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色慾之心 走正修煉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說起來,這篇文章在二年前就應該寫的,但一直有許多人心,怕寫出來明慧不登(求名心);怕同修看了誤解(求名心)。日前看了《明慧週刊》二六零期中《對男女婚姻問題的再認識》受到觸動,才決定把自己所想、所見以及在法中歸正的過程寫出來,在明慧這個平台上與同修交流,或許對與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修有一些幫助。

我中年喪偶,自己單獨生活,自認為做常人時對色的方面就比較看淡。現在修煉了,這方面我一定能做好。對於是否再組織家庭,由於當時(七二零以前)法學的不深不透,沒有悟出這方面的法理,只記得:「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可不是叫你當和尚、當尼姑,我們年輕人還要組織家庭的。」(《轉法輪》)而自己不是年輕人,就認為重組家庭與否都無所謂。

隨著學法的日益深入,師父說:「慾和色這些東西都是屬於人的執著心,這些東西都應該去。」(《轉法輪》)我悟著,如果組織家庭就免不了有慾和色的問題,能勾起人的執著心,這樣看來,二次家庭還是不組織吧。曾有幾個好心的同修給我介紹老伴,我都沒答應。

後來在修煉中,由於自己有些方面沒做好,被黑手鑽了空子迫害,使自己行動困難,不能正常生活,家裏的許多事都靠同修幫助。當時我想,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應該生活在別人的幫助之中,同修做三件事都很忙,再來幫我,我感到心裏不安。怎麼辦?這時我萌生了找老伴的念頭,可是又覺的好像不符合法,感到很困惑。那一段時間,《明慧週刊》我每期必讀,我是多麼渴望能從《明慧週刊》中看到同修的此類交流文章,可是我沒看到(可能因為看的不全)。這時,我想到師父,就拜問師父吧,我把《轉法輪》恭恭敬敬的擺在面前,然後端坐合十,心裏發一念:師父啊,弟子沒有慾,也沒有色,只因生活上總是依賴同修,影響了他們做好三件事,為此,弟子想組織家庭,不知是否可以?想罷,雙手翻開《轉法輪》,師父說:「一看馬路上一個人也沒有,靜靜的。」(《轉法輪》)我悟到,修煉的路師父早就給我安排好了,既然這條路上沒有別人,就不應該再多加點甚麼進去。這樣,我打消了這個念頭,無條件按照師父指點的去做。

然而,我說自己無慾無色,果真如此嗎?大約事隔半年,那時我已經能獨自料理生活了。有一天在路上講真相時遇到一個大法弟子,是異性,外地人。我們談了一些修煉的事,然後對方說沒有老伴了,了了幾句,就走了。我雖然沒有向對方吐露自己的情況,也沒留下任何聯繫地點及方式,但是心裏卻動了念,覺的此人對我非常合適。冷靜下來,往裏找,發現自己不是無慾無色,而是色慾心俱全。如果無色無慾,就不會動那種念。這個念本來不屬於我,它是後天形成的,可是它卻藏的很深。

今天的人類社會,人為了滿足膨脹的色慾之心(而不是為了孩子和家庭),許多人沉淪在色慾之中,更有甚者,兒孫滿堂的八十多歲的老者還上電視作徵婚廣告,這些是人的正常行為嗎?現在的常人社會是變異的社會,常人已經沒有了做人的道德規範。甚麼同性戀、性解放、亂倫等,神看它是骯髒的。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應該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今天師父給我們安排了修煉的路,一切都應該順其自然,以修煉為重。

如果我們走的正,舊勢力就不敢迫害。修煉是艱苦的,除了舊勢力的迫害,在修煉路上也會有苦有難,那是我們自己的業力的一部份,師父給我們擺在了修煉路上的各個層次之中,用它來魔煉我們的意志,提高我們的心性。那些苦和難都是自己生生世世欠下的,自己要正確面對,要承受,要償還。一切都是有序的,這條路我們沒有任何權力隨便用人的方法去改變它。

師父講過:「在歷史上或在高層空間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慾望、色這個東西很主要的,所以我們真得把這些東西看淡。」(《轉法輪》)而我地區至今仍有同修被情帶動。修煉已經到了最後,有的人還在麻木著,不思悔過。我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去掉色慾之心,嚴肅對待自己的一思一念,發正念鏟除本來不屬於我們的後天形成的觀念,多學法,以法為師,走正最後的修煉道路。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以期共同提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