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溪勞教所的邪悟者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29日】自1999年7.20以來,本溪勞教所法制教育中心的惡警一直對大法弟子進行人身迫害,實行了蹲小號、抻床、加期等,有些大法弟子手腳致殘,長期活動不便。更為甚者,他們對關押的大法弟子進行長時間的洗腦,採用車輪戰術。有些學員在邪惡場中,放鬆了正念,聽從了舊勢力的安排,被表面的偽善與謊言欺騙,一點一點陷進邪惡所設置的陷阱裏。惡警根據需要,在大法裏找他們需要的詞句,歪曲大法的真義,使部份學員走向邪悟。惡警利用邪悟的學員又去欺騙新進來的學員,致使舊勢力安排的那個邪惡的場沒有了正念,還把邪悟的理當作是「修煉的昇華,層次的提高」,這樣一來,隨著舊勢力安排的路越滑越遠。

在邪惡的洗腦中,邪悟者用大法的理斷章取義的誘導你。大法的有些句段他們背的很熟,好像他們比誰明白的都多。強行誘使你符合他們需要的認識。特別是主任劉紹實(手機:13332159631),副主任鄭濤、郭鐵鷹,還有管教丁會波等,這些惡警有目地有計劃的策劃了一套洗腦方案。主要讓邪悟者用所謂「以法破法」的方式進行疲勞戰,只要新進來的學員一天不妥協,他們就一刻也不放鬆洗腦。有些正念強的學員時間長了仍不妥協,惡警就採取肉體迫害。有時惡警對堅定的學員久攻不下,有一招就是讓大批「外幫教」進來輪番做洗腦。

本溪「6、10」有20多個「外幫教」,都是從各個教養所出來的邪悟骨幹,已是本溪邪惡勢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幫兇,他們積累了很多「以法破法」的歪理。本溪教養所幾年來分批分期舉辦洗腦班有兩千人左右,使一部份學員被迷惑了。這些幫兇還自欺欺人認為自己得了「真法」。

目前,有很多所謂轉化了的學員回家後,很快明白過來從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但是也有相當數量的學員(指那些中毒較深的邪悟者),回家後仍然按著自己的邪路走,更有甚者還做周圍大法弟子的洗腦,還有個別人主動跑到「法制教育中心」來做學員的洗腦。我所以要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有一定數量的邪悟者回家後,還是原來的狀態,那就是不學法了,不煉功了,連「修煉」的說法都不要了,只在常人中所謂的「實修」,說是百年之後就「圓滿」了,荒唐至極。

邪悟者認為,師父講的法是真真假假,要邪著悟,不能按表面意思理解。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有「弟子問:師父說甚麼就信甚麼、不再更深的多想,這種狀態對嗎?」「師:神看一定會認為這人太好了,但我還是要他多看書多學法。」可見,師父是一步一步領著我們修煉的,大法弟子每一步怎麼做,師父都講的清清楚楚,非常明瞭,我們大法弟子只有照著做就可以了。邪悟者認為三件事不用做了,到社會中「實修」(實際上就是混同於常人,不把自己當修煉人)就可以了,還把「實修」說成是修煉的剛剛開始。師父說:「99年7.20以後和99年7.20以前,這兩個階段狀態完全是不同的。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煉,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煉,就是這樣,也提高不了,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2005年舊金山講法》)邪悟者不走師父安排的路,一定要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而且還執迷不悟,我們不應該去救救他們嗎?

邪悟者之所以轉不過彎來,是因為他們已被舊勢力控制了,自心生魔,現舉幾例:

1、邪悟者有一個藉口,就是認為7.20的,有些事情參與了政治,特別是《九評》發表後,更認為是參與了政治。這些人只從表面上看,不從本質上看,不能站在法上看。細想大法和大法弟子有過甚麼政治圖謀嗎?沒有。惡黨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才反迫害。這麼好的功法,我們大法弟子都從身體上和精神上親自體悟了大法的神奇奧妙,不讓學,不讓煉,不是明明白白是邪惡勢力在迫害嗎?邪惡想迫害我們,要強詞奪理,要扣帽子,耍手段,用黨文化製造的謠言來嚇唬人,惡黨把「參與政治」當作一項殺手锏,難道我們連最起碼的人權都不能維護嗎?

2、有些邪悟者其實就是用人的觀念看待修煉,也就是舊勢力安排的毀滅道路,認為修煉只有以前人歷來經歷的那些形式,離開了那些形式就不是修煉了。大法裏已經講了,修煉的形式不計其數,師父也一再指出大法修煉是「大道無形」,是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全新的修煉形式,為甚麼一定要從歷史上其它宗教的形式上看呢?

3、有人說,師父在《大圓滿法》後面提到,學員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的法律。眾所周知,法輪功學員在7.20以前,人人都是遵守法律的模範,7.20後,我們也沒有無理取鬧,是惡黨迫害我們,我們能不講話嗎?我們始終是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中共在撒謊,在搞欺騙,在侵犯人權、信仰自由,在真正的違反憲法。我們把真相講出來,不讓人上當受騙就是違法嗎?

4、還有的邪悟者說「白日飛升」是不可能的,迷不能破給人。他們認為只有符合常人社會的規律,一步一步去「實修」(當常人)。這些人就是離不開舊勢力所畫的圈子,迷戀過去的修煉形式,說穿了是不信師信法。師父說:「真的圓滿的那一天,我告訴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飛升,全世界都可以看得到的。(鼓掌)圓滿不了的,那一天你就坐那哭吧!沒修好的,我看哭也來不及了。」(《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僅幾例說明從勞教所回來的學員有各種不同的表現情況,很多是能夠從新投入正法之中的。但是有些被毒害太深了,已經不能自拔的邪悟者,我們只要多去關心關心,有的還是能從法理中從新醒悟過來的。這些邪悟者很多當初能很早結緣了大法,他們中有很多可能來的層次也是較高的,拯救了他們,豈不是拯救了更多的眾生嗎?

個人所見,如有不對之處,請指正。

本溪教養所法制教育中心電話:0414─4618971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