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識破邪悟者,不給其市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前兩天的上午,接到張姐(化名)同修打來的電話,電話裏說朱英(化名)邪悟者打電話說從合肥來兩個人,讓張姐和她們在一起交流交流,張姐說我們去聽聽,看她們到底說甚麼。我當時說,不要去,邪悟者的話有甚麼好聽的,而且她們在一起散發的那個黑色的場不好,我說你也不要去。張姐聽我這麼說,也說:好吧,那我和她說有事不能去。

下午張姐又打電話給我說:「她們打電話來說到宋阿姨家去了,(宋阿姨以前被勞教過也被轉化了,現剛醒悟過來),我擔心宋阿姨被她們帶過去了,我們還是去看看吧。」。我一聽事情這樣,我說那好,我去。在路上我在不停的發正念,清除邪悟者對宋阿姨的干擾。到了宋阿姨家,宋阿姨來接我們,宋阿姨拉著我們說,你們也去聽聽,說的不錯。我和張姐對視了一下,糟了,宋阿姨果然被她們感染了。

到了宋阿姨家,一位男邪悟者,開口就說了對師父不敬的話,還說自己已經圓滿,層次已很高了,甚至還拿自己和師父相比。我當即就說你對師不敬還能自稱為大法弟子嗎,你既然不認師父,那也不是大法弟子,師父永遠是師父。你是自心生魔。師父在法上說:「從宇宙中對映過來的東西,都隨著他的念頭變化。因為是他空間場範圍之內的都歸他管,影子也是物質存在,也是一樣。他想:我是佛吧,我可能穿的也是佛的衣服。那麼他看到他穿的衣服就是佛的衣服了。哎喲,我真是佛呀,這可高興壞了。我可能還不是個小佛呢,一看,自己還是個大佛。說不定我比李洪志還高呢!看看,哎呀,我真比李洪志高。也有的人是從耳朵聽到的,那個魔干擾他,說:你比李洪志還高,你比李洪志高多少多少。他也相信了。你沒想想你今後咋修啊,你修過嗎,誰教你修的?真佛下來做事都得從新修,原來的功都不給了,只不過現在修的快一些。這樣一來,這個人一旦出現這個問題之後,那麼他就很難自拔,馬上這個心就起來了。起來之後,他就甚麼都敢說了:我就是佛了,你們不用跟別人學了,我就是佛了,我告訴你們怎麼做怎麼做。他來這個了。」(《轉法輪》

一位女的年齡大的邪悟者準備要說一些邪悟的話,我說你不要說,我也不會和你說的,因為你是邪悟了。她說我還沒說,你怎麼知道我是邪悟了,我說你們開口對師父不敬,而且自稱已圓滿了,現在又在道家修了,這不是邪悟嗎,師父在法上有這麼說過嗎?你們現在說的話是斷章取義,是盜法行為,師父在法上說:「修煉方法是嚴肅的修佛,而且是極其玄妙的,改動一點就亂套了。因為功的演化過程是極其複雜的,人的感覺甚麼也不是,不能憑著感覺修煉。和尚的宗教形式就是修煉的方法,一動就不是那一門的東西了。每一門都有大覺者主持,每一門也修出很多大覺者,誰都不敢隨意改動那一門的修煉方法,而一個小氣功師,有甚麼威德敢欺主改動修佛的法門?假如真能改動,那還是那一法門嗎?假氣功是可以辨別的。」(《轉法輪》)

這時男的邪悟者說了一句師父的話,想讓我接下來說,這時我的頭腦一片空白,我馬上悟到師父在點化我不要說,不要和邪悟者說法。我說,「我不會和你們說的,因為說了我覺得是對師父對大法的不敬,但你們知道嗎,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是怎麼說的嗎,一旦邪偏了,後果是甚麼樣的嗎?你們知道你們的眾生是多麼期盼著你們回去,多少層眾生啊,因為你們而將解體,真的,難道你們就不慈悲你們的眾生嗎?你們在天上都曾發過洪願,隨師下來正法,你們都忘了嗎?師父還在慈悲的在等待著你們啊,師父說:「就是那些在中國大陸做的不好、或者做的不夠好的、甚至於做了很不好事的,在這件事情沒有結束之前都是個人修煉中的一種反映;可是時間不等人,機會越來越小了。」(《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你們不但自己不醒悟,還在這裏散發著邪悟的話,不但害自己,也會害別人。」。

