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樣得法、講真相、勸「三退」的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五日得法的。這一天我到公園去,看見煉功點掛出的橫幅上面有師父打坐的照片,我想這功真好,這真是佛來到人間了,這功太適合我了,我就要學法輪功

我以前甚麼功也不信,啥功也不學。今天得到《轉法輪》這本書,心裏無比高興。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這個功為甚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而且它直接決定你的果位」,我一念到這裏,就看到書中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惡黨大魔頭就不讓煉了,出動大批惡警鎮壓,邪惡鋪天蓋地而來就像天塌了一樣。我想,我才煉了幾個月,這麼好的功怎麼不讓煉了?我當時心裏很難受,到屋裏抱著師父的書跪在地上大哭:「師父我一定要聽您的話,我要學法、煉功,堅定跟您走,千萬別把我扔下。」我悟到:只要是證實大法,我就是要做,我就走出去,甚麼都不怕。

我從來沒去過北京,二零零零年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訪,就是為了證實大法,為了給大法討個公道。我一路上在大客車裏、旅店、飯店、居民社區等有人的地方,我就面對面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你可加小心哪,抓住就給你送監獄。」我說:「我不怕!憑啥呀?我做好人哪。」

二零零五年我第二次去北京,住了四個月,我的目地就是為了進一步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在北京期間無論走到哪裏就講到哪裏,在人員集中的地方,我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跟他們講,揭露惡黨是怎麼樣迫害法輪功的,惡黨當官的貪污的多、腐敗的多,他們把貪污的錢都存到國外去了,一旦被發現就與家人一同跑到國外去。惡黨還自編、自導、自演「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完全都是騙人的造假宣傳。聽完後,有群眾說:「你說的真好!原來是這麼回事,都是惡黨一手製造的謊言、騙局來混淆視聽、顛倒黑白來矇騙我們哪!我們才知道法輪功是受迫害的。」有的商場服務員說:「你講的真好,還沒有人講這個呢,我們可願意聽你講了,明天你還來不來?」我說:「明天我還來,專門給你們講真相的,讓你們都知道天安門自焚真相、迫害法輪功真相」。

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必須證實法。你們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九評》發表後,開始勸「三退」。我每天保證有半天時間學法,然後出去講清真相、勸「三退」,這也成了我一天的主要事情。我想:有師父的法身在我身邊,我甚麼都不怕,正念正行,一正壓百邪。師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說:「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所以我就到人多的地方講真相,勸「三退」。從勸「三退」開始到二零零六年八月,我已經勸退三千六百五十五人,其中黨員八百二十人、團員一千六百四十四人、隊員一千一百九十一人。我不是想顯示自己勸退了多少人,這幾天我同周圍弟子切磋時,發現有的大法弟子存在不好搭話、沒有切入點,年齡差距大時更不好開口等情況,我就在想:要是有更多的大法弟子都出來做,退的人就更多了,所以我就想把我怎樣勸「三退」寫出來,大家互相交流共同提高。

我一般勸「三退」是一對一的勸三退,這樣比較容易(勸的人多了,有一點經驗就可以一對二、一對三的勸退。如:夫婦、父子、母子、母女)。我都用不同的方式勸退,我以慈悲心、善意的笑臉跟他們講,以「祝你平安」來搭話,邊說邊扶其肩膀或胳膊,眼睛看著他/她,讓他的元神精神起來聽我說,我就要救了他!因為常人都願意聽「平安」這樣的話,搭上話後,和他們拉近了距離,我再跟他們說「三退保平安」的具體內容。

1. 面對高校學生、知識份子「勸三退」

在校園裏黨、團員多,我就到校園的花園、涼亭、長廊等地方去講。我一般見到女學生就說:你長的挺漂亮,或你穿的衣服真好看等等,看見男學生就問幾點了;你長的挺瀟洒、挺帥氣的,搭上話後就對他們講,現在大學生畢業不好找工作,他們××黨當官的子女走後門,用錢買工作,他們有錢有勢盡安排好工作,老百姓的子女就乾瞪眼,在家待業,其實就是失業。他們很願意聽,我再講「三退保平安」,他們很容易接受,很好退。

