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一直等待著迷失的弟子回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我是農村大法學員,我於一九九七年有幸喜得大法,真有相見恨晚之感,沐浴著大法的恩澤,我的身體、思想、行為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心裏對師父非常崇敬,我發願一定修煉下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和江羅流氓集團開始了對大法的殘酷迫害,雖然知道大法好,但由於我後天觀念重,用人心看待迫害,摔了幾大跤,走了一大段彎路。由於怕心,我交了幾本大法書,以為能應付過去。自己仍在家偷偷學煉,結果鄉司法、村惡黨支部經常到我家騷擾。二零零一年,我散發大法資料被惡人舉報,被非法勞教兩年。

在勞教所,我由於怕心沒去,又聽信了邪惡的洗腦謊言,走向了邪悟,對師對法不敬,幾次被惡黨的報紙和電視台利用,誹謗法輪功,不知毒害了多少同修和世人。從張士教養院回來後,充當猶大,配合當地「六一零」開辦洗腦班,還荒唐的綁架了同修──自己的親妹妹,身在邪悟中,還覺的自己是在做好事。

在以後三年的日日夜夜裏,我的心靈在極度痛苦中煎熬著,在沉淪中苦苦掙扎。三年多沒學法、不煉功,陷在邪悟理論中,還以為自己比別人修的高明,還以為自己不修道已在道中,其實是被舊勢力控制著,早已偏離了宇宙大法。每當尚未泯滅的佛性在內心深處復甦時,每當我想起真善忍時,每當想到師父慈祥的面容時,我全身的細胞都在振顫,淚水就會不自覺的流淌,我深深的知道,真正的我依然渴望著大法,渴望回到師父身邊。

一、從新回到師父身邊

二零零四年底,一場車禍把我徹底摔醒了,我從幾米高的車頂上硬挺挺的大頭朝下摔在瀝青路面上,卻只受了一點皮肉傷。劫後餘生,同修來看我,從法理上交流,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在師父無量慈悲的感召下,我終於從邪悟中解脫出來,從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我努力的多學法、講真相、傳九評、勸三退,一是挽回走彎路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彌補三年虛度的光陰,也是兌現自己救度眾生的史前誓約,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從新回師父身邊,我的心從來沒有如此安穩過。其實師父一直在苦苦的等待著迷失的弟子回頭。

師父不只救了我的肉身,還要苦度我成為令宇宙眾神都羨慕的大法徒。師父只有對眾生無量的付出,卻不需要眾生的任何回報。我的真正生命屬於師父和大法,根本就不屬於舊勢力;大法弟子的存在是證實宇宙大法和救度眾生,根本就不是給舊勢力迫害的。我們長期不放的執著心才是被舊勢力迫害的根本原因。只有無條件地向內找,放下各種常人心與人的觀念,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

二、放下怕心勸三退

按照師父講的「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的要求,我把世人當作自己的親人,放下自我,放下怕心,根據農村的具體情況,平時充份利用一切時機,田間地頭講真相,勸三退,不放過任何一次機緣。

我們地區是水田作業,一到插秧季節,四面八方來打工的人很多。講真相、救眾生的好機會自然就來了,我就在稻田地裏一邊幹農活,一邊講真相,僅插秧期間就有一百多人退出了中共惡黨的一切組織。

我們鄰村有一些水利工程,夏季施工的人很多。有一次,碰到一夥人在修河堤,其中有人知道我煉法輪功,就問我:「還撒傳單吧?」我說:「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們讓我再講一講,我就給他們講真相、講三退。當場十人就有九人退了邪黨團隊。我告訴他們心中牢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善待大法會有福報。第二天,剩下的一人主動找到我跟我說:「我也退,共產(邪)黨完了!」就這樣又一群眾生得救了。

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也相互講,一天,有幾個人老遠就朝我喊,原來他們正在路邊等我,告訴我他們都要退黨團隊。九評、三退真是人傳人,心傳心哪。

秋收和冬季也是講真相的好季節,自己家收完了地,就去給別人打工,我們農村現在都僱人秋收,在地裏邊幹活邊講,活沒幹完,三退就差不多了,有時間還可以去另一夥雇工的地裏去講。秋收之後不長時間就開始打稻子、打苞米,打工到哪我就講到哪。每個星期都有幾十人三退,多則上百人。