這時,朱英說,「你讓她(指那個合肥來的女邪悟者)把話說完,看她是怎麼說的你再說好不好,你要讓人家把話說完。如果她說得不對,你再說。」我說:「我不會聽的,我今天來的目地,不是聽哪個說甚麼的,而是來看看宋阿姨,要她自己不要聽別人說甚麼,一切要以法為師,自己要把握好,師父怎麼說的就怎麼做,大法弟子的責任現在就師父說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自己要多學法,從法上悟。」我對張姐說:我們走吧。張姐說,聽她們說說,我們從法理上和她們說說。張姐對她們說:「你們這樣做的確是不對的,師父也講過修煉不二法門,你們怎麼能又修道家的東西呢?這不是悟偏了嗎?」那些邪悟者起勁了,又亂七八糟他一句,她一句的越說越起勁。我對張姐又說,不要和她們說。我轉過來又對那些邪悟者說,「你們自己怎麼悟那是你們的事,不要跑到這裏來影響別人。在這裏來散布著邪悟,我們也不想和你說甚麼,只是想告訴你們,你們真的是悟偏了,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真的,當真相大顯的時候甚麼都明白了,但那時候再想回頭甚麼都遲了,我為你們擔心和著急,我們也沒有甚麼別的目地,就是想告訴你們趕快醒悟過來,可能還有機會的,師父還在慈悲的等著你們!」說完我就和張姐出來了,出門時我把宋阿姨叫到一邊,說:「你千萬不能聽他們的呀,那樣會毀了你的,自己要把握好。」宋阿姨點頭說:「我會的,我會的。」

在路上,我和張姐切磋。張姐認為我今天有點激動了,要穩住,先聽他們怎麼說,然後用法來破她們。我想自己一開始可能是有點說話聲音大了點,言語方面可能有點尖銳。但我覺得自己這樣做是對的,不能聽她們怎麼說,師父在法上說:「還有的人跑到別的氣功師場上去聽報告,回家很難受,那當然了。那法身為啥不給你防著?你去幹啥去了,你去聽,你不是去求了嗎?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轉法輪》)我說我們今天不是來聽她們來說甚麼,而是讓宋阿姨不受她們干擾的。張姐說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聽她們說了以後我們可以用法來破她們。我說我不是這樣悟的。在明慧網上我看到有的大法弟子看到有的人邪悟後,那一面馬上就變成鬼了,一個鬼配和神談法嗎?不配,談了我覺得都是對法的不敬,所以剛才不和她們談也是這樣原因,你還記得2002年你們被轉化是怎麼被轉化的嗎,(2002年我們這個地區邪惡辦洗腦班,有的邪悟,有的也是違心的寫了決裂書,只有我和另外一位大法弟子,正念闖出洗腦班,我當時就是堅決不配合邪惡,正念面對邪惡,三天後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闖出洗腦班,前一段時間在網上看到一位同修和我的經歷很相似,也是正念闖出,過幾天我也想把這個經歷寫下來。)就是被她們鑽了空子,她們故意斷章取義,用師父一句話,歪曲說師父不是這麼說的嗎,修煉人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師父又是那樣說的,我們應該怎麼做怎麼做嗎,故意歪曲的用師父的一句話,然後慢慢把你們引著向她們邪悟的方向去引,然後就告訴你們以前是那樣做,現在是這樣做了,不是嗎?你要是聽了她們的話,就會順著她們的話講下去,當時你們不就是這樣聽她們說的被邪悟了嗎?我們就應該不配合她們,不給其市場,同時也要轉告其他大法弟子不給其市場,正念清除邪悟者的干擾。」。

以上是這兩天發生在我地的一些情況,現在正法已到了最後階段,每一步都要靠我們正念正悟,不要給邪惡鑽我們的空子,不給其市場,所以我們平常的一思一念都不能放鬆,嚴格要求自己。以上是個人的一些體悟,如有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