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聽師父的話才會被邪惡干擾迫害

【明慧網2006年7月13日】我是97年得法的學員,雖然得大法這麼多年了,但我覺得我的心並沒有真正的走進大法中來,因為我一直都沒有真正聽師父的話,自己對於色慾這顆骯髒的心和行為一直都沒有去掉,一直都在掩蓋這種罪惡的行為,自己覺得沒臉把它說出來,就這樣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幹著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壞事,給大法抹黑,讓師父為我操心,我現在要把我所犯的錯,這種骯髒的罪惡行為寫出來,我不能再錯過師父給我從新做好的機會了,不能再拿師父的慈悲開玩笑了!

我從小就受社會的污染尤其是色情污染很嚴重,因此在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的時候,雖然心裏知道功法很好,但從未想過自己要修煉大法,應該說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

97年5月份的時候,母親從鄰居那裏借來了一本《轉法輪》我當時覺得很好奇,於是就一氣把他讀完了。當我把他讀完後,我知道,用大法來衡量,我不算是一個好人!翻開《轉法輪》時,我的思想業反應很厲害。看著師父的表情是那麼的嚴肅,用一種很嚴肅的目光在看著我!我知道是我不好,所以我不敢再看書了,更不敢想修煉大法,我覺得自己不配。

那時母親已經開始煉功了,雖然大法書還沒有看,但是大法的神奇已經在母親身上展現出來了。母親患有多年的風濕病和冠心病,修大法之後都好了,當時母親別提多高興了。我心裏也很高興,但是當母親對我說,這麼好的功法你也煉吧,你連書都看過了,為甚麼不煉呢?我當時只是對母親說,這個功法的要求太高了,我做不到的,人家也不會要我的,等等。實質的原因我並沒有告訴母親。在後來的兩個多月裏,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情緒低落,吃了很多藥也不見好轉,我甚至以為自己快要死了。母親見到我這個樣子很著急,她甚至和我吵架。最後她對我說,藥都吃了不少了也不見好,你要不就修煉大法,要不你的死活我就不管了。母親說完後真的不再說了。

我想了3天,最後我決定再從新讀一遍《轉法輪》。拿著大法書,我的心裏仍然是害怕的!可是當我再一次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我看到師父很慈祥的在看著我,我哭了。我當時想,不管我能不能做好,也不管師父要不要我這個有罪的人,我都要修煉!我想我會盡力做好的,就在當天我身體不舒服的感覺就全都消失了。

當時那邪惡的思想業還是很激烈的干擾我,但我知道它們不是我,不管怎麼樣我都要修煉大法。

在以後的修煉中很快的那些邪惡思想就越來越弱了,最後完全沒有了,我知道是師父幫助我把它們消滅了,可是那個骯髒思想和行為(手淫)我卻怎麼都去不掉,幾乎每次都守不住心性,被它帶動著幹壞事,事後自己後悔不已。幾次都想,自己要修不好,還不如死了算了,可是想到大法不允許自殺,而自己又不想放棄修煉,於是就這樣在大法中混事兒。

我看了不少其他同修怎樣修去色慾執著的文章,自己也照著做了,可是發現每隔一段時間它就會來干擾。

然而,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已經不再被那些邪惡的物質干擾了,也不再被它們帶動著幹壞事了。我以為自己終於可以去除這個骯髒的物質了,終於可以戰勝它。,可是誰知道,就在前幾天,我又一次被它干擾了,又隨著它幹壞事了。我很後悔,為甚麼這麼長時間了還不能徹底去除它?於是我開始冷靜的回想我前一段時間是怎麼做的,為甚麼這一段時間我又會犯錯呢?

我想明白了,在那一段不受干擾的時間裏,我心裏常常想的是別人、是同修,是怎麼樣能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怎麼樣才能做好師父教我做的三件事。雖然和精進的同修比,我差的很遠,用大法來衡量我還是不夠格,但是我發現,我那時的思想真的是很少有空閒的時候,在我的思想裏沒有邪惡可以容身和停留的地方!

再想想我近期又都做了甚麼?由於家庭環境變動的干擾,加上自己不向內找,放鬆了對自己的修煉,三件事一件也沒有做好,心裏雖然也很著急,但是真的感覺好像是被困住了一樣,心裏覺得很苦,就在這種消極的狀態中我又一次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幹的壞事!

就在我想要把它寫出來的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我和一位同修要去一個地方,去那裏做甚麼,我們也不知道,我們走到了一個很大的沙坑邊停住了,大沙坑的對面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可是我們必須要從沙坑裏面經過,那個沙坑很大,很深,但我發現在它的裏面蓋著一個很大的絲網,說是絲網,其實都是比胳臂還粗的鋼筋管子,看起來很堅固,可我不知道把它放在這裏是做甚麼的。我也沒有多想,就叫那個同修在上面等我,我先下去看看。當我站在鋼筋上面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那個鋼筋絲網距離坑裏的沙子很近,絲網的縫隙很大,我的腳都可以伸進去。這時我看到網下面的沙子在動,在慢慢的翻滾,我意識到沙子裏面一定有活的東西,很快我就看到從沙子裏面冒出了一個油黑的怪物,它的個頭很大,還在往上冒。當時我腦子裏有個聲音告訴我,這個怪物是一種鳥,名字叫禿鷲,是一種吃人的鳥。我聽後才明白,原來這個鋼筋網就是用來壓它的,給我的感覺是它好像被壓在坑裏很久了,如果不是我們經過那裏,被它聞到人的味道,它永遠也不會再出來了。我知道不能讓它出來害人,可是我卻沒有想起來發正念,只是用了人的辦法,我用腳去踩它。我想把它再踩到坑底下去。看它個頭那麼大,沒想到當我的腳踩到它的時候,它還沒有我的腳大呢!當我把它再一次踩進坑裏的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了,我的想法錯了,它很快還會再上來,就連那個鋼筋網也可能壓不住它了,就是這樣我仍然沒有想起來發正念,求師父幫助!而是想到了逃跑。我從坑裏爬上來之後就和同修進了一間屋子,發現原來那間屋子就是我的家,而我和同修剛才卻是從衛生間裏跑出來的,原來那個大沙坑就是在衛生間裏的。我叫同修趕快收拾東西,我想儘快離開那個地方。……然後我就醒了。

我想這個夢是師父在點化我,但我悟性很差,只能理解前面的,我知道那個沙坑是我自身空間場的,那個怪物就是我一直在掩蓋著的骯髒物質,而那個鋼筋網可能是我修煉狀態好的那一段時間裏修出來的法器,要不是我後來不精進了、又主動到廁所那個地方去,主動去求那個骯髒的東西,它真的就不會再有機會出來害我了!

我現在只能理解到這個程度,我知道只有真正聽師父的話,真正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把大法,把眾生放在心裏,真正的對自己的修煉負責,真正的珍惜這得之不易的修煉機緣才能保證不被邪惡干擾與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