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不給邪悟者市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九日】今天看了明慧週刊二四六期同修的文章《正念識破邪悟者,不給其市場》,聯想到我在前幾年被非法判刑關押的兩年。一開始我證實著大法,而最後自己的人心卻被邪惡鑽了空子,被主動邪悟者迷惑,從而被拉下來,違心的做出了可恥的事情,也是自我毀滅的事情,邪惡也達到了它們的邪惡目地。

我雖然知道師父好,但頭腦畢竟受了污染,當時口中直呼師父的名字,在那樣邪惡的場中,沒人指出這樣不對,就僥倖的以為沒甚麼吧,其實是在欺騙自己。其實,那樣不認自己的師父,也就稱不上是修煉人了,更稱不上是大法弟子了。對師父、對大法那麼不敬,無論怎樣掩飾,怎麼心存僥倖心理,也是犯下了滔天大罪。而當時不自知,認識不到此做法的嚴重性,雖然自己心裏覺的沒有離開大法,實際上已經不信師父了。雖然是在邪惡的強制高壓下所為,雖然是偉大的師父慈悲,沒有放棄像我這樣的學員,然而這並不能成為邪悟的藉口。

我總想總結自己邪悟的原因,卻總感覺頭緒太多。但讀了同修的文章,認識到其中有一點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時給了邪悟者市場。一開始我很抵制,很瞧不起那主動邪悟者,但後來當好幾天邪惡剝奪了我的睡眠之後,它打著為我著想、為大法著想、為師父著想的幌子來招搖時,我開始順著它的思路想了,覺的它說的有道理,可轉念又想,不對勁啊,這樣反反復復,終於被鑽了空子。

走入邪悟寫對師父對大法犯罪的邪惡的東西時,我淚流滿面,下不去筆。應該是明白的一面在流淚啊(後來一同修夢到:我們邪悟後,身穿喪服,在一起哭泣)。邪悟者在旁邊說了一些話,都是師父在《建議》經文裏說的那些邪悟者說的話(出來後看師父的經文,驚訝的發現邪悟者雖互相不認識,邪惡的話卻驚人的一樣,看來它們的確是被邪惡的爛鬼附體了)。寫完後,覺的一切都完了,像行屍走肉一般了,很消沉。從監獄出來後,也長期陷入這種消沉之中,不能自拔,常常淚流滿面,對自己也沒有了信心。

這種消沉狀態持續了好幾年(其實都是人心,跌倒了不肯爬起來,耽誤了證實法、救度眾生)。是師父一篇篇經文,從新給了我希望,我才真的相信師父沒有丟掉像我這樣的不爭氣的人,我還有機會。

這段彎路就是自己應引以為戒的。我有兩點教訓:一個是認識到修煉是決對嚴肅的,摻雜人心、執著心長期不去是危險的,一定要從根本上深入的認識法,清醒自己在做甚麼,紮紮實實的學法。修大法必須敬師敬法,嚴格以法為師。

另一個是決對不能給邪悟者市場,決不能順著它們的思路哪怕想一點,因為它們已是邪惡爛鬼,其本質是邪惡的,其目地是要把你領向邪路,毀掉你。心裏有一點想聽它們的想法,不論是甚麼藉口,就已經自己想往邪路上走了,邪惡也有空子可鑽了,非常危險。

邪惡的東西最會打著動聽的口號來迷惑人,當然是對人好使,但對真正修煉的人、對走在神路上的大法修煉者來說,一眼能看出其邪惡用心。也決不能抱著聽它們講、然後與它們論理的想法,這樣等於給了邪惡散發毒害物質的機會和場地,是招惹、求這些不好的東西。這樣對法很不嚴肅,對自己、對他人也不負責任(當時我就是這樣邪悟的啊,是教訓),是不正的,是配合了邪惡。有這樣想法的學員,給我感覺是有有求之心,一定查查自己的心,去掉執著的東西,決不能給邪惡市場。

那怎麼樣是正念正行哪?我覺的有些學員的做法對我們能有些啟示。在明慧交流文章上,我們看到有些學員被抓到「洗腦班」後,堅決不配合邪惡,根本不聽、不看邪惡的東西,就是講真相、發正念,堂堂正正證實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很快就被放了。因為正念正行邪惡是害怕的,這樣做的本身就在削減邪惡,同時正周圍的空間場,起到了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作用。所以對邪悟者,應加大力度清理其空間場中不好的東西、邪靈爛鬼,決不能讓它們鑽空子發放邪惡物質,加強邪惡的場,那樣等於助紂為虐。也希望邪悟的學員,趕快清醒過來,不再被爛鬼控制,理智起來,回到正路上來。

以上是我的一點粗淺見識,很早就想把邪悟的原因寫出了,總是感覺不十分清楚,抓不到頭緒,現在我認識一點就寫出一點,希望對那些像我一樣學法不紮實的同修、有所求的同修有所啟示,提醒自己要清醒。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