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自己暴露出的「情」


【明慧網2006年6月17日】修煉中看別人的問題總是很清楚,而同樣的問題發生到自己頭上就迷糊了,說別人出的問題很準確,帶有幾分尖刻。而對自身存在的問題很能諒解,並儘量遮掩。

前幾天,一位同修的孩子帶回異性朋友徵求母親的意見。因對方年齡大一些,並且長相一般,所以父母不同意,把他們分開了(父親是老學員,母親是新學員),以至於兩個年輕人都哭了。

當時我對事實看的很清,作為修煉的人,怎麼能過多干涉女兒的婚事呢?看不到其中的因緣關係,如果干涉錯了怎麼辦?豈不造業?再者看清了名利情,這兒女之情還看的那麼重。

記得當時幫助同修在法上悟,真是說的頭頭是道,振振有辭,他們也都說我說的有道理,很能站在法上說,並且引用了《紅樓夢》中的一句話,為了營救朋友「甘願紅顏配枯骨」,一個常人都能捨棄自己的幸福,為別人著想,修煉人的境界哪兒去了?同修說我說的好,能從中得到啟發,我也很滿意自己的認識。

沒過幾天,自己的孩子同樣帶回異性朋友。我看了一眼,滿心不喜歡,隨即掛在臉上。等他們二人一出去,我「哇」的一聲在沙發上哭了,哭的很傷心,但我很快控制住了自己,因為他們說只是一般朋友,沒有太深交往,也沒有想結婚。再加上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怎麼能這樣呢?我安慰自己,還暗下決心:決不能讓他們成。

孩子倒是很聽話,他們過了兩天就分手了。後來經孩子慢慢介紹對方的情況,我一點點接受了他。但是事情已經做錯了,也就是,我前幾天說給同修的一番話,我自己反而沒做到,於是我覺得應該反思自己了。

這件事情結果如何不是我們要考慮的,我今天要說的是,自己修的並不太好,很差勁,儘管同修說不錯,自己過去認為還可以,那是因為沒有遇到能觸及自己心靈的事。因為師父明白每個人在哪一方面沒修好,所以給我安排了那一幕來暴露自己的執著心--情,平時我經常說自己看淡名利情,看淡人間的一切,為甚麼看到兒女們交的朋友不稱自己的心就這麼激動呢。追其根源,還是放不下人間的幸福,還是想做人,對兒女的婚事這麼執著,竟然使我哭了,修煉人的狀態蕩然無存,我看到了自己虛榮心的一面--顧忌人中的面子(虛榮之心),好讓熟人、朋友說自己孩子的對像好等,總之,都是人。

師父在《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中說:「人的修煉,就是最大放棄人的執著心的過程。為甚麼這件事情看這麼重?是因為你在頭腦中所想的、所執著的、所看重的這件事情就是一堵牆,是離不開人的一堵牆。我叫你每一念,都逐漸的脫離人成為神的狀態。而你的每一念都牽掛、拴在人這兒離不開它。」

師父的教誨打開了我的心結,我看到了自己問題所在,不再干涉兒女的事。但自己沒過好關,每一件做錯事都可能要為之付出代價。

希望同修們引以為戒,不要執迷,該放下的東西要及時放下,「我得給你設一些關,讓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關一關的你不斷的放下執著與人心,那些東西在不同的關中你都帶不進去。」(《2006年加拿大講法》)

最後讓我們牢記師尊教誨:

圓滿功成

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