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所在的環境 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正式走上修煉之路的。在這十一年的時間裏,雖然做的有很多不盡人意的地方,但對大法的堅信是金剛不動的。

一、師恩浩蕩

自從明慧網將大法弟子參加師尊講法班的回憶編成《憶師恩》發表後,有同修非常羨慕那些參加講法班的學員。個人認為:不光參加講法班的學員是幸運的,能得大法的弟子及所有世人及萬事萬物都是幸運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早上,我騎著三輪車送貨,不小心將腳卡在腳踏與三角槓之間,當時將車卡停了,三輪車主槓脫焊,而我的腳未傷筋動骨,只是將肌肉卡的像手指那麼深的印,幾天後才平服。此事的發生又正好在醫院門口,有位認識的醫生要我去拍片看看,我說沒必要,他說:喔!你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

二零零四年臘月二十四日晚,那天是立春,國內大法弟子倡導的「法輪大法日」。我與同修騎車到五十多里外掛條幅、粘貼。在返回的路上九點多時,被一輛摩托車從後面猛撞,二八型大自行車被撞出幾米遠,我從車上被摔在水泥路上四肢朝天,頭背同時撞地,當時的瞬間,就像五臟六腑散了一樣,頭象撞碎了樣的感覺。現在想起還後怕。

撞我的摩托車連人帶車倒在路中間,同修忙著去扶他,叫他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說你今天遇到好人了,要不然你們的年怎麼過?送一本真相冊子給他,問是否要我們幫忙。這時,我趕緊站起來,渾身拍打,好好的,將車子扶起來也好好的。回家後剛好十點,我趕緊煉了三套功法,又看了一講書,十二點發正念、睡覺。

第二天照樣做事,只是腰和脖子有點不舒服,兩天後就沒事了。所以說我們時刻都被慈悲的師父呵護著。

二、伺候病人

因我是經商的,不能像同修們那樣帶著方便麵、礦泉水,走村串鄉講真相。二零零三年,碰巧一位熟人的母親行動不便,想請人到家幫忙照看。那時我們的生意不好,就與她商量,可否將老人接到店裏。她說那太好了。老人開始不同意,說自己的子女都不想伺候,何況外人呢?又商量她先住幾天看看,與我們生活兩天後,她決定不走了。

但這件事在同修中產生了不同的看法,部份同修認為病人的業力重,怎能去伺候病人呢?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看起來是一個老人,但她有六個子女親朋,子女中有大學教授、幹部、醫生、企業家,涉及各行業,況且這個老人是修佛教的,但與我們相處後,改變了。

三個多月後老人去世時,告訴她的親人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當教授的女兒覺的不可思議:我媽一輩子信佛教,和你們在一起這麼短時間就改變了信仰。當然這是大法的威力,還有同修們的無私奉獻。如果單純是我們伺候她,可能她會認為是她後生出錢的,應該為她服務。讓她感動的是,同修們去後,不管是誰,只要看她需要幫助的都很熱心,有時如來不及上廁所,屎尿拉在褲子裏,同修不嫌髒,總搶著幫她。這是她最感動的,所以說是同修圓容了大法。不光是她的親朋明白大法好,連周圍的人都知道大法好!

這位老人走後又陸續來幾位老人,效果同樣。而且她們明白真相,都走的安詳。平時讓他們聽師尊講法,有時間就念經文給她們聽。

三、窗口的作用

與我們接觸的都是有緣人。有位學生走親戚,主人不在,到商店打電話,我姐給他真相冊子,他回家告訴了父親,他父親找到商店來。他說,幾年前師父就在點化他,但一直見不著煉法輪功的人,這下可好了,我要學法煉功。我就教他,幫忙請書,最後他妻子、女兒都走進了修煉,都很精進。

一碗飯的效應:同樣是一個電話的緣。一位女士走親戚,要她幫忙照看孩子,剛好那天又走人家了,女士家離城區一百多里,我們就留她吃午飯,利用吃飯時間給她講真相。她緣份好,悟性也好,回家時帶了《九評》書、真相碟、冊子。回去的當晚就放給村裏人看,她兒子說:你好了不起,怎麼走一次人家,就帶這麼多好東西回來。她後來在一家效益很好的廠上班了,得了大福報後,又到商店來報喜。這樣的事例有很多起。

一聲稱呼的效應:一次鄰里老鄉來一位客人,我姐給他講真相,交談中得知他和我母親一個姓,還長一輩,姐姐就尊敬的稱呼他外公。他當時就退了黨,也是帶了書和資料回家。過一段時間,七十多歲的老人騎著自行車走四十多里送來一份二十多人的三退名單。

三年尋失主:二零零六年冬,一位喝多了酒的客人買煙時,將錢包掉在店裏,第二天才發現,包裏有三百多元錢。開始想等失主自己回來找,過段時間我們又寫失物招領,還是沒來,又仔細檢查包裏,發現還有身份證,但地址不詳,有鎮、村,但沒有管理區,多方打聽不著,直到今年五月,找到一位熟人,是鄉鎮幹部,通過他才找到失主。失主買了好煙、好酒來感謝,被我們婉拒,我們的目地是要世人明真相,洪揚與證實大法。

