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親歷大法海外洪傳看中原油田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四日】我們中國古人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可現在有人說:沒有天理,現在善人被欺,惡人得勢。這不能怨老天,要想想自己的心正不正,沒有正義感的人,別說神看不起,就是人也看不起,這樣的人怎麼能得到神佛的保護呢?善良而有正義的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那還是我修煉大法以前的事情。

記得有一次在火車上看見一個小偷正拿刀片割一個農民衣袋,我看見了開始不知如何是好,周圍也有很多人看見,他們還像看戲一樣呵呵笑。我實在可憐那純樸農民,就鼓足勇氣大聲吼:「你幹甚麼?」那小偷看見我,站起來,並後退幾步,轉身就跑,那農民很感謝我,周圍的人也向我投來異樣的目光,並低下了頭。從那以後,我更加自信正義的力量也更明白做人的意義。

後來,工作需要出國一年,在外人生地不熟肯定有很多困難,但我沒想到外國人熱情、善良。有次,我去辦事突然身邊停輛小車,問我去哪?把我帶上,等我辦完事,那車還等著我,招呼我上車。我正疑惑,她說:本來想去公司看書,在車上也能看,正好你辦完事,可以送你回家。我很感激,但她好像沒甚麼,像是對自己家人。我發現只要路邊有車停,就會有人詢問,需要幫忙嗎?是不是車有毛病?像這樣樂於助人的例子舉不勝舉,他們不是為了名利,而是人的愛心,善良的本性。

在北京,有次在超市門口的台階上,有個婦女不小心被自己褲腿絆倒在地,我看見第一個衝上去扶她起來的竟是外國人。這事對我心靈衝擊很大,所以至今我記憶猶新。

我有幸能親臨國外,湛藍的天空,清新的空氣,綠油油的草地上法輪功學員自由的煉功,安靜又祥和。我很羨慕這自由的國度。可愛可敬的房東沒事就艱難的學習中文,她說學習中文是為了想看原版的《轉法輪》,我很困惑,但我聽她說的最多的是:「會中文卻沒有看過《轉法輪》,太可惜了」。她家三歲小孫子看見中國的方塊字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可愛。

有一天,她給我看「天安門自焚」案的剖析,指出諸多造假疑點,我在思考中共是否真的在造假欺騙民眾。從那天開始,我的思想深處的一個大門仿佛被打開了,它使我對某些事情開始了反思,這到底是誰對誰錯?

其實如果我們能冷靜地思考一下,不難發現「天安門自焚」有很多疑點:

第一、透過慢鏡頭可以看到,「自焚者」劉春玲被人用重物擊倒;
第二、自焚的王進東兩腿中間夾著一個塑料瓶子,居然沒有燒變形,他的頭髮也沒燒著;
第三、自焚的小女孩劉思影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後還能接受記者採訪,還能唱歌?
第四、燒傷的傷口竟然不用裸露式治療,還包著厚厚的紗布?
第五、記者進入燒傷病房為甚麼不穿隔離衣?
第六、要是突發事件,天安門巡邏警察為甚麼能在幾分鐘時間準備那麼多滅火器和滅火毯?……

在國外的自由國度裏,我的良知驅使我要深入了解法輪功,我要看看到底甚麼是法輪功。為甚麼對法輪功有兩個截然不同的、反差這麼大的聲音。

按照光盤上面的網址上網閱讀法輪功書籍。所以我打開《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當我看了第一段,心跳就「嘣嘣嘣」的加快了,我抑制自己激動的心情兩天讀完了《轉法輪》,書中從頭到尾就是教人如何做好人。後來我又拜讀李先生在各地區的講法。所有書中的內容和國內宣傳的甚麼自殺啊、自焚啊、迷信啊、地球爆炸啊,都無法聯繫起來。所以我明白為甚麼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以來,至今已洪傳世界80多個國家,受到世界人民的喜愛,上億人在修煉。修煉者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和高尚的道德。

我很讚賞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免費教功,可是我感到法輪功所強調的放棄所有執著對我來說太嚴格了。

法輪大法的書上說我們的舉止行為應該遵循真、善、忍。我或許符合真,不過我不太善,也不夠忍。我要把真、善、忍的原則記在心裏,在日常的工作,我努力去掉私心,讓自己的心靈達到更高境界的慈善。在我看來,法輪功指導我們遇事「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而不是去責怪別人。同時,法輪功提醒我們人生短暫,教導我們因果關係,以及人生的最終目地是返本歸真。

從整體宇宙的觀點來看,認為人類是從一個更聖潔的境界中掉到世間來的。我們可以通過修煉提升自己的道德,從而返回到我們靈魂的真正家園。我們昇華的途徑就是努力遵循真、善、忍的原則。

我真的用心學習《轉法輪》,無意中發現我的身體開始淨化,有一天我又拉又吐後,幾年的胃痛疾病好了,經常腰疼的我直不起身體,人也無精打采,現在腰也不疼,人很精神,身體感覺很輕鬆。

這時我相信所有真正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有很多自己的親身體會。

終於徹底的揭開困惑我多年的迷惑,在國外可以自由修煉,為甚麼他們要自覺去參加遊行反迫害,無論是在冰風雪地,還是在寒風酷暑,他們堅持在領事館前煉功,他們也經受了人們的誤解,說他們是「反華勢力」,或者是「不愛國」,九年如一日和平的給所有人講真相、發資料,讓人們終於清醒明白。這是中共宣傳無神論後,使人類道德下滑的人們難以估量信仰「真善忍」的道德力量。

