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我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正月,我們地區第一次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去了。師父慈祥的目光感動了我,偉大的法理折服了我。第一講下來,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先是發高燒,全身從骨頭到肉,皮膚都疼的很厲害,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一點也沒有害怕,早上起來,燒就退了,全身體特別輕鬆。我體悟到了大法的神奇,心裏無比喜悅和激動,並由衷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從此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從一個常人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路。

第一個學法點

剛開始同修們只是在一起集體煉功,隨著學法煉功的深入,我認識到時間的緊迫,想到師父要求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於是腦中產生了在我家成立學法小組的想法。修煉前,我的身體特別不好,心臟病嚴重,隨時有生命危險,我還做過宮外孕手術,死裏逃生,我的身體弱不禁風,單位同事都叫我「半拉命」。得法後我身體發生巨大變化,病痛全好了,家務活都能幹了,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非常支持我修煉,有的也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尤其我丈夫特別支持我。當我提出要在家裏集體學法時,他二話沒說高興的答應了。我們的學法小組就這樣順利建立,這也是我市建立的第一個集體學法小組。從九六年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我們的學法小組從沒有停過。來學法的人越來越多,二間房子的炕上、地上、廚房都擠滿了人。後來不得不將學法小組分出去另外建立新的小組,就這樣,每當學法小組人太多時就分出去一個,再分出去一個,一分再分。在這種環境下,我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感覺個人提高的飛快。在單位我多幹活,和同事和睦相處,同事們都親切的叫我「法輪功」。同修們也都按法的要求做,聽師父的話,真是都在勇猛精進。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是個讓全世界的人都感到震驚和恐怖的一天--惡黨開始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師父,誹謗大法,並大批抓捕大法弟子,下令不許再煉法輪功,並開始不擇手段的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天理絕不容!

上訪講真相

「七•二零」以後,面對整個國家機器的打壓、欺騙,經過不斷切磋交流,許多大法弟子捨生忘死歷盡艱險到北京上訪,希望讓不明大法真相的中央政府了解實際情況,糾正錯誤。

二零零零年年初,我們七位同修踏上去北京的火車,心情既激動又有些緊張,因為我們聽說,去北京的同修有很多被抓了,有很多不知了去向。當時我的心態不是很純淨,一顆怕心讓邪魔鑽了空子,結果在半途中被惡警抓住,並強行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罰款三千多元。我不停的給惡警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他們被惡黨毒的太深,不停的大罵,說些骯髒的話。那時在拘留所裏被關的大多都是上訪的大法弟子,我們彼此鼓勵,一起學法煉功,背法,用我們的實際行動和一顆顆真誠的心感動那些警察,有的警察明白真相後,還讓我們教他們煉功,真是大法救度有緣人啊!可惜的是,這樣的警察畢竟是太少了。

從拘留所裏出來,壓力從四面八方一齊壓了下來,不讓我再學法煉功,派出所警察常來干擾;孩子哀求我,怕我再次被抓;丈夫從當初的支持變成了極力反對;父母哭著求我放棄大法;領導威脅「再煉就開除」等等,等等。開始我決心很大,不為所動,並不停的給他們講真相,可是隨著惡黨迫害的不斷升級且越來越邪惡,開始傳來消息說××同修被迫害致死了,××被迫害致殘了,致瘋了,被開除工作、學籍的更多了,我的壓力隨之也更大,同時怕心出來了,加上親情的干擾,自己慢慢放鬆自己,開始過起了常人的生活,還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心性在快速下降,現在想起來真是痛悔不已。

大法修煉,不是治病。當我脫離大法後,業力自然就會返回到我的身上。我的身體開始出現病狀,最嚴重的一次竟不停的流血長達兩個月。開始我並不害怕,沒當回事,心裏還把自己當作大法學員,想自己是在消業,沒事,可是不學法、不煉功、不講心性,還做錯事,那早就不是大法弟子了。一個多月後越來越嚴重,血越流越多,臉色一天不如一天,身體瘦的嚇人。我開始害怕了,家人把我送進了醫院,我開始打針、吃藥了,把法全忘了。那時我早就是個常人了嘛。

