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法中努力的過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修煉是嚴肅的,師父給了我們這麼好的修煉環境:在常人中修煉,最方便,也最難。工作中,生活中,隨時都可修。師父說:「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時刻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過好每一關,都是一次心性的提高。

我理解:關關都過好了,久而久之,大忍之心就出來了。可是談何容易。悟性不好的時候,往往打開書本學法時,知道自己是修煉人;走向社會就成了常人。想起自己是修煉人時,對待一切事情都很平靜,不動心,都能過的去。忘記自己是修煉人時,遇到事那個心就守不住了,一觸即發,生氣、鬥氣、看不慣,心理不平衡等等,反正老大不舒服。修煉難,難在精進常在。修煉苦,苦在修心。學法要把自己溶於法中才是真修,平時要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遇事才能善待善解。

比如我辦公室有個同事,喜歡拍馬屁,總是圍著領導轉,走上層路線,要麼不幹事,要幹一點事就在領導面前嚷嚷,怕領導不知道,總要撈點好處,正應了那句話:會哭的孩子有奶吃。領導讓幹甚麼事,跑的飛快,其他人指揮不動,對用的著的人就跟他親近,用不著的人不理睬,凡事總愛動心眼。我實在看不慣,不大理他。修煉以後,改變了態度:他是常人,常人甚麼樣的人都有。我是修煉人,應以慈悲心對待眾生,大度能容天下難容之事,這算甚麼?工作中該怎麼配合就怎麼配合,對那些不好的東西不屑一顧。這樣一來以前那些不舒服的感覺沒有了,障礙在兩人之間的不好物質沒有了,關係也顯的融洽了。

有一次在上班途中,有一輛摩托車走錯了方向,撞上了我的自行車,把我撞倒了,那人有些不好意思,我剛說了一句:你是怎麼走的?馬上想到自己是修煉人,看他上班著急,而我快到單位了,就說:「沒事,你走吧。」其實我的自行車前輪撞壞了,轉不動了,修自行車的也沒辦法,但我這樣處理一點也不後悔,覺的自己又過了一個心性關,只是後悔當時沒有和他說我是學法輪功的,話到嘴邊都沒敢說,怕別人知道。現在想來,對不起師父,失去了一次證實法的機會。

有些關也沒過好,比如家庭生活中有時出現一些矛盾,倆口子都是修煉人,按說遇事更好處理,可是正因為都是修煉人,我為甚麼要讓你?你是怎麼修的?甚至還氣的不行,現在想來,那一氣,不是把對方當作修煉人,把自己當作常人了嗎?那是降低了自己。遇事向內找才是修煉人。

從同修交流文章中,看到「講真相也是修自己」,在這方面,自己沒有修好。比如說,我煉功所有的親人都反對,有的甚至說我活的不耐煩了,和共產黨作對沒有好果子吃;還有的說,放著好日子不過,找事。他們都不明真相也不願意去了解真相,不是相信共產黨,而是怕共產黨。我跟他們講真相都不聽,也不讓我出去說,現在都離我遠遠的,害怕我影響到他們。我很矛盾,他們也是要救度的眾生,但對他們一講就讓我閉嘴,在他們面前講不了,在周圍也不敢講。現在認識到主要還是自己怕心太重。怕甚麼?怕別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影響到他們,他們會恨我。其實這都是常人心。修煉是最正的事情,修煉人也是最堂堂正正的,一正能夠壓百邪!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叫他們左右了?今後我一定修好自己,抓緊時間突破他們對大法的偏見。

最近,邪惡在我單位對大法弟子進行了迫害,抓走了六個大法弟子,並非法勞教。有的同修真的被嚇倒了,不敢走出來講真相了,這個工作不能停,這一方人還要救度。我加入了這個行列,走向了農村,田間地頭,去掉怕心就能走出來。共產黨窮途末路,沒有甚麼好怕的,要抓緊時間救度眾生,修好自己圓滿把家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