明白真相的活傳媒:我們有位熟人是位退休教師,經他手送給熟人的《九評》書就不少,他還通過熟人傳到部隊的師、團級幹部,勸三退的人也不少,我們所熟悉的客人、客戶、親人明白真相後,都變成了傳播真相的窗口。

四、真誠對待走彎路的昔日同修

在長達九年多的迫害中,我們這個地區有很多學員被中共強行洗腦後,放棄修煉,有的改學別門,有的助共為虐。部份同修不願接觸她們,怕受干擾。我記得師父說過不願放棄一個弟子,明慧上也有篇文章講:一位同修為幫助被「轉化」的那位被舉報勞教。回來後還是去找她,終於感動了走彎路的學員,又走回了修煉。在同修的整體配合下那個縣十幾位被洗腦的全部回到修煉中。

還有一篇《叫醒你身邊的人》的文章看後也是叫人落淚。講真相救世人也是救,為甚麼不能善待那些遭受迫害的昔日同修呢?有位曾被「轉化」的同修這樣說:那時從沙洋回來,走在街上看見一位同修很高興,正準備跟她說話,她將頭一扭不看我,從此我不再主動見同修,免得他們害怕,要不是你們幾位同修不厭其煩的幫我,加上師父的點化,我還真回不來呢!

如果同修都能發出純善的一念,也許就沒有那些回不來的人了。

五、面對面講真相的樂趣

有次與同修到我家鄉去,那是收稻穀的季節,我們走在田間地頭,邊幫忙幹活邊講真相,效果很好。碰到一位男士很兇,他說:我們忙的很,你們沒事,小心我用千擔(挑草頭用的)戳你們。我說:你忙是實,你以為我們沒事幹嗎?我們半夜起來煉功,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利用應該午休的時間,想到你們是老鄉,在這麼大的是非面前不回來告訴你們真相,是對不起老鄉,我是某村的人。他說那我說個人你認得嗎?他說的是我堂兄,我說你是他姨弟嗎?你弟弟我可是認識的。他一聽笑了,很客氣的接了真相資料,直說對不起!

還有很多碰到的有緣人,開始,對方總有戒心,說不識字。我說那不要緊,碰到是緣,講點你聽也好。最後,對方說那你還是給我吧,帶回家叫別人讀給我聽。我接著告訴他三退的重要及退的方法,最簡便安全的可取個化名寫在人民幣上。

最近一次在路上,正準備講,他笑著說我認識你,你上次跟我講的,書我也看了,今天還有嗎?能不能給多點,我兒媳打工放假回來休息,叫她也看看。那種真誠的笑容與感謝,是發自內心的。我也謝他幫忙轉告鄉親們,也是積了大德了。

六、在魔難中救度有緣人

在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時間裏,我也曾多次被非法關押。前幾次是與同修關在一起,後兩次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關在看守所九天,裏面有八個人。頭天晚上叫我睡在廁所邊上,第二天都爭著要和我睡在一起。裏面有個判死刑的,從接到判決書起,晚上做噩夢嚇的大叫。幾天前,有兩位同修被關在那兒,她睡得很安穩,同修走後,她又睡不著,我去後,她又睡著了。她們自己都感到煉法輪功的不一般。

通過交談,知道她們各自的情況,就開導她們,她們說要早點認識你們就好了。為抗議非法迫害,我被關後一直絕食,她們說,我們擋著你還是吃點,我們說你沒吃。我說那不行,我不能欺騙別人和自己。

期間我被五、六個男子按著鼻飼。因我不配合,衣服、頭髮弄髒了,同間的人,搶著幫我洗頭、洗衣服,並說:我們既希望你早點出去,又捨不得你走,你走我們沒有主心骨。在被非法關押的幾天裏,我的嘴沒停過,我在裏面講,她們聽,看守天天叫我出去曬太陽,並說喜歡聽我講話,問了各種各樣他們不了解的問題。那些外勞人員說:怎麼這個法輪功跟別人不一樣。

最後一次是中共「十六」大,我又被非法關進二看守所,這次安排的有緣人更稀奇:陸續關進的理由都不值一提,離婚的、生意債務的、打架的、不交衛生費的、建房不申請,有幾個是哭著進、笑著出來,有個上午進去下午出的,我知道她們都是來聽真相的。後來我被轉往洗腦班,就沒人再進去。

我這個人是個不起眼的人,但在洗腦班裏不管是洗腦班的幫教也好,還是司法系統的幹警也好,只與我交談一次,就不再找我,就像一個大學幹部說的:本來是想勸你們放棄,自己反而被你們說服。

總之,自從我修煉後,就記住師尊的話:「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精進要旨》〈證實〉)再就是:「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還有:「目前人類的每一天都是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來的,大法弟子在人間的表現就是留給歷史的。」(《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平時知道時間的緊迫,不管是迫害前或後,我就用上述法理要求自己,修好自己,證實大法,洪揚大法。

只寫到此,不符合法的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