可是說來也怪,針越打我的病越嚴重,到後來我竟然起不了床了,甚至有一種要死的感覺,連睜眼的力氣幾乎都沒有了。不過當時我心裏非常明白,我想到了師父,想起師父的大法,「有的老學員說:老師,我怎麼哪兒都不舒服,總上醫院去打針也不好使,吃藥也不好使。他還好意思跟我說!那當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嗎?」想到這段法,我心裏忽然亮了一下,我還要修煉大法,我還要做一個修煉人!我拿起《轉法輪》開始從頭大聲讀,越讀感覺身體越舒服,我的眼淚如泉湧般的往下流……,一遍《轉法輪》讀下來,我的身體明顯好轉,血不流了,人也能下地了,動功也能煉了……,是師父、是大法再次救了我,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從此我從新回歸修煉的路,從新投入證實法的環境中。

再次成立學法小組

二零零六年,已經間斷快十年的學法小組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在我家從新建立起來了!那種喜悅、激動的心情,真讓大家感動。我們又回到了「七•二零」之前集體學法的狀態,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切磋,互相促進,認真做好三件事。

集體學法的環境好了,同修們心性提高的也就快了,向內找、向內修,常人中很長時間無法解決的矛盾在這個環境中一下子就化解了。原來不敢出來做真相的同修也搶著要真相資料,大家挨家挨戶的散發《九評》、大法真相傳單和貼粘貼,並走出來面對面勸三退救世人。

大法的神奇和世人的覺醒

二零零七年年底,丈夫被單位調到南方支援雪災,臨走時我告訴他要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師父會保你平安,他點頭答應了。結果第二天他們去的人中就摔死一個,摔傷二個,而他平安的回來了,毫髮無損。是大法保護了他。

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一,公公病的一下暈死過去,那場面真是嚇人,後來雖甦醒過來,但他自己說「不行了」,要求穿壽衣。鄰居和醫生都說準備後事吧!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全家哭成一片,亂作一團。公公的臉色蠟黃,就和燒紙的顏色一樣,厚厚的舌苔,連口水都不能喝了。當我的心穩定下來,我就走到公公身邊念「法輪大法好」,並輕聲告訴他一定要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

偉大慈悲的師父再次把大法的神奇展現給了我們:兩天後的初三晚上,公公突然開始大聲喊:「法輪大法好!」一遍接一遍不停的喊了整整一個晚上。第二天早晨,公公的臉色恢復正常,厚厚的白舌苔消失的無影無蹤,開始要喝水,吃粥,還告訴來看他的鄰居是法輪大法救了他。這一奇蹟對鄰居震動很大,讓他們心服口服,他們都明白了,公公的起死回生,全都是來自大法的威德和慈悲。都說大法太了不起,太神奇了!

我和同修把握住這次機會,密集的給來人講真相,勸三退。

公公的兩個弟弟從南方來看望哥哥。我開始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他們都帶著嘲笑的表情看著我搖頭,還說些難聽的話,他們中邪黨文化的毒太深了。我在心裏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他們背後操控他們的一切邪惡,解體共產邪靈惡的一切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同時也嚴格要求自己,讓他們從我身上看到,大法弟子就是與常人不同:我和平時一樣精心的護理公公,每天給他洗臉、擦身、餵飯、接屎接尿,幾天下來他們被我感動了,兩個叔公流著眼淚對公公說:「哥,你真有福,有這麼好的兒媳婦。」我笑著說,因為我是學大法的,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弟子對誰都要好,講慈悲。他們開始罵惡黨,說這電視演的都是騙人的。這時,我就再次給他們講三退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要三退,他倆都樂呵呵的退了,還說回去要給家人講,讓家人都三退,他們嘴裏還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

目前,國內的修煉環境還是很艱難,然而對沐浴在浩蕩佛恩中的我們,那苦難算得了甚麼呢?我們只能努力學好法,全力做好三件事,更多的去救那些身陷危險的迷中眾生,才能對得起我們偉大的師尊!

粗淺的一些體會,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