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走好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來自加拿大多倫多。和許多辦媒體的學員,尤其是直接從事經營的學員一樣,我經常在思考、琢磨如何能使我們的報紙走上良性循環。從開始的自覺個人苦幹,到有團隊意識、互相配合,到最近想的比較多的集全球報紙的優勢,大家勁往一處使,成就正規媒體大報,在此,我想與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路程。

師父說:「大家一直想使媒體廣告有個突破,能夠達到良性循環。這也是我的願望,也是所有辦媒體學員的願望,也一直在這方面努力。」(《洛杉磯市講法》)

一直以來,我都覺的師父為報紙講法已經講的很細、很透徹了,只是弟子做不到。在心態特別純淨的時候,我能感受到正法的洪勢雷霆萬鈞。而我們只要順勢而行,即可產生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在多倫多辦公室,我們有一個初具規模的廣告部,近十名全職銷售員。每天工作從早晨定點學一講《轉法輪》開始、保證週一至週五的正常上班。當然,平常我們也經常忙到深夜,週末還需要聚在一起學法討論。

我們的主要優勢不言而喻,未來是我們的;儘管我們仍面臨許多的困難,從個體到參與媒體的學員的總體。有時候也顯的矛盾重重好像有解不完的結。不過,我們坐在一起學法交流,大家一致認為最大的問題是修煉問題,如何創造一個學法環境就成為關鍵。在學法中,我們的想法是一致的,我們的心是相通的,我們的另一面也在交流。我感覺就像在大家互相攙扶、鼓勵中走過了這幾年的正法修煉歲月。

如何與做其它項目尤其是媒體項目的學員配合好,一直是修煉中對我的考驗。當自己咬咬牙,憑著對法的堅信在師父加持下堅持過來後,就不太容易理解那些因為種種原因改做其它項目的學員;在較樂觀的面對眼前的困難時,就不太理解同修相對悲觀的看法。現在想來,有些學員的狀態可能是其世界的特性決定的,也有後天環境的影響。一些學員即使現在不再直接參與我們媒體工作,但他們在這裏所花的心思、曾經承受的壓力非常巨大,實在非常不易!身邊的這些學員也陪我走過了一段艱難的時光。有一天我們的媒體開花結果,他們就是當初不辭辛勞澆水施肥的人。

海外大法弟子承擔了許多項目,光媒體就好幾個。我們最缺的可能就是做市場經營的。我原本不是做這一行的,在一定機緣下開始操心報紙的營運,至今幾年已經過去。多倫多辦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時,儘管報社非常繁忙,我就琢磨如何幫助晚會活動找贊助。後來我們巧妙的把二者結合在一起。去年我們多倫多拿到了一輛贊助的嶄新的汽車。今年的新年晚會,我們拿到遠遠比汽車更多的現金贊助以及媒體贊助。我們與許多世界知名品牌建立了關係,積累了一定的接觸大公司談生意的經驗。在這其中我真能體會到我們媒體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節目帶給觀眾的震撼是無比巨大的。我在深深的震撼中唯感內疚:市場宣傳推廣應該做的更好才配得上這台節目啊!

找贊助商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過程。這過程暴露出我很大的惰性。我自己的小算盤是這樣打的:我出面約見一些客戶,再與其他同修結伴見面,由其把合約簽下來。多麼的輕鬆愉快!一次,我在一個高爾夫球場認識了一位客戶,在我們的市場部例行會上,我分析提出該客戶是潛在的贊助商,這一提議得到大家的認同。於是我與一西人學員合作,開車過去與其面談。西人學員是職業銷售員,英文自然是頂呱呱。見面時我幾乎沒怎麼開口,平時我就是一個不喜歡說話的人。初次談論贊助事宜,效果似乎不錯。沒想到我們被拒絕了。這是一個大客戶,我開始未當回事。與一位學員交流談到此事,她很嚴肅的和我說:也許這是屬於我做的事情,我不應該不負責任聽之任之。語言、經驗都只是很小的一部份,以此為藉口不努力是不行的。我隱約也覺的我和這個客戶有很深的緣份,我們彼此的相遇不是偶然。通過我,也許是這個生命與大法結緣呢。我反省自己,終於從新為這個贊助費心。我呼籲大家不要放棄,以正念支持;開始盡力聯繫一些相關的個人、也和大家一起想辦法把我們的媒體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這樣反反復復,我們得到了兩次口頭承諾,不過不久又被拒絕。後來我再與客戶直接接觸,我和她談到我們的媒體,談到中國文化。我給她解釋用「慧眼識珠」來理解贊助我們辦的活動。最後我們拿到了這個贊助。在不久前的一次見面中,這個贊助商一看見我就笑,再次對贊助晚會表示滿意,並打算在來年接著贊助。

