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程中提高 緊跟正法進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八年春,在那段充滿著希望與欣喜的日子裏,我有幸遇到了宇宙的真理──法輪大法,我被書中洪大的法理和內涵深深吸引,從此我走上了神聖的修煉之路,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常人,一步一步走向修煉的光明大道,一直向前……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細緻入微的安排,將我從人心渙散、道德下滑的急流中拉上來,呵護我一路走到今天。當我回憶起自修煉以來的點點滴滴,想起自己曾經是那樣的不精進,還要師父時刻為弟子操心,我的心裏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愧疚……師父不想落下每一個弟子,一再給我們提高的機會,我一定珍惜這次寶貴的機緣,借明慧徵稿的機會,認真的交上一份自己修煉歷程的答卷,與同修共同切磋,不負師尊慈悲苦度,不負自己史前誓約。

一、信師信法,在個人修煉中提高

由於我從小體弱多病,性格內向,再加上家境貧寒,我漸漸的變成了一個多愁善感而又脆弱敏感的人。人從哪裏來?又到哪裏去?人生的意義又在哪裏?這樣的問題一直苦苦縈繞在我心頭,得不到解答。我常常在我的男友(我現在的丈夫)面前表現的悲喜無常,淚水漣漣,讓他不知所措,我自己也很苦惱。得法之後,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的答案,我決定跟隨師父修煉,返本歸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通過學法煉功,師父幫我調理了身體,我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感覺。我開始以一種積極的心態面對人生,我不讓自己去聽那些瘋狂的搖滾音樂,低迷的流行歌曲,拒絕去年輕朋友們玩樂的場所,影院、舞廳漸漸遠離了我,我一層一層的蛻去了包裹在我身上的邪魔因素。在我剛剛學煉靜功時,只要我一盤腿打坐,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控制常人放流行歌曲,這時我就讀師父的法,用堅定的正念去排除干擾。當我的這種執著心越來越少的時候,干擾也就相繼少了,現在這些變異的文化現象根本就動不了我的心,真的像師父所說的「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洪吟》〈道中〉)。

在工作中我改掉了在國營企業中養成的拖拖拉拉、互相推諉的壞習慣,只要是在我上班時間內發生的事情,我都認真去解決,不延誤到別人的班上。因為我態度好,做事認真,別人有甚麼事都喜歡找我,關係好的朋友替我不平:「你太老實了,怎麼就你當班時事多呀?」我說我現在修煉了法輪功,不計較這些。在生活中,我一直保持一顆平和的心態與人相處,所以直到現在,同事們都很認同我學大法後的轉變,和他們講真相也相對容易一些。

結婚後生了孩子,孩子便成了我們生活的重心,冷了怕他凍著,熱了怕他煩著,很多時間都在圍著孩子打轉,孩子一發燒、拉肚子甚麼的,只要看到孩子痛苦的樣子,我們就心急如焚,首先想到的就是找醫生,師父往往會點化我們,去醫院要麼找不到打算找的醫生,要麼就是拿著處方卻找不到劃價抓藥的工作人員,有時我們還不悟。後來我無意中讀到了師父的《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有一段話驚現在我眼中,像是第一次看到似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許多家庭有小孩,他們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沒投胎前他就知道這家人將來會學大法,我要投胎到這家去,那麼很可能是有來頭的。」我們把心一放,把他當成小弟子,給他發正念、讀法,孩子便會在師父的呵護下挺過來。有一次孩子在床上亂蹦,一不小心倒栽在地上,折到了他的左手,整個手臂腫的老粗,肘彎處又伸不直,像是骨折了的樣子,當時他不停的大哭,怎麼哄也哄不住,我趕緊在心裏發正念,絕不允許舊勢力干擾小弟子,並求師父幫助。孩子爸爸著急了,抱著兒子往外找醫院,師父通過別人的口點化我們:「孩子的手還能動,不會折的。」孩子爸不甘心,找到一家最近的醫院,醫生問了情況說:「你們找兒童醫院去吧。」送上門的生意都不要,這分明是再次點化我們,我們轉身回家。過了幾天,孩子爸心又不穩了,盯著孩子的手心裏就發虛:「怎麼辦?你是煉功人不用看醫生,兒子還是個孩子!」我爭辯說:「你要記住師父可是無所不能的,就看你心怎麼動!」再看看孩子,他像沒事兒似的玩他自個兒的,只不過一隻手依然托著另一隻受傷的手。我明白自己之所以還要爭辯,分明是在受丈夫觀念的影響和干擾了,我又去看《澳大利亞法會講法》,我下決心不受任何干擾。由於我們心不穩,兒子雖然沒有看醫生,卻拖了很多天才好。看到兒子手好後留下的青色印記,我們長舒一口氣,感謝師尊對小弟子無微不至的關心,讓我們更真切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讓我們體會到信師信法的重要。