例如:我看見一個女大學生挺憨厚的,我就問她幾點了,她告訴我了,我說:「祝你平安。」她說:「謝謝姨。」我說:「你是黨員、團員、隊員嗎?」她說:「我是團員,我想入黨呢。」我說:「你可千萬別入黨!入了就壞了。」她說「為甚麼?」我說:「它們××黨當官的盡幹缺德的事,甚麼貪污腐敗等等無惡不做,所以人不治天治,天要毀滅××黨,你要是加入了××黨,就得跟著它們一起毀滅,你不就成了它們的殉葬品了嗎?你這麼小歲數,就陪它們死嗎?我是讓你活呀,這可是天理呀!」我又說:「現在是三退保平安,你入團入隊宣過誓它就給你打上‘印記’了,也叫‘獸記’,我幫你退出,拿掉‘獸記’就平安了,你叫甚麼名字?」她告訴了我。她還說:「姨,那我肯定不入××黨了,原來是這樣,我聽你的,堂堂正正做個好人吧。」我又對她說:「你默念‘法輪大法好’,永遠記住‘真、善、忍’,對你可有好處了。」她說:「我記住了,謝謝姨。」

我遇到一位老領導,我給他講「三退保平安」、退黨的重要性,他聽完之後,激動的握著我的手說:「我把生命交給你了。」當時他拿出了手絹,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連聲說:「可謝謝你了,你幫我拿掉吧,幫我退了吧,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嗎!」我說:「我知道你的名字,我給你退了。」我幫我單位和我愛人單位一些領導幹部也給退了。我遇到一位老師,我主動跟他搭話,我直接說:「你是黨員吧?」他說:「你怎麼能看出來我是黨員呢?」我對他一笑說:「祝你平安。」他樂了,我馬上給他講「三退保平安」、退黨的重要性和具體內容,他聽完之後,對我說:「你還能看出我是黨員,你真神,太好了,你給我退了吧!」

2. 面對宗教人士勸「三退」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我還遇到了許多信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的人。我勸他們「三退」時,他們說「我已經皈依了」、「洗禮了」、「阿彌陀佛」等等,還有的說:「天上的主、神管我。」等等的話。

我遇到一位基督徒,我給她來個祝福說:「祝你平安!」她說:「我挺平安的,我家都好,我哪方面都好,不用平安了,我有神管我、主管我,現在我挺平安的啦。」我眼睛看著她抿著嘴笑,說:「平安啥呀?!其實你不平安,我能看出來,你也就硬那麼說吧!我看你的心倒挺虔誠,可是你這個齒輪啊沒放到正地方!」她問我:「為甚麼呢?」我說:「現在是末法時期,廟裏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何況度人,現在已經沒人管了,用過去的法管不了現在的人,過去的法只能管從原始社會脫胎出來的、思想上比較單一的這種常人,現在的人用那個已經修煉不了了,何況人了,沒人管了,宇宙在不斷的更新,社會在發展,現在的人特別複雜,甚麼壞事都幹,殺人害命,無惡不做,用原來的法管不了現在的人,已經都管不了啦。如果你要是不退掉,那你帶著這個「印記」直接一起毀滅,誰管你呀,甚麼神、主啊,沒人管你。我這個就能管你,管你平安,管你生與死,不花錢買個平安,就是‘三退保平安’。」她說:「你說的末法時期我明白,你說的真對!是啊,用以前的法是管不了了,我們家樓上樓下都有修佛的,經常串門嘮嗑,沒有一個像你這麼說的‘三退保平安’,那你到底修的是甚麼佛呀?供佛嗎?」我說:「我現在學的這個就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就是法輪功!」我鄭重的告訴她:「末法時期,今天就是法輪功能管,法輪功能把一切不正的都能正過來,我告訴你的可是天理呀!」她說:「姐妹呀,你啥也不用說了,你講的太好了,趕快把我這個‘印記’拿掉吧,你修的真好,你把你學的東西說出來真能打動人心!」我告訴她福音說:「法輪大法永遠是正確的,你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一次勸「三退」時,對方說:「我是修淨土的,初一、十五上廟燒香,皈依了,肉都不吃了。」我說:「你那是常人的形式,你皈依了,你不吃肉你修上去了?佛就管你了?哪有那個事呀?佛只看人心,不看你形式上的那個東西,你有師父也沒有用,你不實修也白搭,釋迦牟尼講的法是給原始社會脫胎出來的人講的法,末法時期,廟裏的和尚都很難自度,何況度人,所以你這個已經管不了了,宇宙也在不斷的更新,你還抱著以前兩千五百年前的那個理已經不行了,現在就是‘法輪功’管現在的人,把一切不好的心都能正過來。」她說:「我一聽你這麼一講,真有道理,你給我退了吧。你這個心挺誠的,打動我的心了,太謝謝你了,下次咱們再見!」

