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法純淨自己中走回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修煉方法是嚴肅的修佛,而且是極其玄妙的,改動一點就亂套了。因為功的演化過程是極其複雜的,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正法越到最後,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要求也越來越高,越來越嚴。每一個不正的思想和念頭都是干擾和破壞,如不能正確認識這些干擾和破壞,及時的在學法中把它們清理掉,都會對正法對自己的修煉、救度眾生帶來難度。

我是九八年秋天得法的學員,得法以後就跟師父講的一樣,知道了這就是我要找的,自己就是為了法來的。在迫害開始,一直以信師信法的正念排除了很多干擾與強加的迫害。

由於自己是一個民營企業的老闆,在常人中各方面的條件在人看起來比較舒適。以養成的那種居人上之心說話,做事,一動念就是命令、指使,被邪黨文化左右著,還感覺自己修的不錯。就這樣的認識也在做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還自我感覺不錯,挺精進的,沒有意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又聽別的開了天目的同修講自己修的如何如何了,修的有多高多高了,不自覺的歡喜心、顯示心、自滿的心等等全都起來了,覺的自己能做這個事了,能做那個事了。

在證實自己中幹事業的心更是高的可怕。不知不覺中就把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發正念也搖搖晃晃,滿腦子都是名利,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爭鬥,主意識精神不起來,被邪靈爛鬼控制了還不知道,工作中的麻煩事一堆一堆,各種干擾更是沒完沒了,心累身累,精神上被痛苦壓抑著更是感覺透不過氣來,學法時間少了,發正念也只成了動作,講真相救眾生做的也越來越少了,對講真相無形中還多了一種恐懼。

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這最後關頭,沒想到要在法上去歸正這些,竟然想到常人中去尋找解脫,把希望寄託在了常人的身上。就在這種種邪惡的思想作用下,做了作為一個修煉人最不應該做的事,犯了最不應該犯的色戒。在做錯事後,在無比痛苦與悔恨中,眼睜睜看著自己一層神體被毀掉,兩個仙女一樣的變異生命,在眼前手拉手又歌又舞。

在急驚與悔恨中,才知道自己邪悟了,走錯路了。心裏清楚的知道大法是最正的,不正的都是人心,就是因為人心的執著,才留有這麼大的漏,才被邪惡生命鑽了空子,給邪惡毀滅眾生帶來了藉口,為迫害找到了理由。

經過這幾年的修煉,還好自己非常的清楚大法是最正的,不正的都是人心,是自己在修煉中加進了人的東西,才出現了這樣危險的狀態。我發出強大的一念,我就是從頭再來,也要在大法中修煉,也要返本歸真,所有強加的這一切我都不承認,那不是我要的。從那一刻起我開始靜下心來學法、煉功,不斷的純淨內心,使冒出來的不正的思想解體,把邪惡的生命清除,清除所有干擾靜心學法的東西,努力使它們起不了任何作用。

現在才真正明白了修煉是甚麼,不是看別人感覺別人怎樣,做事情的好壞與結果怎樣,而是在不斷的純淨自己。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其實物質的本身並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擾人的就是那顆心。」就是自己那顆不純淨的心,才使一切複雜化魔性化。真正純淨的心,能包容一切,使一切不正的思想、觀念、業力和不正的生命全部解體。

師父在《走出死關》中講:「其實,失去這萬古機緣與來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沒臉見人的執著更可怕。修煉就是修煉,修煉就是去掉執著、去掉人不好的行為與各種怕心,包括怕這怕那的人心。本來就是因為執著與怕心走錯了路,走回來又被怕心牽制著、擋著走回來的路。」

我寫出這一點的目地是想讓跟我一樣的,不管犯了甚麼錯的同修,千萬不要放棄修煉,師父是珍惜我們的,是不會遺棄我們的,而想毀掉我們的就是舊勢力和邪靈爛鬼。千萬不要為了沒臉見人的心,或是怕說出來別人會看不起的心,而毀了自己的永遠,這也正是邪惡生命要達到的目地。這不是師父安排的,不是我們修煉過程中必須出現的。趕快在學法純淨自己中走回來!師父在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在盼著我們的好消息呀。

個人在修煉中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