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在學法中去掉執著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曾經在色上犯過錯,雖然早已經改過了,但是色心一直沒去乾淨,夢中過關也過不好,但是最近我徹底的過去了,我想寫寫我是怎麼過去的,希望對還有此心的同修有些幫助。

我到男友這兒來了。我們做資料,他這兒很偏僻,有點像世外桃源,吃穿住用的東西都要從外面運過來。這裏同修很少,在我住的小鎮上只有五位同修,加上我六個。而且直到我來的時候,他們還沒有自己做《九評》的資料點,天天發的都是單頁。正好我有些經驗,就幫助做了起來。因為各方面經濟條件和惡劣的自然條件及做資料方便,我不能搬出去住,我們只能分室而居。起初,困難真是太多了,不僅是來自另外空間的干擾,還有諸多的不方便,這些都不寫了,就寫寫在男女關係的問題上,我們是怎麼過的,怎麼走過來的。

當我們要做九評,但是又是未婚夫妻同居在一起,開始最大的干擾迫害就是我的色慾被嚴重加強。他有時候說我的眼神都不對勁,冒的都是色迷迷的光。說實話,我雖然色慾之心當時還沒有去掉,但是總不至於那樣,但那時就是如此。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色的念頭一個接著一個。

但我也一直在守。我一直背法,一直給師父上香,跟師父說,我不承認這種迫害,但我幾乎對所有的男人都會「不由自主」的動色心。開始,我分不清楚那不是我,因為來自思想太深處,我以為那是我自己有很重的色慾之心。這樣的事情真的很羞於啟齒,但我知道我是修煉人,那一點虛榮心也是要放棄的,我就把自己惡劣的思想跟男友曝光出來,無論它多麼不堪,因為我要去掉它,而曝光邪惡才能清理的更快。

在和他單獨相處的時候,有時控制不住自己就會湊過去。當時就是那麼強。有一次他做夢,夢到,我從自己房間裏裸著身體走向他,身體是女人的身體,卻是黑色的,走過去後,臉由我的臉變成了男人的臉了,還挺可怕的樣子。這個東西走的越近,男友就失去了一切思想,他不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他就使勁讓自己想起來自己是大法弟子,他越能想起來,它就變小,最後變的非常小,可惜最後讓它跑掉了。起來時,他跟我說,他忘記發正念了。我說,我平時就是那樣,根本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了,被色慾纏身,只有一點模糊的意識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從那以後,我輕鬆一些,但是還是過的很累,一次一次的,我把經歷寫出來,如果有色心還沒完全去的同修,說不定還有點幫助呢!

其實我已經在努力控制自己了,學法的時候,師父也不斷點化我,「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轉法輪》第四講),我突然明白,只要我能忍的住,我心性就提高上去了。一連幾天,我在關鍵時候都忍住了,都過去了,但是又因為不注意的一點點的鬆懈了,被鑽了空子,雖然沒出大事,因為他能把握住那一點,但畢竟行為不對了,然後就太難過了,哭……後來爬起來再學法再修,走了過去。夢中師父會鼓勵我,我已經走過原來的一片天空,那片天空已經晴朗了,再進入的又是細雨濛濛的世界。

後來,我學法的時候又看到師父講的「我們學員心性提高的很快,當時這個小伙子就警覺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這個念頭一出,「唰」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本來就是幻化出來的。」(《轉法輪》第六講)我好像第一次發現師父說的這句「我們的學員心性提高的很快」,原來當時能想到自己是煉功人,走過去,這方面心性就提高上去了。後來每次我在關鍵時候都能想到,都能走過去,大約又過了十天左右,我又犯錯誤了,當然不是那種大錯誤,是沒達到那樣的標準。我又大哭一場,次數多了,都有點失去信心了,當時確實覺的修來修去的,心性一直在那個位置上,一直很強,男友還說我不抵制那種心還好點,怎麼看我越抵制越強呢!

我知道他說的不對,我還是繼續抵制,心裏想著只此一條路,絕不回頭!過了一會,我哭完了,想一下,還是要學法!又走了過去,夢中,我看到出彩虹了,真是太漂亮了,想起來上次的夢,夢裏是下著雨的天空,我知道這片天空又晴朗啦。

後來學法,深深的記住了師父的這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我以前好像從來沒有這麼印象深刻,我知道一切都能忍過去,一切最終都能行的。我真的是時時刻刻都在嚴格要求自己,神經是緊繃著的,一天天都在我的嚴格要求中平安的過去了。但是又有那麼一天,因為別的心沒意識到,它們又通過那個心,還在色方面鑽空子了,出的事情還是和從前是一樣的,我倒在床上很長時間,後來又起來學法了。又走了過來,夢中夢到,我掉到浴池裏快淹死了,不斷的喊著「法輪大法好」,師父把我救起來,搭在浴池邊上了。