二、正念正行 在救度眾生中提高

隨著正法之勢的快速推進,通過不斷的學法,學習師父的新經文,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三件事中,一開始讓我為難的是講真相、救度眾生這件事,我內心隱藏的怕心讓我剛接觸《明慧週刊》報導的迫害真相時,有一種心驚膽顫的感覺。我為自己的膽小、怯懦和自私感到臉紅,我一遍又一遍的看師父的新經文,不斷的清除自身不好的因素,師父的話驚醒了我:「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在這場迫害當中,怎麼樣去排除舊的勢力強加給我們的這場迫害、否定舊勢力的這場安排,怎麼樣能夠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在這場迫害中怎麼樣救度眾生,這都是歷史賦予大法弟子的責任。」(《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我覺的自己必須要走出這一步,才配當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當我第一次走出來發真相資料時,當時的邪惡形勢表面看來還很猖獗,晚上能看到街上三三兩兩的巡邏車,我和丈夫結伴而行,準備將包裝好的真相資料塞進街道門面裏,我的手伸進提包,卻沒敢拿出來,看著過往的行人,還有穿梭的車輛,心中有些遲疑,就這樣繞街道轉了個圈,倆人還膽膽突突的。這時丈夫接到鄰居電話,說我們家漏水了,回家一看,滿屋都是水,洗衣機進水管鬆脫,龍頭嚴重漏水。我們立刻悟到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們,我們的心性有漏,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甚麼可怕的呢?誰敢加以破壞!於是我們在家立掌發正念,清除我們自身一切不好的因素,清除干擾我們證實法的一切邪惡,請師尊加持,讓受邪惡操控的惡人看不到我們發的資料,讓有緣人在我們發完資料後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心中有了強大的正念,怕心也就沒了,我們正念十足的將一份份真相資料輕輕塞進已關門的店裏,路上的行人根本不看我們。我在一處地方張貼傳單時,遇上一掃垃圾的人在我旁邊,我立即發正念,讓她看不到我,結果她真的沒看到我,繼續低著頭掃地。當我們做完事情返程時,我並未生出歡喜心,心中請求師父平安的護送我們回家。到家時已是深夜,那時我已懷有身孕,平時妊娠反應會讓我有些不舒服,可是那天晚上,我卻精力充沛,腳底打了一個血泡都不知道,是師父攙扶我走出了發真相資料的第一步,還讓我們的寶寶在腹中便體驗到了正法的神聖與喜悅!