99年後,大多數人所了解的關於法輪功的情況,都是法輪功學員捍衛人權的活動,人們很容易忘記人權活動是因為遭受的迫害而被迫發起的。平心而論,他們更希望坐在公園的大樹下,靜靜的享受打坐的美妙。

回想起出國前,我家門上有一封法輪功人員的「勸善信」,主要揭露中原油田大法弟子被迫害真相,並且善勸參與迫害者懸崖勒馬,善惡必報是天理,信寫得很祥和,但很有威力。印象最深的是:

有個法輪功人員叫蔣照芳(原會計中心職工),2000年由於不配合不轉化不寫悔過書就被中原油田610及公安處強行捆綁送新鄉精神病醫院,非法迫害一年,遭受了:在油田水電廠精神病醫院不吃藥就電擊,以致皮肉被打糊,用鋼條撬牙,用橡皮管從鼻子插到胃裏灌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這期間還不准親友看望。05年又強制送鄭州非法勞教迫害一年半,受盡非人折磨,生活不能自理,等出來時人骨瘦如柴折磨得脫了像。她的孩子天天思念母親無法安心學習,她八十高齡父母因日夜思念女兒,長期心情鬱悶而病逝。

還有一位婦女叫巨黎黎(電大職工)兩次被強行送精神病醫院,同蔣照芳一樣受到痛苦折磨,新鄉精神病醫院為了配合迫害不是救死扶傷而是置人於死地,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把巨黎黎的門牙撬掉,全口牙齒鬆動。多次遭到油田610及公安綁架送看守所,05年被強行送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非法迫害得精神恍惚,經常昏倒在地,家人去要求保外就醫也遭到拒絕。

還有一位老年婦女被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毒打致精神分裂。多少原本和睦的家庭在鎮壓恐怖的壓力下變成暴力家庭,致使有至少十幾個美滿幸福的家庭妻離子散,有的孩子由於母親被勞教孩子成了流浪兒……。

最近回國後,我很掛念中原油田法輪大法弟子的近況,我迫不及待的幾經周折終於會見到明宇(化名)。

從99年7月20日以來,中原油田610機構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從來沒有停止過,目前更是變本加厲暗中策劃邪惡迫害手段,從07年8月份以來,中原油田610機構暗中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二十多人(還有一人不是煉功的)。

劉紹萍(建工退休職工)、李江修(鑽井院職工)、丁鳳閣(退休職工)因不放棄修煉,不配合惡人的非法行為,強制非法勞教迫害。劉紹萍被綁架時,她向周圍群眾大聲呼喊被七、八個惡警毒打,臉部腫脹淤血變形,拘留期間拒絕任何人探視,等臉部腫脹消退後又轉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迫害。

鄭曉麗(油田總醫院職工),曾患肺結核等病,修煉法輪大法後所有的病全好了。由於九月份被綁架在看守所裏,不能煉功,病又復發,身體十分虛弱,呼吸困難不能活動,致使肺部積滿胸水。

還有一名七十多歲老太太修煉大法後,身體一直很健康,這次由於家中遭非法洗劫、審訊、拘留,驚嚇過度,恐慌,精神恍惚,幾個月後就離開人世。

一位退休老教授被非法抄家後,邪惡又逼他寫違背良心的東西,老人難以承受,心力交瘁,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現半身不遂,給家人身心帶來極大的傷害。

還有一位外地婦女在油田一家有殘疾人家裏打工,也遭綁架至看守所非法迫害。

蔣照芳零七年十月份也被綁架關在看守所裏迫害後送勞教,由於腿上有膿包現非法所外執行。另外,還有多名大法弟子被罰重款。這些只是我知道迫害案例中的一小部份。

近期,中原油田610(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又指使各單位、各社區居委會逼迫所在社區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簽字邪惡活動,對不簽字的學員脅迫單位領導逼迫其下崗,還欺騙恐嚇家人簽字。強制寫保證書內容是:奧運期間不進北京,不進北京觀看奧運會。

因為「奧運會」召開,中原油田610機構對法輪功學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頻頻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這是又一次嚴重的違法行為。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中原油田電大院內並強行洗腦轉化,奧運結束還不放人,說明惡黨是以辦「奧運」為藉口再次私設監獄非法關押,限制人身自由等違法行為。

巨黎黎被勞教三年才出來幾個月,本來身體就很虛弱貧血經常暈倒,在「奧運」被非法關押在中原油田電大院內並強行洗腦「轉化」,被迫害得無法起床,就是這樣他們也不放人,還逼她「轉化」,寫「悔過」。

鄭曉麗肺結核還在恢復階段也強制押送進去,結果又復發。他們看重的是自己的業績,撈取政治資本,不管人的死活。

中原油田原本有上千人修煉法輪功,在面對媒體一言堂的造謠與宣傳,敢於走出來說句公道話的大法弟子也不少,他們抱著對政府的信任,義無反顧的拋家捨業的上訪,可是信訪大門成了監獄大門。因為上訪無門,所以發真相傳單成了大法弟子們說話的唯一渠道。

我想,他們這樣做,也不過就是為了說句真心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