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三個被掐斷的電話所想到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名普通的長沙民眾。今年十月,我得知湖南省婦幼保健院門診手術室護士賀祥姑因修煉法輪功被關進湖南省腦科醫院(湖南省第二人民醫院,原湖南省精神病院)並遭注射損害神經的藥針後,很為她不平。將一個正常人關進精神病院還給她打抗精神病的藥,這不是犯罪嗎?!

出於同情,我決定要為這位護士做些甚麼,我想到了打電話,由於114查號台沒有省婦幼院長與書記的電話號碼,十月二十四日下午,我撥打了省婦幼保健院的幾個相關科室的電話,希望自己的行為能對營救這位善良的護士有所幫助。

然而,令我不曾想到的是,連續撥打省婦幼的三個電話,我都遭到了十分惡劣的對待。

我首先撥通的是賀祥姑所在部門門診辦公室的電話,一位中年女士接了電話,然而我剛剛說明自己打電話的用意,這位女士就提高嗓門、不耐煩地說:「現在是上班時間呢,你影響我的工作,你曉得啵?!」說完,還沒等筆者回答,中年女士就掛斷了電話。

第二個電話,我撥打的是該院院辦公室的電話,接電話的是一位聲音沉穩的男士。單憑聲音而言,這應該是位好打交道的先生。然而,更奇怪的事發生了,我剛說完「你好」(我講的是標準普通話),這位先生就把電話線掐斷了。我再撥打,比這更怪的事發生了,這位先生直接掐斷了電話。深感奇怪的我再次撥打,這回聽到的是忙音──電話佔線了(當然,更有可能的是這位先生把電話筒直接拿下來了)。後來,跟友人提起,我才恍然大悟,敢情這位先生可能接到海內外關注此事的正義人士打的此類電話多了,乾脆聽都不聽,就直接掛了。

最後一個電話,我撥打的是省婦幼黨委辦公室的電話。接電話的女士異常警覺,還沒等我說清打電話的意圖,就開始盤問我:「你是甚麼人?」當我剛剛說出賀祥姑的名字後,她便手腳飛快地立即掐斷了電話。

因為此前並不曾有過與湖南省婦幼機關各科室工作人員打交道的經歷,因此,這三個被掐斷的電話,令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我非常詫異。我不明白:這個醫院的員工為甚麼要用這樣的敵意來對待一個心懷善意打電話給他們的普通民眾?!又是甚麼原因讓他們在聽到賀祥姑這個名字後是如此不正常的反應呢?!

我由此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古人云: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我聽說,十月十日,賀祥姑遭腦科醫院暴力注射損害神經的藥針後,腦科醫院四病室那些輕微的精神病人知道了,都憤憤不平、深表同情,究竟是甚麼原因讓湖南省婦幼的工作人員們,面對自己身邊的同事──他們所公認的好人賀祥姑遭受種種非人迫害時卻是如此的冷漠無情,無動於衷呢?!為甚麼一個正常人的良心還不如一個精神病患者?!

我想起了《九評共產黨》中一針見血的評述:「以黨性取代和消滅人性」。是啊,正是在中共建政以來泯滅人性的黨文化洗腦宣傳中,人們喪失了自己對於善惡、正邪的判斷能力與衡量標準,淪為了把「黨」的好惡當成自己的好惡,不辨善惡、麻木不仁的應聲蟲。這個把自己一貫標榜成「偉大、光榮、準確」的黨,正是吞噬千千萬萬中國人良知的惡魔。

三個被掐斷的電話,令我想到了很多很多,而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每位大陸同胞都能早日覺醒,認清中共惡黨的真面目,早日退出黨團隊,擺脫邪靈附體,唯有這樣,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擁有真正美好的未來!

備註﹕長沙法輪功學員賀祥姑於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八日被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