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心懷天下 節操永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楊萬里,字廷秀,號誠齋,吉州吉水人,南宋傑出的詩人。他自幼讀書非常勤奮,廣學博識,鍥而不捨。當時正值風狂雨橫的年代,金兵大舉入侵中原,南宋與金戰戰和和,形成南弱北強的對峙局面。他的父親攜領他去拜見因主張抗金而被貶謫的張九成和胡銓等名臣,他們的品行和愛國精神深深影響著楊萬里,楊萬里立志要報效國家。

楊萬里最初擔任永州零陵縣令時,宰相張濬因力主抗金被貶居在此,閉門謝客。楊萬里欽佩其為人,三次前往拜謁而不得見,於是寫書信力請,表明自己心境,張濬看了很受感動,接見他說「元符貴人,腰金纖紫者何隙,惟鄒志完、陳瑩中姓名與日月爭光!」他勉勵楊萬里要效法先賢的「清直之操」,並勉之以「正心誠意」之學。楊萬里銘記在心,將其讀書之室取名為:「誠齋」,以明己志。

隨後,楊萬里任隆興府奉新知縣。恰值奉新大旱,百姓生活十分困苦。楊萬里見牢中關滿了交不起租稅的百姓,官署府庫卻依然空虛,深知是群吏中間盤剝所致。於是他下令,全部放還牢裏的百姓,並禁止逮捕、鞭打百姓,然後發給每戶一紙通知,放寬其稅額、期限。結果百姓紛紛自動前來納稅,不出一月,欠稅全部交清。他的不擾民政治,頗獲政績,受到百姓稱讚。

楊萬里寫了振興國家的文章《千慮策》給朝廷,面對中原淪喪、江山唯余半壁的局面,從「君道」、「國勢」、「民政」幾方面深刻總結了靖康之難以來的歷史教訓,直率批評了朝廷的腐敗無能,提出了整套的治理國家的方針策略,宋孝宗看文章切中時弊,任他為國子博士,楊萬里又舉薦朱熹、袁樞等十六人,都是正人端士。

宋光宗即位後,楊萬里任秘書監,他立朝剛正,連上三札,要求光宗愛護人才,防止奸佞。做到「一曰勤,二曰儉,三曰斷,四曰親君子,五曰獎直言」(《第三札子》)。一次,他因地震而上書朝廷,給皇帝提了十條意見,提醒光宗要將國家命運繫之於人民,節財用、薄賦斂、結民心,民富而後邦寧、興國,觸怒了光宗,被貶為江東轉運副使。

楊萬里實際上視仕宦富貴猶如敝帚,隨時準備唾棄。剛做京官時,就預先準備好了由杭州回家的盤纏鎖置箱中,又囑家人不許買一物,以免一旦離職回鄉時行李累贅,就這樣「日日若促裝」待發者。楊萬里江東轉運副使任滿時,有餘錢萬緡,他全棄之於官庫,一文不取而歸。回到南溪之上,自家老屋一區,僅避風雨。他為官清正廉潔,人們稱讚他「清得門如水,貧惟帶有金」,這正是他清貧一生的真實寫照。

到了宋寧宗年間,韓冑依仗韓皇后的權勢,爬上相位,大肆網絡黨羽,在朝中專權。有一年,他建了一座南園,以答應讓楊萬里入朝做高官為報酬,請楊萬里為他這座園子作記。楊萬里為人正直,一向鄙棄韓冑的為人,說道:「官位可棄,記不可作!」韓冑聽後大怒,只好讓別人執筆作記。此後韓冑一直主政,楊萬里閒居在家達十五年之久,他每日憂國憂民,寫道:「韓冑奸臣,專權無上,動兵殘民,謀危社稷。吾頭顱如許,報國無路,惟有孤憤!」

楊萬里時刻關心國家命運,寫了大量愛國詩篇。他在江、淮等地,親眼看到淪喪於金國的宋朝大好河山和中原遺民父老,心中鬱滿國家殘破的恥辱和悲憤,寫了「何必桑乾方是遠,中流以北即天涯!」(《初入淮河四絕句》)他見到金山的吞海亭已成專為金使烹茶的場所時,發出深切的呼喊「大江端的替人羞!金山端的替人愁!」(《雪霧曉登金山》)他同情百姓疾苦,寫了「荒山半寸無遺土,田父何曾一飽來!」(《發孔鎮晨炊漆橋道中紀行》或寄託家國之思,或呼籲抗戰復土,或歌頌抗金將領,或諷刺賣國權奸,寫出人民對風調雨順、安居樂業的渴望。

楊萬里一生正義敢言,不事權貴,這與那些斤斤營求升遷、阿諛逢迎之輩形成鮮明對照。歲月滄桑,那些曾經擁有的富貴功名何在?曾經權傾一時的勢利小人哪一個不遭到人們的唾棄?只有美好的品質和高尚的節操永恆永純,就像楊萬里讚美的荷花那樣,「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纖塵不染,香飄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