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爬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三年前,處於方方面面困擾中的我痛苦不堪,失去了工作,丈夫有了外遇,婚姻已經再也無法挽回,家人又因為不理解我把自己積蓄全用在維護大法上的行為而拒絕對我提供任何幫助。在長時間找不到工作,吃飯都成了問題的情形下,我想到了再婚,又在長時間脫離法,正念不足,被痛苦左右渴望親情的人心帶動下,邁出了兩性關係的禁戒線,犯了令舊勢力最滿意、令師父最痛心的錯誤。

看到我的迷失,慈悲的師父打開了我的天目,天目中舊勢力樂的瘋了一樣的拉著手轉圈,而師父卻很嚴峻的看著我……

那時的我,用盡一切詞語也形容不了自己的沮喪和失望,自責和絕望又淹沒了我,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頹廢、痛苦和悠悠盪盪的打發時間中度過,不知道如何度過眼前的困境,如何從剜心透骨的孤獨和痛苦中解脫出來,我堅決的拒絕了再婚,不願再和任何人接觸,也沒有信心再回到正法修煉路上,一個人過著獨來獨往、無所事事而又窮困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我坐在電視前看《封神榜》,影片中的比干因為厭惡朝廷的黑暗和紂王的昏庸而過著隱居的日子,王后親自到他的茅舍前跪請比干回宮主持正道,比干心已死,決定過一生閒雲野鶴的日子不再過問世間任何事,王后氣而摔斷了比干的琴,又用箭射死了比干寵愛的鶴,厲斥比干:「你對的住對你寄予厚望的天下蒼生嗎?你對的住對你委以重任的上蒼嗎?……」

那一刻,劇中王后的斥責重重的敲擊了電視機旁的我。我的本性開始從新復甦,眼淚唰唰的流了下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借景說我,我也知道師父其實一直在看著我、盼著我走回去,可是我卻在放任執著中沉迷了大半年的時間。那一天,我痛痛快快、徹徹底底的大哭了一場,然後決定從零開始從新走回正法修煉路上,擔負起師父和眾生委以的救度眾生的大任。

事情已經過去三年了,我又重擔資料點的重任並勇猛精進走過了這三年,更加懂的了自己的歷史大任,也更加懂的了珍惜大法,慈悲救度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