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體會了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是屬於師父說的那種「跟頭把式」那樣走過來的弟子,我修的不好,直到2006年8月份,才修出對師父對法的正信,才真正體悟到弟子只要走的正,師父真的甚麼都能幫弟子做。而我在危難情況下能有正念,是因為我背完法後才做到的。

從迫害開始到2005年10月27日,這幾年我不能靜心學法,學法時思想業干擾非常大,學法等於白學,沒有修出對師父對法的堅不可摧、堅如磐石的正信,所以這幾年總走彎路。雖然也去過北京,但看看就回來了,甚麼也沒做,資料也做過,也發過,但都是帶著執著圓滿、帶著怕心做的。因為沒有去掉根本執著,沒有堅定的正念,邪惡一迫害,我就被迫妥協。每一次妥協都經歷一次生不如死、撕心裂肺的感受。然後我再開始做好,剛做好一些,舊勢力的邪惡生命又開始鑽空子考驗。反反復復,我常問我自己,我為甚麼沒有對師父對法堅如磐石的正念,我非常羨慕那些能堂堂正正助師正法的弟子,宇宙的保衛者,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而我總覺的在我和大法之間隔著一層東西,使我不能真正溶於法中。

我反覆學師父的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理性》《走向圓滿》,我猛然悟到阻擋我不能提高的是我的根本執著一直沒去,執著圓滿,執著肉身,執著被迫害,不能放下生死,不能做到最大的捨,一直在用人心對待修煉,這麼多執著沒去,舊勢力能放過你嗎?它們是以個人修煉提高為標準的,舊勢力只執著它們的安排,而師父是救度所有宇宙大穹的生命,對師父正法不起干擾破壞作用的就能得救。大法弟子是在助師正法,師父要的是能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的弟子,是能從根本上全盤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與考驗的弟子,我告訴我自己,我要做一個師父的合格弟子。

2005年10月27日,我鄭重寫了嚴正聲明。修煉是嚴肅的,最殊勝的,我一定要把握住這萬古機緣,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我開始背《轉法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理性》)非把法裝進腦中不可,必須同化大法,溶於法中,才能破除舊勢力給我下的一切機制和干擾因素。

第一次背法用了九個月,2006年7月初背完,其間干擾非常大,父親去世,婆婆重病住院一個多月,都沒阻止我背法,哪怕一天只背一段法,我也不能停。背完法後,那種同化法後來自生命本源的喜悅,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背法時能靜心,靜心就能同化法,同化法正念就會越來越強大,背法時遇到整點就發正念,10分鐘後再背。在單位和同事講真相,勸三退,上街坐車也講,買東西也講,做的沒有同修多,沒有同修做的好,但我盡最大努力去做,我感到做好三件事的同時,正念越來越強,隔在我和大法之間的東西越來越淡薄。

2006年7月底,有人向單位舉報我發真相資料,單位保衛處去告訴我丈夫。他中午回家後和我大吵大鬧,把書也毀了,這幾年他被邪惡控制,做了許多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晚上回家後,他又開始鬧,並在門上用刀刻罵師父的話。他問我資料給誰了,我不理他,發著正念,我沒像以前那樣害怕。他氣極了,像老鷹抓小雞似的拽著我的胳膊往門外拽,說:咱倆到街上,見一個人你給我問一個,資料是不是給他了。他把我往街上拉,見有人過來,說:去問。我不理他,一直發正念。他按著我的脖子,把我摔在地上,我不怕,一直發正念,他有些氣急敗壞,說:你不是行嗎,咱倆一塊去臥軌。我說:不去,我師父不讓殺人,也不讓自殺。他說:你說不去就不去?就抓住我的胳膊往火車道走,邊走邊說:你別怕,我陪你。我邊走邊發正念。我當時定的一念就是,如果他對我下手,我就喊師父,我不怕。他把我拉到沒人的地方,使勁往下推(大概兩層樓高,下邊全是火車道)。我大聲喊師父救我,一邊拼命抵抗,一邊和他講人這一層的理。他兩次把我推到邊緣,我喊了兩次「師父救我」。他又要自己往下跳。我從地上起來,拼命拽著他,不讓他跳,我跟他說:生命是可貴的,為甚麼非要走極端,你要覺的我不適合你,咱倆可以分開,幹嗎非要尋短見。我把他拉到安全的地方,他說:你走吧,以後各走各的。說完往前走,天黑,剛下過雨,旁邊全是火車道。我想,修煉人怎能見死不救,他心眼小,我得看著他,不能讓他再尋短見。我跟著他往前走,路沒了,我倆坐到一起,我跟他說:如果你不接受我修大法,咱倆可以分開,這樣你也不會因為我連累你,對於我來說,你也不會造大業,他說:好,明天離婚。

