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見聞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

(一)

湖南郴州,古稱「天下第十八福地」。所以稱「福」城,這「福」來自於神的眷顧,佛的青睞,這裏的人民也一直生活在蘇耽修道而「白日飛升」的神傳文化中,「升仙石」現依然在城東蘇仙嶺上供世人觀仰。

特別是到上世紀的九四年七月十五日,法輪大法的尊師親臨郴州傳法,大法弟子眾多,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家庭和睦、社會安寧。比如桂東的南邊村由昔日的世世代代搶水、打冤家,到後來的互相讓水、互敬互愛。像這樣的好人好事,層出不窮、不勝枚舉。那更是佛恩浩蕩,郴州人之「福」也。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出自於其邪惡的本性,舉一國之力,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而大法弟子的向善之心依然光彩奪目。他們在自己身處逆境之中,依然救度著天下眾生,在人世中依然如出水清蓮。二零零四年,明慧網曾以一篇《從600元到6萬8千元》報導一大法弟子拾鉅款而交還失主之事,在郴州掀起了一場軒然大波。中共邪黨人員還叫嚷:「沒有此事,誰撿到錢會給。」而在郴州人的心裏卻留下了很好的反響,至今還經常聽人談論。

而這失主因受中共邪黨的毒害,沒人聽他說過一句感謝的話,在銀行存錢時都不願提是大法弟子拾金不昧,反而是銀行職員說這一定是煉法輪功的。而失主在以後的四年時間裏,隻字不提及其鉅款失而復得的事,那在當時可是一套房子的錢呀。那就更談不上退黨團隊免禍殃了。中共邪黨就是在這樣泯滅著人的良知,真正的在斷送著人的未來,從而使失主於二零零八年六月在郴州化肥廠掉進硫酸池,活生生的慘死。我嘆息,嘆息人的愚昧,求名、求利、不積德,古人還知道: 「受人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人無德,求名者金榜除名,求利者玉樓削籍,再者命赴黃泉。

清醒吧,中共邪黨是要從根本上毀掉人,將人的生命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二)

現在的中國真是多事之秋,天災人禍一波接一波。就說今年一、二月份的冰災吧,郴州市停水停電變成一座死城,而中共「遭殃電視台」拼命的向自己臉上貼金,拼命的鼓吹它運了多少救災物資,但老百姓甚麼也沒有得到,而那些貪官們坐著小汽車,用上救災來的發電機,依然是「朱門酒肉臭」。至於老百姓不過就是一批草民、小民,在中共的眼裏甚麼也不是,所以依然生活在冰冷黑暗中,這引起了老百姓的憤慨。如蘇仙橋一帶的老百姓,可能是古人說的 「逼上梁山」吧,居然將公路給堵了,還說:我們過不了年,叫貪官們也過不了年。不知是不是心虛,這一次居然沒有調動軍隊,很快還拖來了發電機。但是還有更多的老百姓怎麼辦呢?

當然,某單位有一人向市長打電話,說救災我們這兒沒有拿到一分錢、一枝蠟燭、一根線、一根紗。第二天市長便指使和平路居委會於2月19日下午發給每戶2小盒學生奶,其價值2元多人民幣,這就算救災了。

(三)

冰凍剛過,到處是滿目瘡痍,僅郴州市供電的電桿就斷了一萬多根,那更大的地區依然一片黑暗,中共邪黨就迫不及待的為自己開慶功會了。湖南省委的梅克保,帶著幾大媒體到郴州為中共塗脂抹粉來了,要將這人間的災難,變成中共的喜慶。到郴州一看滿街都是「天滅中共」、「退黨團隊」,粗粗一統計共一萬多張。於是三月十二日上午綁架了大法弟子曾令勤,下午又綁架了胡冬蒲等14位幾乎都是老年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惡警動用了電棒、拳腳、吊銬使有的大法弟子至昏厥。

五月十一、十二日、又以查衛星電視為名,綁架李湘黔、曾四鳳夫婦、雷安祥、蔣喜蓮等10餘名大法弟子,抄家的有20餘戶。三零二隊大法弟子周曉紅家中無人,也擋不住中共邪黨人員的暴力,把門砸開,財物照搶不誤。

中共邪黨為了構陷法輪功,以傳播「人權聖火」為由綁架廖松林一家五口,其中包括他幾歲的小孫女,小孩子除了大哭甚麼也不會,晚上才將她與奶奶放回家。因為在湖南岳陽出現了「人權聖火」,湖南省公安廳企圖將其與廖松林牽連上,雖然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卻長期關押著人不放。中共邪黨的卑鄙也略見一斑而見全貌了。這其中中共邪黨人員對大法弟子抄家,對錢財的明搶暗偷,更是財源滾滾入囊中。

至今中共邪黨指使街道辦事處、居委會人員大肆組織人員對大法弟子進行騷擾、跟蹤、監控,真是盲人騎瞎馬,大難臨頭尚不知。我們也只有嘆息。

(四)

閒暇之時,漫步街頭路行文化路,在一農行門口,一婦女剛剛取款出門,一幫地痞無賴搶走這婦人的包,跨上早已等候的摩托車,車子向前猛衝而去,此人還頻頻回頭招手以致意,路人駐足觀望,一警車旁若無人悠閒過市,唯有此婦人頓足向前追趕。旁邊有人說:此銀行門口隔二、三日便上演一幕搶劫劇。我不知這是否「中國特色的和諧」的一種版本。

盜賊瘋狂,也是明火執仗,夜晚搞的人心惶惶,有一家人早晨起來看家中翻的一塌糊塗,清點財物,被盜現金2000餘元,另外收藏郵票洗劫一空,還慶幸說:「還好,昨晚未醒,否則嚇死人了。」

娼妓遍地,人在街上走,突然就會被人攔住,已經到了公開的了。「郴州電視台」雖然頻頻曝光,而此現象有增無減。

見聞實在太多,暫且停住。聽有人議論:「現在(中共)對這些事沒人管,卻花力氣去跟蹤、監控煉法輪功的人」。

中共邪黨徹底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摧毀了人類的道德底線。中共邪黨不亡,天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