有個女的,我給她勸「三退」時,她說入過少先隊,是信佛的,已經皈依了,我說:「現在是末法時期,就是‘三退保平安’,你入少先隊時它就給你打上‘印記’,也叫‘獸記’,我幫你拿掉你就平安了。」她激動的摟著我的脖子對我說:「我今天太幸運,碰到您了,你就是神,把我這個事辦了吧,保我平安。」她高興的告訴了我她的名字。

3. 在大的超市、商場、早市、公共場所勸「三退」

我到商場買菜,主動幫助別人挑菜,我跟她說:「我買完了,我來幫你挑,我知道甚麼樣的菜好甚麼樣的菜不好,一邊給她挑一邊說:「我祝你平安。」她說:「謝謝你。」我又說:「是三退保平安!」她又說:「甚麼叫三退保平安?」我就說你入黨入團入隊時,你宣過誓,它就給你打上‘印記’了,也叫‘獸記’,你必須拿掉,因為它涉及到你的生與死,現在××黨當官的無惡不做,貪污、腐敗,等等甚麼都幹,所以天要滅它,你拿掉了這個「獸記」,你就平安了。她說:「怎麼拿?怎麼退呀?」我說:「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我幫你退。」她就告訴我她的真名,她還說:「你是神,我的生命都交給你了,我就放心了,幫我拿掉吧,謝謝你。」如果碰到不願意說真名的,我就給起個小名,讓他記住。我又找旁邊的幾個買菜的、挑菜的人,我一對一的給他們講「三退」的重要性,他們聽明白了都同意退了。

師父在《芝加哥法會》上說:「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中成就著神的一切,也在開創著宇宙的未來。」「修煉的人是走在神路上的」,只要時刻保持正念,想著師父就在我身邊,就能做好。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這天,我早晨七點鐘出去,我心想今天我要找十幾個黨員勸「三退」,請師父加持幫我。我專門找四十歲以上的人,因為這個年齡段的黨員較多。我拎了幾個西紅柿(因為在市場講真相、勸「三退」,如果不買點菜拎著,那麼就顯的不太合常理),在市場樓上樓下來回走找人勸「三退」,在回家的路上又勸退了幾個,回家一統計,這一天共勸退黨員十九人,團員十四人,隊員二人,是我勸退黨員人數最多的一天。雖然勸退的過程很辛苦,鞋底也磨破了,但想到那麼多的眾生被救度,心裏就很高興,把鞋底粘上繼續勸「三退」。

在市場裏遇到一個人,我說:「祝你平安。」她說:「都平安。」我說:「你這話可不對,歌詞說的好:‘老天自有安排’,善惡是有報的,你怎麼能說都平安呢?為啥有天災人禍,電視演的海嘯、煤礦瓦斯爆炸等,現在只有‘三退保平安’。」她說:「你說的可真對,那可不是咋的。」最後退了。

有一次要救一個人,我就樂呵呵的過去搭話:「幾點了?」他告訴了我幾點,我說:「謝謝!祝你平安!」他說:「哎呀,問個點還祝我平安,你太客氣了。」我說:「我這個‘平安’可不是像你想像的那個‘平安’,我這個‘平安’啊是佛那邊的‘平安’,我是修佛的。」他說:「呀,修佛的?」我說:「你聽準了,我這個‘平安’叫‘三退保平安’,這‘平安’」可不是一般的平安,不是過年的那個平安,涉及到你的生與死,是讓你活呀,是用金錢買不到的。」接著問他:「你是黨員、團員還是隊員哪?」他說:「是黨員。」我就告訴說:「把這三個‘印記’,也叫‘獸記’,必須拿掉才能保平安!結果他就叫我給他退了,還謝謝我。」

有時我坐車去超市,專門站在車後邊以便講真相大家都能聽見,我先從下崗開始講,然後講××黨幹部貪污腐敗攜款外逃,再講到老百姓煉功身體好,給國家節省大量的醫療費,××黨卻迫害法輪功,最近在國際上曝光的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後焚燒滅屍等等,最後講人不治天治,天要滅它。全車人都非常震驚,然後氣憤的說:太缺德了,這樣的壞人就應該遭報應。啟發了人的善念,讓眾生明白了真相。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修的沒有任何遺漏,才是修的最好的。大法弟子就是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甚麼依賴的想法都沒有,邪惡也不敢鑽你的空子,壞東西見著你就逃,因為你沒有任何遺漏能被它抓住鑽空子。」有時在去市場的路上和回來的路上,來往人很多,我手裏拎點菜,遇見人就主動搭話,我說你看我買的菜多便宜,才幾角錢一斤,或者說我幫你拎菜吧,搭上話後就說「三退」的事。

