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貧富差距」更可怕的差距是甚麼?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西方人經常提出一個疑問,為甚麼中國經濟增長那麼高而老百姓反抗還那麼多。反抗多到甚麼程度呢?新華社下屬的《瞭望》新聞週刊引述官方統計說,2006年中國爆發的群體性事件超過9萬起,「並一直保持上升勢頭」。面對「管制危機」,中共媒體上再一次出現了關於「效率和公平哪個優先」的討論,很多人把「不公平」等同於「貧富差距」,顯然這是很不完整的。

其實,特權和既得利益集團,一方面利用他們的「權力」,肆意妄為,視法律為兒戲,維護其貪污腐敗、吃喝嫖賭、賣國求榮的「奢侈權利」;另一方面,強行壓制普通百姓追求言論和信仰自由的「基本權利」,造成了整個社會的正義不彰,道德淪喪和不公平──這種「權利差距」,才是比「貧富差距」更可怕的差距。正是「權利差距」的存在,造成了「貧富差距」的不可克服。

在中共黨文化的長期影響下,有人用中共的所謂三十年的急功近利的表面櫥窗經濟發展來掩蓋整個社會正義的全面喪失,甚至對這種「權利差距」泰然處之,不但不去反思如何消除「權利差距」,還不自覺的為中共的惡行背書。如果說腐敗是經濟發展過程中難免的一個階段性的現象的話(且不論這話對不對),殘酷鎮壓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難道也是經濟發展中必然出現的一個現象嗎?當然不是。既然不是,為甚麼要用所謂的經濟發展來為這場鎮壓找藉口呢?或者說,因為經濟有了發展,就對反對這場迫害的行為看不慣呢?要想消除中國社會的「權利差距」,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當務之急。

維護「真善忍」,就是維護基本的道德。想一想,中國面臨的那些不公平的社會問題,從根子上講,是不是都是因為缺失了「真善忍」造成的呢?法輪功是修煉,無意對社會如何,但客觀上能起到提升社會道德的作用。對這場迫害漠不關心,其實,長遠來說也是對自己的未來漠不關心。

可喜的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努力,得到越來越多人民的認可。這些年廣泛興起的民間維權運動,就是中國民眾覺醒的好兆頭。越來越多的律師公開站出來,維護自己作為律師的基本權利,頂著壓力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更讓人看到中共在全民反迫害中解體的必然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