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 救度眾生把家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大陸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喜得大法。通過學法煉功,三個月左右,原來身上的幾種病都不翼而飛,如胃炎、膽囊炎、頭痛、失眠等症狀都好了。在煉功前,丈夫每月工資一半都得讓我買藥吃,煉了法輪功後,沒病一身輕,真是感到無比幸福和快樂。

一、從家庭的束縛中走出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兩次到北京上訪,去北京是為了給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為了去告訴不知道真相的有關人士我自己在法輪大法中親身受益的體會,可沒想到的是沒有人能聽進去。從此我遭到了中共邪黨有關部門的迫害,被非法拘留,非法勞教,多次受到當地派出所和社區的干擾和監控。邪黨的迫害給我們家的親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在經濟上蒙受損失(邪黨有關部門勒索兩次上萬元),親人們承受著極大的精神壓力和思想負擔。原本十分支持我學法煉功的丈夫在這種邪惡的高壓下,把我的大法書藏了起來,也不許我接觸同修,不讓我再學法煉功了。

在那段時間裏我痛苦萬分,由於自己對親情的執著,很長一段時間裏都處在一種矛盾當中,很不精進。後來一次很嚴重的病業,使我突然清醒的認識到,這是由於自己對親情的執著導致的。於是我對丈夫說,從今天起我要堂堂正正的學法煉功。

我不斷給丈夫講真相,從學法煉功到上訪,我告訴他,這一切不是我們的錯,而是邪黨和江魔頭顛倒黑白,好壞不分。我讓丈夫真正認清甚麼是真正的好和壞,同時把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講給他聽,讓他看真相光盤,給他講述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最後講到《九評共產黨》和三退:退黨、退團、退隊的真正目地。

他每次聽後都有改變,他知道法輪大法好,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的。聽了真相,他流淚了,說:對不起,從今以後我再也不阻止你學法、煉功、做大法的事情了。但是他要我注意安全。就這樣,我終於從家庭的束縛中走了出來,真正的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了。

現在出去發真相資料,有時他也陪我出去,有時他說我幫你發正念。他退出了邪黨的少先隊,後來通過幾次講真相,他父親也退了邪黨團隊,現在我們全家所有的親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而且在我家也組織了一個學法小組。

二、給社區的人講真相,走出怕的陰影

有一次社區的人和組長走到了我家門口,我看到時本想不讓他們進屋,可轉念一想,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糾正一切不正的因素,要救度一切眾生(也包括在社區工作的人),我馬上調整心態,鏟除怕心,清理自己的空間場,解體社區人和組長背後操縱他們迫害我的一切舊勢力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黨文化的邪惡因素。

我在心中求師父給我加持,把我怕心去掉,師父說過:「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後的執著》)全盤否定舊勢力給我安排的路,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穩住心後,看到社區的人拿出一張甚麼回訪表格,他們讓我填表。我目光直視他們,告訴他們我是不會填的,你們這是擾亂公民的平靜生活,是真正的擾亂社會治安。他們假惺惺的說沒其它意思,只是走走形式。這時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決不配合邪惡,因為今天我是主角他們是配角,他們是為了讓我救度而來的。

於是我開始給他們講起了真相,我告訴他們法輪功的學員都是好人,都是為別人著想的、一個善良的群體,是中共邪黨、江惡魔妒忌心所致,發動了這場迫害。我對他們說,你們是在不明白真相中幫助邪黨幹壞事,是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我說你們這樣做是有罪的。當有一天中共邪黨滅亡時,你們首先是它的陪葬品。他們聽著很吃驚,也很擔心自己將來的命運,所以也沒著急讓我填表,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了我證實大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機會,千萬不能錯過這次機緣。

接著我就講了中共邪黨如何迫害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還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也講了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下場。他們聽了半天,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他們把表放回了包裏,有走的意思,對我說:那以後你就在家煉吧。臨走時我告訴他們,能見面就是緣份,希望你們以後心中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回答說,謝謝!謝謝!我們會記住真善忍好的。

從那以後無論甚麼敏感日或在奧運前後,他們再也沒來干擾我了。雖然是我在給他們講真相,其實是師父看到我沒有了怕心,有了正念,所以師父把背後迫害我的一切舊勢力的邪惡因素給解體了。師父洪大的慈悲使我更加努力去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同時學好法是一切的保證。

二、幫助同修也是在歸正自己

有一天偶然的遇到了一位很想見到的同修,我們見面談了一下本地區整體的情況,後來她邀請我去了她家,她丈夫也是我們的同修。

她丈夫同修甲曾經是一個很精進的大法弟子,最近被一些不正確的狀態干擾,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這種魔難中走不出來,我知道後,找了另外兩個同修幫助發正念,同時也告訴甲同修要好好向內找,看是甚麼人心讓舊勢力抓住的把柄而變相迫害。

發了兩天正念,我身體的某一個部位突然癢痛、紅腫,像千萬條蟲子在抓一樣癢的難受,我從來也沒有過這種情況,晝夜難眠。第二天我們在學法小組與那兩位幫發正念的同修切磋,他們身上也與我有同樣的症狀,但沒有我嚴重。當時我們有一顆自私心出來了,說幫他發正念卻干擾了我們,而且甲同修身上的症狀跑到我們空間場上來了,我們有想放棄幫助甲同修的念頭。轉念一想,這不是正符合舊勢力的安排了嗎?通過在一起學法切磋,我們悟到,這是舊勢力的變相迫害和干擾,在這種干擾的情況下,看我們站在哪個基點上看問題。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得走師父安排的路,把這顆為私為我的人心去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靈爛鬼對甲同修的迫害,求師父加持。

當我們認清了舊勢力對我們干擾的假相後,很快我們身上的不正確症狀全然消失,回過頭來看才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一切的干擾都是衝我們的執著而來的。雖然在這件小事上看似在幫助同修,其實整個過程是在歸正自己。通過這件事使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正念正行,信師信法的重要性。無論是救眾生也好,幫助同修也好,做大法的各項事情也好,如果摻雜人的一點因素都是極其危險的。

讓我們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機緣吧!在最後的一段有限的時間裏救更多的有緣人,完成自己來時的大願,早日跟師尊回家吧。

不足之處望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