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火車上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師父說:「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我孩子也是大法弟子,被邪黨綁架、非法關在監獄已八年之久未回,我每個月坐火車去看他。在大火車,看到這麼多人,心想如能講真相救人該多好!於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上火車,鏟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救度有緣人,請師父加持我。從一開始十幾人到幾十人、上百人,到一百六十多人,我每個月都去,一次來回三天,一年十二次,八年有九十多次了。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柳暗花明的走過了一村又一村。

記的第一次講了十二個人,同修高興的鼓勵我說:「不少,不少!」我聽了很欣慰。後來我逐漸越來越敢講,在火車上以找座位為名,見縫插針,一路理智,智慧的在火車站,火車上,旅店裏,飯店裏,甚至監獄的接見室裏,總之自己能感覺方便說的地方,都講真相了。

八年來我沒統計過我具體說了多少,退了多少。但有一天早晨我不願起來煉功,就做了一個夢。在一個很大很大的教室裏,有好多好多人,男女老少,後面還有唱歌跳舞的。前面有一個講台,好像在等待著我說甚麼,我去晚了,同修悟到是我的眾生在等待我,我得好好修。

幾年來在監獄的往返旅途中,面對末法時期形形色色的陌生人,講大法的美好、大法洪傳全世界、講邪黨的腐敗、講社會的亂象叢生、講江澤民其人的惡事醜事,並說國家就像個家庭一樣,這個家長吃喝嫖賭無惡不做,這個家就被帶壞了,這個家庭的孩子和其他人肯定跟隨著倒霉,上樑不正下樑歪。當前社會的動亂,天災人禍等跟隨邪黨有直接關係。勸三退保命得平安躲災難,一般我勸的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能退。

我時刻記著師父法身就在我身邊,還有天龍八部護法神。當我不敢開口時,師父的一句話打到我的腦子裏「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每次我兜裏都揣著紙和一個小鉛筆頭,隨時記下來。這些人還都願意告訴我真名實姓,有時我回來反思一下,也覺的很奇怪。其實都是師父把有緣人領到我跟前,讓我說了一下,都是師父在幫我做。這條路是師父給我安排的。

也有不同意退的,態度不好的,我就平和的跟他(她)說:現在是救人,救好人!然後心裏一直發著正念,待對方平靜再走不遲。走時說:「祝你平安!」穩住他(她),把慈悲留給他(她)。

記的有一次勸退,有一個人態度非常惡劣,故意大聲喊著:「你怎麼在火車上敢說這個?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只是善意的看著她說我是在救人。她說:「救甚麼人?我告訴你,現在把你抓起來,判你一年勞教。」然後問我在哪兒下車。我沒告訴她,只是笑一笑,一直發正念,她東張西望似乎在等乘警過來,又過了十幾分鐘,火車到一小站,我只好下車。回頭一剎那間,看見她還在盯著我是否下車了。然後我走到檢票處晃了一下,又快速的向最後一節車廂走去,像剛上車一樣(小站只停留兩、三分鐘),因我沒到地方,還得繼續坐這趟火車。上了車後發著正念,迅速的從包裏拿出一件衣服換上,當時心裏不太穩,怕她領著乘警過來,真是有驚無險。等我再換車時,一開始沒敢勸退,後來想錯過機緣就沒有了,找一對面小座坐下,四個人,不一會兒我勸退三個。有一老者竟然對我說:「別怕,都這麼明著整。」我想這可能是師父用他的嘴點化我,我會心的笑了,他們也笑了。當然他們不知道我笑的甚麼意思。坐一會,我說:「我有個朋友在前邊,我去看看。祝好人平安,萬事如意!」他們笑著點頭說:「謝謝。」告別後又走下一個車廂繼續勸退。

因火車到站常有上車下車的,曾有兩次補票的列車員看我一個車廂一個車廂的走,以為我是逃票的,追著問我買票了嗎?我拿出票告訴他,我的座位讓別人坐了,我只好找座位。人家抽煙上廁所的回來了,我只好再去找。列車員說:「噢,是這樣。」忙他的去了。

一列火車有時從這頭走到那頭,能勸的就勸,不能勸的就走。有時我感覺不帶任何觀念的去講,在師父的加持下,真是智慧好像源源不斷的在流淌,順利的勸退一個又一個……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有同修的幫助,我每次都把大法的資訊,把師父的經文送進去。每次把經文送進去後,我都心裏說:「謝謝師父,謝謝同修。」走時請師父加持,回來時跟師父道一聲謝謝。監獄獄警曾經對我狂叫過:「法輪功的東西都帶進來了。」我心如止水,沒有任何表情。當他們再換人檢查沒翻出來時,用疑惑而平靜的眼光看著我,好像在說:「奇怪,不是她。」我想你們是翻不出來的,我身邊有師父的大法身,還有天龍八部護法,還有好多同修在為我發正念,所以我的心很穩。

也有一次由於有怕心我不想去了,在集體學法時,我看了看師父的法像心裏說:師父,我這次沒去。我的腦子裏立刻聽見師父好像在說:「你得去呀,那裏有我好多大法弟子。」我當時就流淚了,心裏說:師父,我錯了,我錯了,我一定去。我傷心的哭了,誰也不知道我哭的甚麼。

這八年來,有苦,有累,有辛酸。幾年來的不管春夏秋冬,嚴寒酷暑,從未間斷過。有一次在火車上竟發起燒來,連拉帶吐,還得講真相救人,後來求師父幫助好多了。每次也好像雲遊一樣,勸退救眾生,而且有時在火車上還能碰到我勸退過的人跟我打招呼。有一次回來師父的一首詩打到我的腦海裏「帶著如意真理來 灑灑脫脫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間道 滿載眾生法船開」(《洪吟二》〈如來〉)。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我回來沒敢說,因我知道和做的好的同修比差遠去了。有一回夢見天上無比廣闊,有一個黃豆粒大的地方不太平整,我想可能就是我掉下來的地方,我應修回去補上。只是我這兒缺一點也不能圓滿:怕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心多了,都得去才行,得精進實修。

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路,修的比我好的很多很多,只是他們的路沒有像我這樣表面,在同修的催促下我才寫出來,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