剛開始講真相時,我和同修相約上街,找機會和人聊,接著就講真相,同修講,我就幫她發正念,慢慢的我也能自己一個人和有緣人講真相了。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發現了自己的怕心、羞怯心、怕受傷害的心、執於結果的心、歡喜心等等,我一點一點的修正自己不好的地方。後來大法弟子投入到傳《九評》、勸三退的洪流之中,我第一次勸退的是一對夫妻朋友,我先給他們看《九評》、《江澤民其人》,等他們看完後,我只用了短短的幾句話就將他們勸退了,而且我感覺自己當時說話還有些打結,我知道是師父為了鼓勵我,讓我輕易的勸退了他們。我有了堅定的信心,我悟到師父看我有了這個決心,就在幫我,我開始面對陌生人講真相、勸三退。有一次在菜場買一農婦的菜,我蹲在地上和她寒暄,聊幾句就開始問:你小時候戴過紅領巾沒有?她說戴了,並露出感興趣的笑容,這時馬上過來很多人來買她的菜,擠的滿滿的,她又忙她的生意去了。我就想轉一圈買點別的菜再來吧,等我再來時,她的菜賣完了,我說咱們一起走吧,邊走邊給她講真相,她一會兒就答應了退隊的事,從中我悟到了救人時不但要有決心,還要有耐心。

給熟悉的人講真相時,我發現除了要有耐心,還不能有分別心。去年,丈夫工廠來了一位農村老家的老鄉,入過邪黨,又不願聽真相,但我們依舊禮尚往來,老家親戚打來電話勸我們:別跟他處的太近,他這個人怎麼怎麼的,但我們想,都在一個地方上班了,又是老鄉,這麼大的緣份,說甚麼也不能錯過機緣。第一次我們給他放真相光碟時,他說不可能吧,一副不相信的樣子。第二次到我家來,我們就給他講邪惡對當地的迫害實例,講現在的退黨熱潮、退黨大遊行等,然後再勸他退,他笑笑說:沒事,我只不過披了張×黨的皮子而已。第三次到我家時,他對我們熱情的招待、誠心的安慰感動不已,說我們這麼好,是學了法輪功才這樣的吧。我們趁機趕緊說:「是啊,×黨這麼壞,連修真、善、忍的好人都要迫害,你也快點脫掉你那張皮子吧。」他連連點頭:是啊是啊,是該脫掉這張皮了,你們給我退了吧!一個生命終於得救了,這都是師父精心安排的結果啊!

三、不驕不躁 在營救同修中提高

在一次營救同修的過程中,由於心性有漏和整體協調的問題,讓邪惡鑽了空子,我和同修被邪惡關押,按裏面在押人員的話講,我們隨時都有被勞教的可能。一開始,我覺的自己沒做好,像打了敗仗的感覺,後悔與懊喪佔據我的頭腦,飯都吃不進去,再一想我在裏面,丈夫怎麼辦?年幼的孩子怎麼辦?人一下子就消瘦了,同修勸我說:要是你哪天圓滿了,這些能帶走嗎?更何況我們有師父呢,師父一定會給我們一個好的安排啊。同修的話驚醒了我,我振作精神,開始和同修高密度發正念,背《洪吟》,我心裏對師父說:對不起,師父!這次我真的沒做好,出去後我一定要抓緊學法,不要迷於常人事務之中,我還要救更多的眾生,做證實法的工作。在發正念時我還加了一念:雖然我做的很不夠,邪惡也不配考驗我,我是師父的弟子,我只聽師父的安排!

關押期間,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偉大與神奇,有一吸毒人員因別的事情被關押,她開始本不在我們這一間屋子,可她自己要求搬到我們這一間。她告訴我們,十幾年前老公有了新歡,和她離婚,她在萬念俱灰中迷上了吸毒,曾努力戒毒多次,也沒戒成功,這一次戒毒,已經七天七夜沒閤眼睡覺了。晚上別人都睡了,就她一個人坐在床頭擠牙膏,從一支牙膏皮擠進另一支牙膏皮,又從另一支擠回來。我們看到她痛苦的樣子,就告訴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連連點頭答應。就在那一晚,她平靜的睡了幾個小時。第二天我們又勸她三退,她爽快的答應了,屋子裏其他人也學會了念九個字,紛紛要求三退,有一大姐念九個字時還看到了我們師父的面容。她們掩護我們煉功、發正念,放風時還警告其他屋子裏的人不要欺負我們。這一切何嘗不是師父慈悲的呵護,既讓眾生得救,又讓我們在眾生敬佩、關心我們的氛圍中沒呆幾天就順利的回了家。

