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性的金融危機與人類的道德危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五日】面對今年以來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以及伴隨而來的經濟災難,各個國家的政府和各行各業的精英們在努力尋找種種應對的辦法。一位經濟學家在談及西方政府救市中所採取的國有化措施時,提到了這是在用政府的信用來拯救已被破壞了的市場信心。其實我覺得從這句話中能夠引申出這次危機的實質,那就是因為人類的道德下滑所帶來的信用災難。

一直以來西方經濟的良性成長有賴於其形成的信用社會,人們相信那些職業經理會秉持著職業道德,讓企業健康的成長;而民主制度下選舉出來的政府則會對大多數選民的利益負責,有效的監督那些大企業及金融機構。但顯然一些從業者開始濫用民眾對於他們的信任,從事投機買賣;而西方的政府,也在利益的驅動下,漠視公平的市場規則,漠視商業道德,未能進行有效的監管,最終導致了泡沫經濟的形成及目前的破滅。但走到這樣一個極端的地步難道僅僅是以上環節出了問題麼?

在我看來,本次災難的爆發其實是由人的慾望膨脹、貪婪引發的。就一個正常人的心態而言,其對於財富的獲取應該是建立在自己為社會創造了多少財富的前提下。但顯然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如何通過資本市場的炒作去獲得高額的回報。一個社會的財富是有限的,當大家不是去創造財富,而是去從事一種資金遊戲的時候,泡沫的出現和破滅是必然。當然在這樣的過程中,有人能掙到錢,但在我看來,這與賭博沒有甚麼區別。

甚麼樣的選民會選出甚麼樣的政府;甚麼樣的投資者,會選擇甚麼樣的機構和產品。當一個社會相當一部份人熱衷於這種賭博的遊戲時,又怎麼能指望那些負有監管責任的人能履行職責呢。

當西方政府為了獲取經濟利益而可以對中共政府對於人權的迫害漠視時,毫無疑問,在道德和金錢面前他們選擇了後者,既然秉持了這樣的原則,他們在處理本國的事務當中也很自然的會做出相應的抉擇。而這樣的人能夠持續獲得自己選民的支持,那麼選民們就必須承擔由此引發的後果。

中共政府這些年來不僅鎮壓自己的國民,同時向國際社會也輸出了大量的問題商品,SARS、禽流感等疾病、以及諸多國際問題。面對這樣一個流氓政府,任何一個有著倫理道德和社會責任感的人都有義務去抵制。但遺憾的是,我們看到,就在今年,為了獲取商業利益,在很多口口聲聲維護人權的國度,政治家和國家元首們以各種情願和不情願的姿態跑去北京,事實上去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專制政府喝彩。這種信號帶給自己國民的是經濟利益壓倒一切,在這種社會環境下成長起來的西方的下一代們又會如何回報自己的社會呢?

既然國際社會面對奧運開幕式上小女孩的假唱能夠視而不見,那麼他們自己的公民也同樣可以為了矇騙投資者而偽造報表;既然可以容忍自己的政府面對大量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政府屠殺而置之不理,那麼這些公民就得理解,自己的政府同樣可以對那些金融寡頭為一己之利而敗壞國家經濟信用的惡行開綠燈。當跨國企業聲稱為了適應中國的市場規則而不得不採取回扣、賄賂等手段時,當yahoo可以為了在中國做生意而出賣客戶的信息給中共政府藉以迫害中國公民時,你能相信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度裏就不會做出違反職業道德和本國客戶利益的事麼?

沒錯,當中國的企業可以用含有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戕害自己的下一代時,在美國因之而死的僅僅是寵物。似乎有著很大的差別,但我要說的是,當準則被破壞,當人性的光輝被玷污、當人類共有的責任被遺忘、當人類的道德底線被突破後,還有甚麼樣的事不會發生呢?借用一句話,「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為我們每一個人」。

尊敬的朋友們,對於席捲全球的這場危機,我絕沒有一絲幸災樂禍的心。我只想讓大家理解,在紛繁複雜的技術層面背後,問題的實質很簡單,那就是人類作為一個整體,在承受著道德淪喪後引發的苦果。如果不解決道德層面的問題,而僅想著如何加強監管,根本不可能制止一次又一次災難的發生。

而對於我的中國同胞們,希望大家更清醒一些。西方社會畢竟還有著幾百年來形成的信用社會基礎,西方的民選政府畢竟還保有國家信用,即便如此,面臨這場危機時都表現的如此脆弱。而中國呢?股市的爆漲、爆跌,房地產的瘋狂,醫療和教育界奉獻精神的淪喪,這些的背後是政府黑手的存在。能指望這樣的政府會為國家和人類做出甚麼貢獻來?

不要認為在中國發生的迫害與你們無關,如果人類不提升自己的道德水平,我們會有甚麼樣的未來呢?只有徹底拋棄中共邪黨以及其所信奉的邪惡邏輯,回歸傳統的道德規範,中國才有希望,人類和世界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