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如何對待邪悟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姥姥是我村一個鄉親的姥姥,因她從我村得法,所以我們就稱其姥姥。她從天津板橋勞教所回來,講起話來提到師父的時候就直呼師父的名諱,談法理和同修們講的不是一回事了,也不看書不煉功了。

我村幾個同修很痛心。我決心一定要把她啟悟明白過來。她在我村閨女家住一年多,我隔三天兩天就找她聊天,開始我和她爭辯,後來看光爭辯不行就不針鋒相對了。我和她談從得法後她身體的變化,家庭關係的好轉,還有她兒子開車被汽車撞後平安無事,坐車的人卻死了,後找仙姑上香算命,仙姑說有大法神佛保祐。不僅我去開導她,有時我還叫其他同修去勸她,持之以恆,在大家的努力下,更是在師父的加持下,她終於明白了。現在她在她們村成立了學法點,又成了做好三件事帶頭人。

我知道還有一個邪悟的,談起話來相當能聊,自稱她在很高層次了,告訴同修不要發《明慧週報》資料了,不要貼大法傳單標語了,胡亂解釋說這是因為師父在《祝由科》裏講畫符、貼符是小道。她把師父的法肆意的曲解,一口一個師父怎麼講、兩口一個書上怎麼寫的,到處去拖學員下水。同修們都不願接近她,告訴我不要受她的影響。我對大家的看法不認同,我說不能這樣對待昔日的同修,決心要找她。怎麼找她?她住在縣城裏不知道地址。那些天我心裏很急,我決定上她娘家那村去找,因她娘家我認識。

第一次去她媽家,她也到了,我想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想找她,師父就安排她回娘家。見面後我們爭辯的很激烈,她想轉化我,我想轉化她。一個多小時沒有成效,我說以後再談吧。第二次也是我一想找她,師父就安排在她娘家見面。第三次是她到我村來轉化上面談到的姥姥和另一個同修,這次是我去找姥姥串門,正好碰上她,剛一對話,她便說還有急事先走了。看出她這次對我是有畏懼感的。

她走後我問那兩個人她講的怎樣?她們說太好了,果真被她騙過去了。我又給她講這是邪悟。通過切磋,二人一點一點又明白過來了。過了一段時間,我想還得找她,到她娘家一看,她已先到了。師父精心的又一次安排了我們的談話。隨著時間的推移,也許有別的同修都在勸她,這次她們不那麼邪了。最後,我說你說我們悟的低,到圓滿的那一天,就是我悟的低了可得道了,可是你想沒想你這種悟是邪悟,到我圓滿時你就要下地獄。

看的出她在用心聽我的話。在後來的日子裏,我沒有那麼強的念要見她了,因為她媽也修煉了,再以後上她媽那去就碰不到她了,向她媽打聽知道她明白過來了。

通過和這兩名邪悟者的接觸,我認為只要我們有信心,師父就會加持同修找回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