後來與同修切磋這件事的整個過程時,我還認識到了自己的心不夠堂堂正正,當時惡警搜我們的行李時,我發正念叫它們不要翻到我的MP3,但他們還是找到了,是因為我的心性有漏,我把自己的法器當成了邪惡迫害我的證據,在思想深處還是配合了邪惡的想法,所以它們翻我的包時,我心裏多少有些驚慌,發正念也起不到應有的作用。

四、不等不靠 在學電腦技術中提高

以前我對電腦有畏難心理,總覺的學電腦很花時間,很費精力,我還自認為男人在學電腦方面腦子好使,學的快,女人學的慢。這些觀念一旦形成,我便和電腦產生了間隔,雖然我的視力非常好,但是看顯示屏上的文字沒多久就會眼睛模糊。後來丈夫會用電腦上大法網站、看大法文章、做大法資料了,我居然也沒想過要跟他學技術,只幫他發正念,做點輔助的事。後來丈夫因公事長期在外,由於本地資料點當時還不健全,我一下沒了可以依賴的地方。就在丈夫匆匆決定出門的前一天,他通宵沒睡,在電腦中幫我整理了一些資料,再教我一些基本的技術,因為那時他還沒有相關的技術手冊,他的技術也是摸索出來的,不是很專業。聽著丈夫一點一點的解說、指導,我的大腦容量一下子像增大了似的,突然接受那麼多新的知識,我不敢保證自己是否記住了,在迷迷糊糊中送走了丈夫,我對自己獨立操作電腦一片茫然,我知道新的考驗開始了。

電腦像存心跟我作對似的,到我用時它就不能正常啟動了,吱吱的鳴叫。我去問懂技術的常人朋友,朋友估計是內存條鬆了,我就問他內存條甚麼樣子。回家將內存條拔出,擦擦灰塵,再從新插進,電腦工作了!可是沒過幾天又反覆出現毛病,讓我應接不暇,我突然想起應該給電腦發正念了!我首先清除自己認為學電腦做資料容易受迫害的不好的觀念,清除背後產生怕心的因素,再清除另外空間一切干擾電腦繼續做證實法工作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對電腦說:電腦啊,發揮你神聖的作用吧,你被選擇為正法所用,那是你的榮耀,我一定會加倍珍惜你的。發完正念再試電腦,呵呵,電腦正常工作了!

就這樣在我強烈要學電腦的願望支配下,我克服重重困難,始終保持強大的正念,在師父的關照中,我順利的摸索出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技術。當我感覺比較得心應手的時候,我就想,當初為甚麼就把這些技術看的那麼難呢?我悟到學電腦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從中暴露出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譬如怕麻煩、怕遇到新問題、怕浪費時間,我一點一點的去掉這些執著心,心性關過的好,技術上的問題往往也會迎刃而解,原來技術提高的過程也就是心性提高的過程。

在學電腦的過程中,我體驗到了正念的強大威力和大法的無邊法力。有一次我到在外工作的丈夫那兒去了一段時間回來,粗心的我居然將U盤和MP3這兩個非常重要的法器忘在了丈夫那裏,我悟到是自己太執著於學技術本身了,在丈夫那裏只一門心思鑽研技術,而其它證實法的事做的很欠缺。正在我懊惱不已的時候,和丈夫一同在外的同事因為思家請假回來幾天(由於路途遙遠,本來那個同事曾告訴我要過年才回來的),將我所需要的東西完好無損的捎了回來,我當時感動不已,這都是師父無微不至的關心啊!師父,不爭氣的弟子又一次讓您操心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我還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作為大法的一個粒子,我在做大法的每一件事時,都會感覺到師父的呵護和自己心性的提高,也見證了許多大法的神奇,在這裏借明慧之光,寫出一點自己的心路歷程和感受,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好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