在農博會要開幕之前,電視說有三十萬人去,我想這可是個大好機會,第一天是開幕式,我心裏想第二天各個展區都開放,參觀的人一定很多,我就第二天去。早上七點多鐘,帶了兩張烙的餅,拿一瓶涼水,就奔車站去了。在車站等車時我看見一個男的,我問他:「老弟,幾點了?」他就告訴我幾點了。我說:「祝你平安,我是修佛的。」他說:「謝謝你,你也平安。」我問他:「你是黨員、團員、隊員?」他說:「是團員,由於我家成份不好,沒入上黨。」我說:「你沒入那個黨可真好!」他說:「為甚麼呢?」我說:「你入那個玩藝可就壞了,那可死定了,你現在不是入了團員、隊員嗎?你入團、入隊時不是宣過誓嗎?它就給你打上了一個‘印記’,也叫‘獸記’,這個‘印記’必須拿掉,這就叫‘三退保平安’,天要滅共產黨,毀滅那些貪污、腐敗、殺人害命、無惡不做的共產黨,所以你退出中共的組織,印記拿掉了,你就有救了,就平安了!」他說:「行,拿掉吧,謝謝你!還保我平安。」我說:「這回你能活了。」我問他叫甚麼名字,他就告訴了我他的名字。我用同樣的方法又勸退了三個人。

不一會車來了,上車的人很多,很擠。在車上,我站在一個中年婦女身邊,我跟她搭話,我說:「大姐,今天挺熱呀!」她說:「可不是咋的,這上農博會的人可真多呀,好幾條路的專車都通農博會還這麼擠,可真熱呀。」我就在她耳邊說:「我祝你平安。」她說:「謝謝你。」我告訴她:「我是修佛的。」所以她就安下心聽我講,我把「三退保平安」的事情給她講了一遍,然後給她勸退了。

在車上,我又往中間走,我又找人「勸三退」,前後共勸了四個人。車到了農博會停車場,我一下車,看見人山人海,人挨著人,我心想得趕快搭話,我來幹甚麼來了,就是要救度眾生,就跟我旁邊的娘倆搭話,我說:「這是你女兒呀,長的可真漂亮。」她說:「是我女兒。」搭上話後我就說;「祝你們娘倆平安。」她說:「你還祝我們平安。」我說我是修佛的,我才祝你們平安。我問她們娘倆是黨員、團員、隊員?我說你入團入隊時你不是宣過誓嗎?它就給你打上了一個印記,也叫獸記,這個印記必須拿掉,也叫「三退保平安」,天要毀滅共產黨,毀滅那些貪污、腐敗、殺人害命的,所以你必須聲明退出××黨的組織,把印記拿掉了你們才能平安。她們說:「行,趕快給我們拿掉吧。」我又說:「不用花錢買個保險,這可是天理呀,這回你們可有救了!」。我問她娘倆的名字叫甚麼,她們把名字都告訴我了。

農博會的各個展區大約有一百三十多個,還有涼亭、休息大廳等等,我都去,在展區來回循環走找人搭話「勸三退」。這一天散會後我又來回走,又勸退了幾個人,我用一整天的時間總共勸退了八十八人。七天後是農博會最後一天,因為有些商品需要減價處理,而且十點鐘後就不要門票了,我想人一定更多,這是勸退的好機會。在農博會的大廳裏,遇到老倆口,我就問這個東西多少錢?他們就給我介紹這個東西很便宜,搭話後我就說:「祝你們平安,我是修佛的,三退保平安,你們是黨員、團員、隊員嗎?」他們說:「這與黨員、團員有甚麼關係?」我說:「你們入黨、入團時要舉手宣誓,就被打上‘印記’,是個‘獸記’,天要滅中共時,就銷毀這些帶有‘獸記’的人,如果你退掉了,你們的生命就不受它管,就可以自由飛翔,你們的生命就有救了,平安了,這就叫‘三退保平安’。」他們高興的說:「給我們退掉吧,那些壞人是該銷毀的了。」這一天在農博會共勸退九十人。

4. 面向公安人員勸「三退」

我出門勸「三退」,首先發正念清除所有干擾我勸「三退」的各層空間的邪惡因素,使我帶的場非常好,講出的話要打到對方的微觀中去,讓對方的主元神精神起來。有時在勸「三退」中會遇到公安警察。一次遇到一位公安人員,戴著肩章,我心想公安人員中也有好人,我要勸她,就上前問她,您買這肉多少錢一斤?她就告訴我了,搭上話後我就善意的對她說:「祝你平安。」她說:「你也平安。」我一邊發正念一邊開始給她講「三退」的具體內容,最後她說你給我退了吧,很爽快的告訴了她的真名。還有的人好像是便衣,或其他人員,我照樣給對方勸「三退」。

