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人情的危害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師父就曾借常人之口點化過我:「情關難過啊!」我當時就心裏一震,至今這句話記憶猶新,我知道我的情實在太重了。剛走入修煉中時,對《轉法輪》中有關情的講法也覺的人要做到這個地步,也太難了。在被迫害時,由於被邪悟者「放下對大法和師父的情」的邪說所騙,走了很長時間的彎路,慈悲的師父不記弟子一切之過,不願落下一個弟子,又喚醒了我,我才又從新走到回歸的路上。(差一點毀於此,危險至極呀!)

幾年的正法修煉下來,我以為情的執著已放下了,最起碼也淡了。可是,前幾天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仍然被情所困擾著。我是一畢業就分到現在工作的單位,一晃十多年過去了,對這個單位竟形成了一種沉甸甸的情。單位近幾年極不景氣,尤其是今年已半年未開工資了。我的心不知不覺的對它的未來充滿了牽掛。同事一談到單位的不公現象,我就義憤填膺,大談領導的不是,慷慨陳詞、自以為真理在握、無私無畏。在幾天前的一次聚餐上,對單位的前途竟至泣不成聲。如此的失態,哪裏是一個修了八年的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理智、清醒、冷靜哪裏去了?單位現在苟延殘喘的狀態是不是也是因為我對公司的情太重,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在經濟上對我們進行封鎖造成的?我們單位有三位大法弟子,單位的狀態能和我們的修煉無關嗎?師父給我們講過「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的法理,大法弟子修的好,可以改變周圍的環境。我是不是因為過份憂慮單位的未來,帶著太重的常人心在同事中「講真相、促三退」,效果才這麼不好呢?單位的現狀才是這樣病入膏肓、奄奄一息呢?

這種情的危害實在太大了,在同修之間也能體現出來。前幾天本地一位同修遭綁架,牽涉到一位和我經常聯繫的同修。我們失去了聯繫。我為她的安全牽腸掛肚,又不能去她家探詢,過份的焦慮使我失去了大法弟子應時時保持的慈悲祥和的心態,因一點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又和家人大吵了一頓,把電視遙控器都摔壞了,電視也幾乎砸壞了。瘋狂的發洩了一通後,躲在廚房裏悶悶幹活,想到和我相約要肩並肩手拉手一直走到最後而現在卻失去音信的同修,忍不住淆然淚下。我知道了我對同修已經產生了太重太濃的情,我對同修的過份依賴是不是也是邪惡迫害她的藉口呢?而且,由於自己做的不好,也影響了不修煉的家人對大法的看法。寫到此,我的淚又要下來了,實在愧對師尊!無顏見師尊哪!修煉九年多了,仍被情干擾的如此顛三倒四,我分明看到了情魔得逞的壞笑,看到了師父焦慮的目光!慚愧至極呀!

今天寫出此文,是想使和我一樣被情所魔的同修警醒。雖然整個人類社會都是浸在情中,但我們作為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師尊賦予了我們宇宙中最偉大的稱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如今更以「世中的覺者」來稱呼我們。我們肩負的擔子太大了,要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才能不受三界內以至更龐大天體內一切舊法理所制約,才能以覺者的慈悲正念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才能不辜負師尊賦予我們的偉大稱號,不辜負對我們寄予無限厚望的眾生。

因層次所限,個人修煉體悟,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