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師父身邊真是好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五年我因有病和對時事的不滿,走入大法修煉,屬於看書自修那種,天目是開著的。一九九九年七月因被人說出來我是煉法輪功的之後,長期被邪黨警察跟蹤,直到二零零二年搬家為止。長期的迫害使我失去了良好的修煉環境,沒有了交流機會,自己對法理又理解不了,自己的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長達四年之久,真是苦不堪言。

那是二零零一年七月,得到手抄的《洪吟》中的兩首詩詞,看不清楚,不相信是師父的經文,就轉告給我送資料的同修,這樣的資料今後別傳了(當時也不知道同修是冒著危險給我送資料的)。只這一念,使自己多年的修煉毀於一旦。從那以後我只講真相,偶爾讀讀法、煉功。當時也不會講真相,就知道法輪功不是邪教。不管是誰,包括家人在內,只要當著我面說重複邪黨對法輪功或者師父的誣蔑,就跟他拉下臉,有時大罵出口。右胸口隱隱作痛長達三年之久。後來發現天目漸漸看不清並出現網狀,功力逐漸減退,法輪也不知甚麼時候走了。

到二零零五年十月,本體已退到得法前的狀態:腰椎間盤突出、痔瘡、神經衰弱等十幾種病。我開始著急了,又無法和同修取得聯繫。

在師父慈悲指引下,終於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學生家長會上,意外遇到了給我送資料的同修,真是百感交集,羞愧難當。從外表看同修已修到很高層次上了。第二天去他家取來積累四年的師父經文和相關資料,邊哭邊讀。

那天晚上就開始認真煉功,煉到第一次推動法輪四次的時候,奇蹟出現了:小腹部發熱並晃動的很厲害,後來又跳動一陣。當時真是又驚又喜,師父沒有放棄我,又一次給我下上了法輪。

「法輪又回來了!」我大聲的對家人喊著。雙手合十對著師父的照片連連磕頭。

當天晚上我夢見很多神仙從天上飛下來,助師傳法,各民族的都有。夢見我自己的空間有一個惡黨女黨員住在裏面,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動物。還夢見我自己在泥濘路上很吃力的走著,師父蹬著三輪車到我跟前讓我上車,車上已有幾個人,我挑了塊乾淨的地方坐下。看師父很累,我說:「師父,我蹬一會吧?」師父說:「你蹬不了。」我說:「路滑不要掉溝裏。」師父說:「路走正了,就不會掉溝裏了。」

最近我總做這樣的夢:師父有時蹬車;有時推著長長的、敞著口的火車車廂到處找人,有的已上車;有的站在車廂外兩旁;有的正往上上,車速很快。從夢中我悟到:師父還是不忍捨下那些沒有跟上來的弟子們。因此,我把我所經歷的寫出來,告誡自己也告誡同修們:師父所講的一切法句句都是真理,在我身上都已得到驗證,再不要用代價和慘痛的教訓去驗證師父所講的每一句話。同時希望沒走出來或者做錯了的同修知道:跌倒了趕緊爬起來,真心悔過,從新回到修煉中來,師父不會捨棄你。正法一過,甚麼機會都沒有了。

在師父的關懷下,一年來我全身心投入到證實大法之中,努力做好三件事。大法的神奇也一次一次的在我身上出現:零五年十二月二日六點發正念,聽到咯吱咯吱響聲,天目有用小刀刮的感覺,接著有像鍋底灰一樣的東西從天目掉下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天目。零七年五日清晨正要起床發正念,一抬頭看見(肉眼所見)一個像籃球那麼大的法輪在頭上旋轉,發出嗖嗖的響聲,放藍色光,大約持續一分鐘。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買電腦上網,家人嘲笑我,今年52歲,此前只會打字,一分鐘五六個,只會開機和關機,不懂電腦和上網技術,但不到一個月時間硬是突破惡黨封鎖,於零七年一月五日第一次成功上了明慧網。現在天天能上明慧網並會投稿。

回到師父身邊真是好幸福好幸福,我再也不會虛度法正人間前的每一時每一刻。現在我的病沒了,天目已恢復,功力漸漸增長,本體變化很大。總是不自覺流淚,我知道這是對師父感激。師父為我做的一切,我已無法能用語言表達出來。感謝恩師的不捨不棄,感謝恩師的洪恩浩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