去年在派出所辦理第二代身份證時人很多,我就發正念,在排隊等著照相時把前面的人勸退了、後面的人也勸退了,又到交錢的那行隊又勸退幾人,還有坐在椅子上休息的人、在外面排隊進不到屋的人,一共勸退十多個人。我想雖然是在派出所,但也要正念正行,以救人為重、為大,一正壓百邪,邪惡都怕我,都在我腳下,我是修煉人,我有師父管。

我家鄰居有個公安幹部,每次看見他都和他講真相,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可有好處了,我們老百姓煉功,只想祛病健身,給國家節省大量的醫療費;我們與人為善,好人多不好嗎?對社會對國家都是有利的,迫害法輪功都是江鬼一夥幹的,它是最邪惡的,我們是最正的,是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的。」我還給他大法真相資料看,幹警說:「我看了,挺好的。姨,你可千萬注意呀,我告訴你的都是好話呀!」我說:「謝謝你!我告訴你千萬別抓法輪功,他們都是好人,都像我似的,要抓法輪功會遭報應的!」他說:「我聽你的,你放心,我肯定不抓法輪功,我也告訴別人不抓,要是抓了都把他們放了,否則會下地獄的,我可不想遭報應,我還要活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圖。」我告訴他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幾天,我看見他開車回家,車裏還坐著其他警察,他下車就舉起拳頭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當時我激動的眼淚都出來了,說:「我就愛聽你這話,這回你可有救了。」他說:「我替法輪功伸張正義!我以後也跟你學法輪功。」他也退出了惡黨的組織了。

5. 在勸「三退」的過程中也遇到過同修

有一次遇到一個人,勸「三退」當說到「三退保你平安」時,她小聲說:「我退完了,我也是學法輪功的。」我說:「你也勸三退吧!」她用手擺「不」的意思,我上她跟前說:「你要是大法弟子你必須得做呀,現在你得跟上正法的進程,應該勸‘三退’。」她說:「看你做的多好啊!我不行啊。」我說:「你可別說這話,我不愛聽,你看看這商場人多多呀,你得趕快救人啊,你就是神!一正壓百邪,正念正行,甚麼都怕你,見到你就跑,你得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啊!」她眼裏含著淚水轉身走了。

又有一次,遇到一位老年同修,她問我:「你天天這麼說呀?你可得加小心啊!這裏有便衣,還有壞人盯梢,別讓人給你抓走,抓走可夠嗆。」我說:「你說這話不對,我是神!壞人看不著我,我說啥壞人聽不著,我正念正行,一正壓百邪,壞的東西怕我,它都上不到我跟前。你帶的是人心!你是神,是超常的。」

我的體會是:救度眾生心一定要正,在做的過程中,要發出最大的慈悲,有一定要把他(她)救了的心,講真相一定要講到位。一手是白的,一手是黑的,你要把白的說明白;黑的也要說明白,黑、白往一塊一比,好壞馬上就讓人一目了然,你說到位了,眾生都要流淚的。見到眾生就親切搭話:「你好啊」、「祝你平安」等,要把距離拉近,因為他(她)與你是第一次見面,必須想辦法拉近距離才能救了他們,看每個人適合用甚麼話開頭就用甚麼話開頭。我是神,說話要有份量,穿透他的心,打到眾生的微觀中去,要想辦法讓被救的人元神精神起來,把他的心和元神抓住,讓他生命的本質明白:我告訴你的是真理、天理,入了黨、團、隊,就被打上‘印記’,也叫‘獸記’,如果不退出,天滅共產黨時你就沒命了,涉及到你的生與死!

我常常提醒自己: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與師父同在,與正法同在,必須做好應該做的,配當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只要能救了人,捨了命都行!能多救,就多救吧!我是神,走到哪裏都帶著正的場,沒有怕心,我把心和眾生連在一起,人間這就像住店一樣,匆匆忙忙就走了,要珍惜每一天的時光,我就是來救度眾生、救度所有的人,讓他們都退掉。救度眾生要一做到底,甚麼也不怕,腦袋裏沒有任何障礙。講真相啥人啥對待,是邪惡的就鏟除其背後的邪惡,告訴他善惡必報的天理,最後還得讓他退了(黨、團、隊),有的含著眼淚謝謝我,還讓我好好學、好好修,最後還有的人喊「法輪大法好!」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體會,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