然而,法對弟子是有要求的。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經文中說:「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

狀態差時我時常會想到曾經為了一個三百多加幣的廣告在雪天去見客戶,是個星期六,結果車甩出去與鏟雪車相撞、來了警察開罰單、修車花去四千八百加幣,而且驚魂未定有將近一年之久,好像付出挺大。我意識到我不能只是與過去那個從未拉過廣告、與陌生人說話發抖的自己比、與一時可能表現不夠好的其他人比。我要與做的好的同修比,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比。今年辦完這個活動後,我明顯的感覺到壓力和挑戰更大了。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更高了。在學法和修自己中,我在反覆考慮一個問題:甚麼樣的客戶能配得上我們的全球大媒體?

表面上,我們的優勢是全球發行網絡,同時擁有多種語言的報紙,並且與新唐人電視台合作使我們有成功舉辦世界級的新年晚會的經驗。與其它中文媒體相比,我們的工作人員精通英語,與主流打交道不成問題。這樣的力度相信在人這一面也沒有競爭對手。在看不見的空間就不言而喻了。悟到這些理時,我非常激動,深夜久久不能平靜。

即使我們拉到了廣告,我們與廣告客戶的關係應該是合作關係,而不單純是廣告關係。多倫多報社全國廣告已顯雛形。當我有這樣的想法及行動時,我約到了不少潛在大客戶,同時也有一些大客戶找到了我。當我把這些想法和身邊一起做市場的同修交流時,他們也能理解。最近,我們組成團隊,倆倆相伴,與客戶接洽,準備計劃書、準備面談材料,忙得不亦樂乎。我們定下了目標,腳踏實地的行動起來。說是容易,而做到才是修。

在今年的「美西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召開那一天清晨,我做了一個特別清晰的夢。在夢中,一位協調全球市場的同修對我說:「你已經掙了一百萬了,不能再做廣告了,否則就像釘子一樣影響其他學員。」夢中的我愣了一下,趕緊表示:「那我就參與其他大法項目吧。」然後又說:「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掙了一百萬。」

我不明白這個夢,與同修交流,他們紛紛說要我別管,可能是干擾。我看看自己:也許是不自覺中有了驕傲的心,也許是考驗我在某個項目做出一點成績時是否產生名利之心。也許在內心深處也因做媒體太艱難存有搖擺之意,想堂而皇之退出。無論如何,我要修去這些執著。人世間的東西都不是我們修煉人所追求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榮耀。話又說回來,要以法為師。師父在《堅定》中說,「覺悟者出世為尊 精修者心篤圓滿 巨難之中要堅定 精進之意不可轉」。如果是大法的需要,我是沒有選擇的。這樣一想,我又有更多的計劃在屬於自己負責的部份做好,履行自己史前神聖的誓約。

我感到在媒體中證實法很不容易,每天面對的大多是常人,繁瑣的日常事務中常常讓人不經意就陷在其中。我常常聽不到手機鈴聲,儘管調的很大聲,可見心之浮躁,這不應該是修煉人的表現。我們一位銷售員說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煉功,好像只有這樣方可蕩盡人間的污垢。

當我在深夜靜心學法,總能回覆當初得法的心情,仿佛也能感受久遠年代與師父立下誓約的莊嚴。於是,就不會太多的抱怨,就能自覺的做好自己應該承擔的那一部份並分擔其他學員的工作。當我們學好法,為自己是大法中一粒子自豪、為大法的殊勝讚歎時,面對的困難,就能自覺的成為一體,就能看到巨大的機會。我相信,這機會就在眼前!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