三年多來,我學法不放鬆,面對面地講真相、促三退,正念也越來越強,我的體會是,眾生都在召喚著真相,親人都在期盼著三退,有的人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你。其實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只是我們有時摻雜著人心,做的不足而已。

當然也有不順利的地方,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跟我說,再說共產黨不好就把我扔到河裏,也有的人拿手機說是給110報警來嚇唬我。為了不讓眾生對大法犯罪,我發正念清除其人背後的邪惡,雖然沒能使他們三退,但最後都和平善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又可以去救更多的眾生了。

除了面對面講之外,我努力爭取每星期作一次真相,晚上帶上一、二百份真相去發放張貼,事先發好正念,求師父加持,讓有緣人得到真相資料。我在車站、村口、橋樑等處放好九評,在公路指標桿上貼上「中國共產黨亡」等不乾膠,再把資料、九評撒向家家戶戶。

有一天,我要去二十里外的地方散發真相資料。大約半夜時分,我在一家門口剛要投放,一個人在門裏說話了:「撒甚麼的?」我說:「撒法輪功資料的。」他氣憤的讓我走開。當時我沒有生氣,也沒有害怕,走過來對他說:「看看對你有好處。」又對他講了講真相,他欣然接受了,說回去就看,態度變得十分溫和。當我離開時,他說:「我真得謝謝你!」他說出了心裏話。

寫到這裏,我更加覺的我們的責任重大,覺的自己做的還不夠,自己說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可有時候還很差,執著心還很多,比較明顯的如歡喜心、顯示心和爭鬥心。當做出點成績時就沾沾自喜,別的同修比不上我,自己如何能耐,到處張揚。當冷靜下來時,才發現自己在修煉的路上還差得太多太多,特別是懶惰、發狂等魔性時不時就出現。舉個例子,秋收打場一段時間裏,真相資料發的比較少,有一天晚上十點我睡著了,電話響了,是海外同修的真相電話,內容是中共高官賈甲脫離中共惡黨的事,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該精進了,因為我家存的就是賈甲脫離中共惡黨的真相資料,我沒及時發出去,耽誤了救度眾生。

煉靜功時我也很懶惰,怕腿疼,每天只煉半小時,有時還達不到,不得不煉,敷衍了事。還有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甚麼事不對自己心時,說話變聲,態度不好,不理智,不能像修煉人那樣慈悲平和。今天在明慧上曝光自己的這些魔性與不足,就是要去掉它,穩健的走好以後的路,更好的救度眾生。

三、與走過彎路的同修交流

師父在經文《走出死關》中說:「作為師父我從不記你們在修煉中做的錯事,只記你們做的好事與成就;作為大法弟子們來講,也都是在修煉與無比邪惡的迫害中走過來的,深知修煉的艱辛,不會不理解走錯路的學員,所以我再一次告訴你們:所有在這方面做錯了的學員,從現在開始最好公開表示放下這污濁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來。只有公開做錯的一切,才能擺脫特務的糾纏與要挾;只有公開,才能去掉執著與怕心。」

師父的這段法理,點悟和鼓勵著我,在我周圍還有一些和我一樣走過彎路、甚至犯過大錯的同修;還有一些在勞教所由於怕心順水推舟違心的「轉化」後回到家中一蹶不振的同修,我真心的希望這些昔日的同修應該想一想,九九年之前,我們都正常的學法煉功,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沒有任何違法行為,是中共惡黨無辜的迫害我們,是中共惡黨在犯罪。

同修啊,不要因為怕心和愛面子,自己欺騙自己,苟且偷生了,靜心看看師父的新經文吧,看看身邊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吧,難道你真的想永遠沉淪下去?難道你真的想失去這萬古機緣?那是任何一個生命都無法承受的、深深的、永遠的痛悔呀!

曾經跌倒的同修,讓我們加緊彌補吧,不能再徘徊了,還有多少眾生正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啊,還有多少親人正在期盼大法的福音哪。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等待著我們!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