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何看待本地猶大的問題與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一日刊登《石家莊市米曉征遭洗腦班迫害經過》一文中提到滄州猶大王貴新瘋狂迫害石家莊大法弟子米曉征的事實後,我們看到消息的人都為她感到痛惜。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已得法四、五年,「七二零」以後她曾拿出所有家產積極進京護法。後來她遭到非法拘留、非法判刑等迫害,此後因承受不住迫害而接受了中共的所謂「轉化」。

她從勞教所放出已有幾年,其間不斷有大法弟子找到她,給她講真相與她切磋希望她回頭,從新走入正法修煉。每次她都用邪悟的那一套搪塞,說他們自己修的高。說到她無話可說的時候,她就說出了根本的執著:甚麼是真的?跟孩子大人在一起才幸福。當初修煉的目地不純,帶著求得個人圓滿的心修煉、護法,當看不到預期的結果──在自我設定的時間裏沒有看到神跡的出現,在割捨不斷的親情糾纏中、在長期學不到法的迫害中,怕心、求安逸心的執著被滋養的太大,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失去了正信。

曾經去找過她的同修看到滄州那幾個邪悟的經常去找她。

當我們看到《石家莊市米曉征遭洗腦班迫害經過》一文後,都認為應該曝光此事。但就曝光的力度我們的看法不同。有的同修認為應小面積曝光,只在她家附近做一做就行了,咱們的目地是為了挽救她,大面積做恐怕不好。當時只有我們三人在場,也沒有就此問題深入討論。但主要把曝光看成了針對她個人,而沒有想到此事也與解體勞教所等黑窩直接相關。

昔日的王貴新溫柔善良、善解人意,可是轉化後的她如同惡魔:她用手狠狠的掐摁米曉征的鎖骨、大腿窩、肋骨等敏感處,或捏她身上的肉,讓她痛苦不堪;為了不讓米曉征睡覺,用手拍打她身上沒輕沒重的,一晚上成百上千的巴掌,還用蒼蠅拍打她,左膝蓋大片青紫;王貴新口裏除了邪悟謬論就是辱罵語言,十分惡毒;強行往她胳膊上、脖子上寫侮蔑師父和大法的話。從王貴新身上我更加明白師父講的「修煉是嚴肅的」這句話的份量,並在心裏深深的呼喚:王貴新快醒悟吧!你的時間不多了,你已經身處深淵,趕快回來吧,不要再繼續殘害自己!

我想救她就要讓她醒悟──當她作惡時是受舊勢力的黑手爛鬼的控制而為的,不是那個先天的她,也不是真正的她,當她看到自己的惡行時也一定會震驚。師父講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甚至連舊勢力的存在都不承認,我們當弟子的當然也不承認。我們曝光的是邪惡不是昔日同修,我們是要救她,而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我們早就知道王貴新在做為虎作倀的事,就是由於我們曝光不夠滋養了邪魔,讓邪魔瘋狂的控制她,一直滑到今天。這不是我們整體上有漏嗎?有時我們在街上遇見她問她是否去了石家莊,她都連忙否認,不敢承認,不就是她背後的邪魔怕被曝光嗎?師父不是告訴我們邪惡是最怕曝光的嗎?我想:這也屬於揭露當地邪惡的一項。再有滄州那幾個邪悟的經常跟她在一起,互相交流邪悟的那一套,不就是找個心理安慰嗎?他們不是在互相欺騙嗎?

同時,揭露猶大的作惡行為,意義不僅僅是關係到挽救這幾個人的事,所以不能侷限在他們個人身上。因為他們轉化後的惡劣表現正是中共的邪惡迫害造成的,中共把善良人變成作惡多端、心狠手毒的鬼,所以曝光猶大的同時,我們不能忘記對中共勞教所、洗腦班邪惡黑窩的揭露。「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勢」,這是師父在最近的新經文《徹底解體邪惡》中要求我們做的,我們大陸弟子應該把其它的揭露邪惡活動都與這個目標結合起來一起做,發正念、近距離發正念的同時,也從其它各個方位做好。

當然徹底解體本地勞教所這些黑窩與挽救王貴新們,還需要滄州全體大法弟子的配合,需要大家用足正念、用心的、堅定的、理智的做好。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