回家後,我起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他又開始和我鬧,把我從床上拉到地上打我,我女兒擋在前面,不讓他打,還和他講理。他沒太得逞,最後說:你喜歡過這樣的日子,那我以後一天打你一次。(以前夢中點化我和丈夫的姻緣:我打死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的哥哥找我討債,讓我嫁給他,這個女人的哥哥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第二天,我去我二姐家住了,也告訴我哥昨天的情況(沒說他害我的事,用人的理也能制約行惡)。我哥找到他說:不能過,不過,還一天打一次,我妹妹是讓你打著玩的?最後他說:離婚吧。可是債沒還完,真相沒明白,他沒得救,怎能一拍兩散呢?他還是不斷打電話給我,讓我回去伺候婆婆,我當時真的不知怎麼辦好了。這幾年總是這樣,不能突破他對我修煉的干擾。我坐在床上看著師父的法像,請師父加持,不自覺雙腿盤在一起,我知道師父告訴我不能妥協,說清楚才走。下午同修來了說:你原諒他,不能太順著他,這幾年他給你的干擾太大了,以前每次都是沒說清,回去後還那樣,這次你必須講清楚。也有的說:離婚也行,然後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做證實法的事了,再也沒人干擾你了。

我知道我現在修煉路上的難都是我以前欠下的債,必須得還,而且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在裏邊,我要破除它,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圓容好家庭環境也是我修煉的一部份。這幾年家庭環境非常不好,證明我修的非常不好,我丈夫也是宇宙中的眾生,如果因為我沒修好,讓他對大法犯罪,毀的不是他一個人。我不是大法徒嗎?要救人嗎?怎能有分別心誰該救誰不該救呢?我要救他。(因為我倆的惡緣,我見到他時,發出的念都不善,因為修煉人「打出的意念是帶有立體聲音的」(《轉法輪》),怪不得他這幾年一直說我對他不善。我要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修煉人沒有敵人,我以後要對他發善念了)。

晚上立掌發正念,我真心告訴他:我知道你有明白的一面,你聽著,如果我曾欠你非常大的債,等我圓滿後,我會帶給你最大的福報。大法弟子我是當定了,你千萬不要被舊勢力利用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樣真的是在害自己。因為正法洪勢過來後,對法起負面作用的都將解體,你和它們下場一樣,會萬劫不復。而如果我能圓滿,我會給你最大的福報,我希望咱倆的惡緣善解。發正念時,我帶著真誠、善心,沒有怨,沒有恨,只為他好。

發完正念不久,他和我哥嫂來了,他來的目地還是讓我和他回家,像以前一樣向他妥協。他說:你認為好,你在家煉,別出去說。我說,不行,我和別人說是在救人。我正告他:我今後的路就是修煉的路,我不願因為我,再給你帶來麻煩(其實是邪黨害人),我是真心為你好。和平時期邪黨害死八千萬中國人,現在又迫害修煉人,神不會讓邪黨繼續作惡的,天就要滅它了。現在的天災人禍都是針對人心來的,淘汰的是那些沒有良知善念、不配當人的人,有良知的人都不會與邪黨為伍,退黨、團、隊的人已有一千三百多萬了。他說:咱倆一塊出去說,見誰都說。我見他沒誠意說:你走吧。他馬上改口說:那你說我該怎麼辦,你才回去。我說:第一,把門上刻的字刮掉,他說:行。第二:以後不許罵我師父。他說:我以後每天三呼(喊著師父的名字)萬歲行嗎?我笑了,緊張的氣氛一下緩和了,第三:你退團、隊,他說:行。又指指我哥,結果我哥也退了。

以前無法逾越的障礙就這樣過去了,「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是師父加持弟子,幫弟子善解了惡緣,謝謝師父。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同修們都能幫助我在法上提高,謝謝同修。

現在我和家人講真相,他也不反對了。婆婆又住院了,我告訴婆婆念「法輪大法好!」,他笑笑。我還有許多地方做的不夠好。有許多大法弟子在迫害開始就能正念正行證實法,而我才剛有正念,我差的還很遠,但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修好自己,慈悲的師父不願丟下一個弟子,只要你有想做好的願望,師父就會給你建立威德的機會,「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現在我有不好的念頭時能及時意識到,馬上發正念清除,有時還有怕心,但它不是我,我馬上背《怕啥》。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只要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我現在已經背第二遍《轉法輪》了,每天五頁,越背正念越強,一切正念都從法中來。

在這件事的過程中我悟到,在危難關頭,生死攸關的時刻,一定要喊師父,這也是在檢驗你是否信師信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國講法》)。只要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就會「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新宇宙成就的大覺者是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生命是為他的,大法徒要做到放下生死,放下所有的執著,無執無漏,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生命才能真正昇華。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使命責任重大,因為我們和師父在正法時期同在,大法弟子能助師正法,是全宇宙最榮耀的事情也是宇宙中再也不會有的。隨著正法洪勢的推近,舊勢力下的干擾破壞機制解體清除的越來越多,障礙人明白真相的因素越來越少,環境真的是很寬鬆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做好師父讓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正念正行,救度眾生,直到法正人間時。請還沒做好的同修走不出人的,不能正確認識大法弟子修煉形式的,找一找自己的根本執著去掉它,學法不靜心的,正念不強的,抓緊背法,一定要做好,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請同修們都背記師父這句話「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

層次有限,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