現在的無官不貪、官官相護,本來就無奈的怒不敢言。也有退休前下崗,人過半百還為生活所苦,日日奔波勞碌的人。一般老年人明事理的和他講××黨的惡毒、人類滑坡的道德敗壞,他們都會真心的點頭。說到「真善忍好」的時候他們都會記住並點頭。當然也有怕心重的、頑固的,不管怎麼樣,講過的就比沒講過的好。有一位同修和我說過,講真相就像扒包心菜,講過的就會扒下去一層,再遇到其他大法弟子講真相再扒一層,直到他明白為止。

2、面對面講真相

面對面講真相,我有時會採用順著話題引導的方法。講他們能接受的,點到為止,只要認同了,明白了真相就行,免的說的過多,超出他所能接受的範圍。

我們這個地方機動三輪車多,我出門經常坐,於是我就和他們講真相,有一次遇到一位老大爺,臉上爬滿了皺紋。我上車之前說的要去的地方老大爺還猶豫了一會,上車後他告訴我那個地方他已經三天沒敢去了,因為現在正抓開三輪車的呢!而且抓到就罰款一千元。還把車上焊的棚子,都拿走不給他。我看是個好機會,就問都甚麼地方管抓車呀?老大爺就像背誦一樣,說出一大堆的單位名稱,其中能管到機動車行駛的就一個交警大隊。其它的我連名字都很少聽到。我就順著他的不滿說××黨的腐敗。

我說:「現在都是無官不貪、官官相護,人家說罰款就得要多少交多少。老百姓想找個地方說理都沒有。」老大爺嘆了口氣說:「是呀,你說我光明正大的開車,我一沒偷二沒搶的,我犯了哪條法律了。再說罰款一千元呀,我得掙多久呀!(跑一趟兩至三元錢)他說罰就罰,不交就不給車。」

我聽著老大爺的心聲,明白他是個正直的好人,他是在和我倒他的苦水呀!我說:「大爺,現在不公平的事太多了,老百姓一沒錢、二沒權受欺負了也不讓說,你去告狀就會把你打個半死,沒處說理去了。到處都是腐敗的貪官污吏××黨就是這麼惡呀。」大爺說「現在就知道是這樣也沒招呀!有個當官的貪污了三千七百萬呀!這樣的人被抓了還能判死緩呢,還哪來的公正了,就是有錢都能買命了。」大爺嘆著氣,一臉惆悵的說:「姑娘呀,我哪怕是能有三萬塊,我也不出來幹活了呀!」

我想這位老大爺是個安守本分的好人,這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有緣人呀!我一定要再加把勁。我說:「大爺這個××黨就是惡,它壞事做多了天都會收拾它的,前些年六四血案,學生去靜坐反腐敗,他們只是手無寸鐵的學生,只是希望國家能變好不再腐敗,××黨居然動用軍隊並且派坦克掃射了所有的學生,它們還哪來的一點人性了?」大爺點著頭,認真的聽著我說的話。我繼續說「再說前幾年鎮壓法輪功,大法是修「真、善、忍」的,而且修煉的都是老百姓,很多人病都好了,法輪功哪點不好了?其實說白了不就是大家都看大法好,最後中國人有一億人煉。××黨就是惡,它害怕「真、善、忍」,就鎮壓了嘛?」大爺說「對」,並且用力的點著頭。

我就接著說:「你看現在天災人禍的,又非典、又地震的。不就是××黨自找的報應嗎?天理都不容它。現在人人都退出黨、團、隊保平安呢!人家說天滅的是腐敗、邪惡的××黨而不是中國人,可是入過黨、團、隊又不退的,就是願意做××黨的人。你說天要滅它,不退的不就是要和邪惡站在一邊嗎?能不跟著遭殃嘛!大爺你入過黨、團、隊嗎?」

大爺神情莊重的搖著頭說:「沒有,我可啥也沒入過。」很明顯,大爺正急著撇清和那邪黨的瓜葛。我笑著說:「沒入過更好,那大爺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難來時保平安。」大爺「嗯」了一聲,微笑的點著頭。我接著說:「平時你也可以在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身體健康、事事順利,得福報。反正咱們自己在心裏念的誰也不知道,也管不著。」大爺邊點著頭,邊笑著說「好。」我的話音剛落,車就開到了地方。我向大爺道了別,大爺和我說「慢走」,老大爺那張爬滿了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眼神裏充滿了感激,就是帶著這樣的眼神,大爺的車停在那裏默默的目送我過了十字路口。

在處處都有大法弟子的中國大陸,在邪黨眼皮底下的中國大陸,又有一個明瞭真相的人,又從舊勢力手裏搶回來一個人。只有大法才是真正的舞台,只有大法弟子才是真正的主角,只有正念正行才能做好三件事。那是大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和義務,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有這樣的榮耀。想起我曾在很多次與有緣人面對面,卻以種種藉口沒有講真相,等呀蹭啊,真是十分懊悔,可是我現在不能懊悔,也沒有時間給我懊悔用。師父講:「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沒有做好就趕快「向內找」,爬起來做好它,讓大法賦予我們的「正」,去做正、走正證實法的路。

師父講:「千百年,億萬年,不管是為了甚麼他來到了這裏,其實都是在等著最後這一天,不能因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們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所以就算是再難扒的「包心菜」我們也要一層一層扒到心。

在得法的這數月裏,同修父母經常親戚朋友的四處講真相,許多親人、朋友因為我們得法而了解了真相,帶上了護身符,還有些也走入了修煉,還有我的同學、路上碰到的有緣人,也明白了真相,等到了「千百年,億萬年」等待的真諦。正因為我得了法,才使我從小到大一直在腦子裏想的,那些我認為存在卻無法證實的一切得到了解答。只有大法才能使我從小到大一直問自己「人為甚麼要活著?我活著幹甚麼?」的問題得到答案。我覺的這是我活的最有意義、最真實的日子。

通過我的得法,也證實了多年修煉的大法弟子的偉大。正因為有大陸這些「心不動」堅定實修的老大法弟子,才有越來越多的人明真相,才使更多的新弟子走入修煉。也希望我的修煉心得能對多年修煉的老大法弟子有所推動,成為同修講真相的動力。並且希望能對其他新得法的同修,在修煉上有所幫助。師父講過得法不在先後,主要是修你那顆心。所以希望同修都共同精進走好證實法的路。

以上是我得法數月來的心得,個人所悟層次有限,如不正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