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精忠報國 浩氣長存(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千百年來,岳飛「精忠報國」慷慨悲壯的動人故事,一直在中國人民中廣泛流傳,「還我河山」的浩然正氣激勵著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人們無比崇敬岳飛收復失地、保國衛民的愛國精神,無比痛恨奸臣秦檜賣國求榮、陷害忠良的可恥行徑。

高精度圖片
岳飛廟塑像

岳飛,字鵬舉,南宋時河南相州湯陰人。他少年時就胸懷大志,勤奮好學,文武雙全。一一二六年,金兵大舉入侵中原,戰爭陰雲籠罩著神州。岳飛報名參了軍,開始了他抗擊金軍、以雪國恥的戎馬生涯。臨走時,他的母親姚氏在他背上刺了「精忠報國」四個大字,囑咐他一生一世都要竭盡忠誠報效國家,這成為岳飛終生遵奉的信條。岳飛投軍後,因作戰勇敢很快提升秉義郎。副元帥宗澤非常賞識他,稱他「智勇才藝,古良將不能過」。

金軍攻破開封後,俘獲了徽、欽二帝,北宋滅亡。靖康二年,康王趙構登基,是為高宗,遷都臨安(今杭州),建立南宋。岳飛上書高宗,要求收復失地,被革職。岳飛遂改投河北都統張所,任中軍統領,在太行山一帶抗擊金軍,屢建戰功。

金將兀術率金軍再次南侵,建康留守杜充不戰而降,高宗被迫流亡海上。岳飛率孤軍堅持敵後作戰,他先在廣德攻擊金軍後衛,六戰六捷。又在金軍進攻常州時,率部馳援,四戰四勝。次年,岳飛在牛頭山設伏,大破金兀術,收復建康(今南京),金軍被迫北撤。從此,岳飛威名傳遍大江南北,聲震河朔,擁有人馬萬餘,建立起一支紀律嚴明、作戰驍勇的抗金勁旅「岳家軍」。

紹興三年,岳飛揮師北上,收復襄陽等六郡,升任清遠軍節度使。紹興六年,岳飛再次出師北伐,攻佔了伊陽、洛陽、商州和虢州,繼而圍攻陳、蔡地區。但岳飛很快發現自己是孤軍深入,既無援兵,又無糧草,不得不撤回鄂州(今湖北武昌)。此次北伐,岳飛壯志未酬,寫下了千古絕唱《滿江紅》:「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表現了他渴望恢復疆土,使天朝一統、海內昇平的報國之志和必勝信念。

紹興七年,岳飛升為太尉。他屢次建議高宗北伐收復中原,都被高宗拒絕。紹興九年,高宗和秦檜與金議和,南宋向金稱臣納貢。其時秦檜早已作了金人內應,以出賣南宋為己任。岳飛不勝憤懣,上表要求「罷兵務,退處林泉」,以示抗議。次年,兀術撕毀和約,再次大舉南侵,岳飛奉命出兵反擊,相繼收復鄭州、洛陽等地,在郾城大破金軍精銳鐵騎兵「鐵浮圖」和「拐子馬」,乘勝進佔朱仙鎮,距開封僅四十五里。兀術被迫退守開封,金軍士氣沮喪,發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哀嘆,不敢出戰。

岳飛善於謀略,治軍嚴明,愛民如子,其軍以「凍死不拆屋,餓死不擄掠」著稱。他親自參與指揮了一百二十六仗,未嘗一敗,是名副其實的常勝將軍。

在朱仙鎮,岳飛和韓世忠等幾位元帥兵合一處,準備渡過黃河收復失地,直搗黃龍府。岳飛激動的對諸將說「直搗黃龍府,與諸君痛飲耳!」這時秦檜怕岳飛北伐成功,唆使高宗在一天之內連下十二道金牌,強令岳飛退兵。岳飛抑制不住內心的悲憤,仰天長嘆:「十年之功,毀於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社稷江山,難以中興!乾坤世界,無由再復!」岳飛退兵時,中原人民攔住軍馬,哭聲盈野,岳飛也潸然淚下。

岳飛回臨安後,秦檜一心想害死岳飛,他誣陷岳飛謀反,將其下獄,用盡酷刑,逼其招供。岳飛寫道「靖康之恥,君臣北狩,百姓流離。幸聖主龍飛淮甸,虎踞金陵,乾坤再造。不思二帝埋沒於沙漠,乃縱幸臣弄權於廟堂。飛折矢為誓,與眾會期。東連海島,學李績跨海征東;南及滇池,仿諸葛渡瀘深入。羨班超闢土開疆,慕平仲添城立堡。欲直搗黃龍,迎回二聖,一統中原,始全予志。今權奸謀誅中直,陷我謀反。天公無私,必誅相府奸臣以分皂白;地府有靈,定取大理寺卿共證是非。」

秦檜找不到岳飛的任何罪證,就以「莫須有」的罪名陷害。一一四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除夕之夜,秦檜與其妻王氏在東窗下密謀,寫了一張小紙條交給獄官,命人將岳飛秘密殺害於獄中。岳飛臨刑前,在大理寺風波亭上奮筆疾書「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八個大字,同時被害的還有兒子岳雲、部將張憲,是年岳飛年僅三十九歲。

宋孝宗時,岳飛得到平反昭雪,被追封鄂王。岳飛堅貞不屈,驅逐金敵,保衛中原,保衛華夏文明,捨生取義,扶植綱常。他的光輝業績流芳千載,深深的銘刻在世代炎黃子孫的心中;而奸臣秦檜等人,卻被鑄成鐵像,反剪雙手,長跪於英雄墓前,承受世人的唾罵和痛擊。今天,中華大地,再現妖邪,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迫害上億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這巨奸和惡黨也必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永遠遭人唾罵而遺臭萬年!


杭州岳墳前秦檜夫婦跪像


有詩曰:「忠臣為國死銜冤,天道昭昭自可憐。留得青青公道史,是非千載在人間。」

又有詩曰:「萬古共稱秦檜惡,千年難沒岳飛忠。日月同明惟赤膽,天人共鑑在清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