一直覺的怎麼抵制它還是那麼強?一直持續大約兩個月,真的很容易放棄,但是我當時一點放棄的想法也沒有,就繼續過。最後有一天,我在改字。改字的時候,思想中突然出現「我們舊勢力也不容易啊,其實我們是不明白,才做這樣的事情。應該饒過我們的。」當時我突然覺的它們說的對啊,突然轉念一想,這是我在想嗎?是它們在想!它們犯了那麼大的罪,破壞大法,使那麼多眾生失去了救度的機會,它們有甚麼好可憐的。這是它們在哀求我,這可不行!師父說過,舊勢力是要徹底清理的。

就在我明白的時候,我發現一球球的舊勢力從我大腦深處滾了出來,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只能用一團團的來形容,它們被我清理掉了,而從前我一直感到我身體周圍是被舊勢力包圍著的。隨著它們出來,我看到了那些色慾之心都是它們發出來的,反映到我大腦上,讓我感覺到就是自己。

自那以後,我一下子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輕鬆。有一天,我和男友一起做飯,我突然感受到了兒時沒有色慾情時的輕鬆快樂,我才發現沒有這些東西才是真的快樂,沉浸在其中的時候,那不是快樂,是被動,是苦。當天晚上,我就做夢過色關,無論那個男人怎麼要求,我就像小孩子一樣,對此事很討厭,就這樣過去了。醒來後,我才知道,夢中過不過的去色關,不是我們平時在睡覺前怎麼要求自己當天晚上一定要守好就能行的,而是白天的修煉是個基礎的,因為我白天心性完全到位了,所以晚上就能過去,而且過的很輕鬆痛快。

後來又多次考驗,都過去了。只有一次沒過去,那天我和他出去辦事,連續兩天沒學法,就被情干擾了,對他無法抑制的動情。後來夢中考驗時,大約有十次八次吧,前幾次全過去了,只有最後一次沒過去。當時醒來心裏很難過,我坐起來發了很長時間正念,嚴肅清理情魔色魔和自己殘餘的這方面的心,發現自己那天身體特別輕鬆了。結果當天晚上,他在夢中對我動了情了,居然跑到我房間裏,我一下子醒來了,當時還迷糊著,不過因為白天的正念強,就一下子跳起來,坐到一邊去了。我看他稀裏糊塗的樣子,說他:「不行,肯定不行,快回去睡覺去吧!」他回去剛躺下,我就問他剛才是怎麼回事,他居然甚麼也沒聽到,我知道當時他是被利用了,而如果我白天沒發那麼多的正念嚴肅清理,還不知道那天晚上會出現甚麼情況呢!修煉真的是很嚴肅的!

後來再有的考驗就全過去了,夢中非常清楚的知道這樣不行,有時候直接就說「我是大法弟子,不可以!」那種景象就一下子消失了。

那段日子太艱難了,是師父一直在不斷的鼓勵著我,走了過來。如果師父不鼓勵,也許我會中途放棄。因為兩個月的時間實在太長,而且怎麼去,它表現出來都是時時刻刻那麼強的時候,是很容易放棄的。現在我明白,其實無論它怎麼顯示出來強還是不強,作為修煉人,只要不為表面所動,就一定能過的去。在大法中修煉,沒有去不掉的執著心,只有自己不想去的執著心。我現在沒甚麼太重的色心了,偶爾有點,也淡淡的,一下子就能處理掉了。和他一起住,也不會出現甚麼事情了,只是他動情時,還想騷擾我,我不讓,我想肯定是因為我還沒完全純淨,他才會這樣的。

我這段時間去掉的心特別多,真正的原因就是背法特別多,每天十頁八頁,有種兩三天就像換了一個人的感覺。只有大量學法,才能知道自己哪裏有不好的執著心;只有大量學法,才知道大法對我們要求的標準是甚麼;只有大量學法,才能堅定自己去除執著心的信心;只有大量學法才能修煉的更堅定,走的更穩。

因為背法多,還有這麼一次體會,非常美妙,寫出來與同修們共享。有一天,我在他親戚家講真相,突然人的一切觀念和怕心都沒有了,思想中只有法,而且自然的只有法,師父講過的法展現在我的面前,我就非常輕鬆的照著法去做了,而且做的輕鬆成功,只一句話就退了。我初步知道了生命完全符合法是甚麼滋味了,太美妙了,回家的路上,我特別想哭……

還有很多體會,不想一一寫了。最近九評做出來了,已經在一批批的出了,過段時間還想印刷《轉法輪》,工具基本都辦齊了。

最後,提醒同修,一定要多學法,我是背法學法提高心性是第一位的、在此基礎上做事的。所以很多事情做的也快,是在心性提高的同時,做事情好像是附帶著就做好了……不像人那樣為了蓋一座大樓爬上爬下的那麼費勁,看到很多同修為了講真相累的要命,但是效果卻不是很好,而且擠的自己的學法時間都沒有了,真是可惜。我現在是認識到了,只要在學法修煉中,心性提高了,原來「很難」的事情很自然的就知道怎麼做了。

這是我最近的一點點心得,寫出來,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同修們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