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真正的走在神路上的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上海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多歲了,在奧運期間,邪黨惡徒綁架了成千上萬的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的一個。下面就把我被綁架一個月的經歷告訴大家。

一、難中師父一直保護著我

記的那天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誣陷後,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我拒絕說出真相幣的來歷,惡警就把我劫持到看守所。惡警非法提審時,把我關在一間大房間裏進行人格侮辱和折磨,惡警三個一班,兩班一輪,軟硬兼施,一晚上不讓我睡覺,當我太困、眼睛不由自主的閉上時,他們就敲桌子並大聲的喊叫。當我提出要上廁所時,惡警說不講就不准上廁所。就這樣,我被憋的十幾個小時不讓上廁所,腿腳都腫起來了。

惡警見折磨了我一個晚上我還是不開口,就大發脾氣,一惡警威脅叫道:「知道你很頑固,我們早有準備,準備陪你,一日不行兩日,兩日不行三日。」邊說邊朝我走來,我看他手裏拿著一本報告紙把它捲成圓筒,突然用這個圓筒狠命的捅我的臉和下巴,一下又一下的。我當時心想:「我欠你的,我還債。」就這時,我聽到耳邊一聲輕輕的嘆息聲,我馬上在心裏說:「師父,我錯了,只想著還債,這是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慈悲的師父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替我承受著一切。

二、二小時血壓正常

第二批警察來接班,他們換了一副面孔,來軟的,同意讓我上廁所、吃早飯,可還是不讓我睡覺。他們偽善的勸我,說:「你快點把問題說清楚,把案子結了,否則他們又要來了,他們買了蚊香,點在他們呆的房間了,你這沒有,讓蚊子來咬你,你會吃不消的。」我當然不說。我就發正念,請師尊加持。後來警察發現我臉通紅,叫獄警給我量血壓,說是165,於是匆匆結案把我弄回監舍。回監舍後,獄醫、管教來給我量血壓後,讓我吃藥,我拒絕了。他們說:「血壓太高了,你不吃藥,出問題我們承擔不起。」我說:「我睡二個小時就好了。」同監的人給我鋪好床,我倒下就睡著了。二小時後,他們拿著血壓計和藥來了,我也醒了,一量結果,正常。真是神了,獄醫和警察相視無語,同監的在押人員豎起了大拇指。讓每個在場的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三、紙幣上的字消失了

因為惡警在我的小包裏非法抄出了幾張真相紙幣,當他們要到我家非法抄家時,我惦念著一百八十幾張真相幣,心裏默默的請師父加持,讓紙幣上的字全部消失。在以後的非法提審中,惡警也不提真相幣的事,我被非法關了一個月後回家了。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去看那些真相幣,發現上面一個字也沒有,真是太神奇了。

通過這次過關,我想了很多,為啥在魔難中要消極承受?為啥不用神念阻止惡人行惡?這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雖然三件事在做,但一直不敢把自己視為神,總認為我離神還差遠了,說明我信師信法不夠,正念不足,所以讓慈悲的師父操那麼多的心,替我承受了那麼多。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我只有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不斷的去執著心,做個真正的走在神路上的人,跟師父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