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零開始,在技術項目中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搞技術的,以前總覺的技術和修煉沒有甚麼關係,自己也沒有完成甚麼轟轟烈烈的事情,沒甚麼可寫的,看到這次徵稿後,我通過向內找,突破了原有的障礙。在這裏我向師父和同修彙報我在搞技術過程中的心得體會。

幾年前,在一次旅途中,想著師父的話:「你們是個整體,就像師父的功。當然你們和功可不是一回事,我就是舉個例子。就像是我的功,同時都做著各種事。」(《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那時就想,同修有做這個的,有做那個的,我能夠做甚麼呢,怎樣才能起到我最大的作用?當時想,神有強大的防護,那我就從防護方面的技術開始吧,在技術方面為同修們構築一個強大的防護,於是我發了一個願,要把一些最好的防護手段,找到後給同修們參考。當動這一念的時候,真是淚眼模糊,許久才止住。不過那時悟性不高,沒有悟到修煉人的正念才是最強大的防護,雖然如此,師父看到了我的這一念,就為我鋪了這樣的一條在技術工作中證實法的路。回想起來,這條路上的困難也很多,就好像在荊棘中穿越,一路上摔摔打打、磕磕碰碰的,非常的艱難,不過在師父的呵護下,順利的走過來了。

大道無形,搞技術的過程包涵著心性提高的因素

搞技術本身不是修煉,但是一些相關技術可以輔助同修證實法,搞技術的過程中也包涵著心性提高的因素,大道無形,一切都在大法中。最開始的時候,覺的技術和修煉是分開的,技術就是技術,修煉就是修煉。所以把技術的積累看作是技術突破的唯一途徑,遇到問題時,頭腦中的念頭、採用的方法、實現的過程,完全處在人的角度,往往是處處碰壁,耗費了大量的時間,也沒有取得一些實質性的進展,而且沒有目地的稿件也對明慧的同修造成了干擾,但明慧的同修都默默的承受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真的是做的不好。

慢慢的,知道了必須得用正念去對待技術問題,而不是用人心搞技術,只有先修自己,才能做的更好。搞技術的過程也是不斷去除內心深處對技術的固有觀念的過程。同時搞技術的過程中也會不斷的觸及到很多人心,怕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顯示心,只要是執著心,也同樣會在這個過程中暴露出來,都是必須要去除的,只有去掉了人心,才能用純淨的心態證實法,創造出來的東西才純淨和有效。

以前遇到技術問題,首先從技術上找原因,但下面一件事情使我的觀念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有一次一台機器感染病毒,我殺毒後,計算機卻無法啟動,表現起來就是嚴重的系統問題,那麼明天必須從新安裝操作系統,別無它法,但是明天我還要對一個人勸退,而且這次見了面,下次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再見面,晚上心裏頭很難受,心裏就求師父,第二天一看機器卻奇蹟般的可以運行了,當時真的非常感謝師父。通過這次經歷,我也明白了不能用常人的觀念看待技術問題,以技術為基點解決技術問題,仍然只是常人這一層的理,這樣去做了,就無法突破這層的理,其實也束縛住了自己的能力。

所以以後再遇到技術上的問題或者是解決甚麼問題的時候,我就不再先從技術上找原因了,而是先求師父加持,再清理自己,有不好的心我就排斥它,不讓它起作用,以純淨的心態去做事情。以大法為標準,以個人所悟,對於一些技術,也就能夠把握住是否有必要研究,和怎樣去介紹的問題了,寫出來的東西也多數都能夠符合標準了。

正悟是技術提升和問題解決的關鍵

師父早已給了我們偉大覺者的能力,但是如果達不到那麼純淨,就無法運用相關的能力。對此,在技術工作中我也深有體會。當用人念去看問題和尋求解決途徑的時候,費心費力卻難以解決問題;而如果用正念去解決問題,真的正念很強的時候,很多問題都是迎刃而解。

我從以往的經歷中發現,每一次關鍵的技術提升,都是在心性提高後才發生的。每次技術提升之後,也會感到心的容量也有所提升。當時我也不清楚是甚麼,後來在師父的講法裏面,我才明白這是法在不同層次的展現。在此敬錄師父的這段講法:「那麼也就是說呢,不論你在哪一個領域裏,你的技能方面能夠提高那是你不斷的使自己境界提高後的表現,表現上是你在做好人、在修心,從人的角度上來講你在變成好人,由於學法內修你做的越來越好,神就會給你應有的智慧、給你靈感,讓你在學習中明白很多、讓你創造出更好的東西、讓你技術更高、讓你超越。」(《洛杉磯市講法》)

在搞技術的過程中,我也發現,很多實現手段,對於我們的同修來說,都是具備這種能力的,但是這方面如果沒有那麼純淨,就發現不了解決的辦法,就像隔了一層窗戶紙似的。我經歷過了一種技術從初始狀態,到複雜的實現,再到簡單的過程,過程中對技術本身是提升和淨化的過程,而這些技術的提升是以修煉人境界提升為基礎的,只有境界提升了,才會創造出更好的東西。

有一次在研究一項比較重要的技術的時候,陷入了一種看起來無法突破的困境之中,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處於一種無助的狀態,對於個人的衝擊也是非常大,有種放棄那個技術的想法。當時有個同修,剛剛接觸計算機,他和我交流說,他要負責當地的計算機維護,那是他的責任,那個方法他覺的非常好,看了一週,憑著正念才初步看明白。我就想,既然我現在在做這個事情,我不做了別的同修可能不是那麼熟悉,這個技術還沒有達到完善的地步呢,那麼再難,我也要做下去,這就是我的責任,我也一定能夠做成。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心性提高了,當天晚上就突破了原有的障礙,最後經過整理,把那種技術以一個適合於普及的方式展現給了同修。回過頭來看呢,這種技術上的突破卻是採用了非常簡單的兩種方法的組合,但是由於心性不夠,以前卻沒有能夠實現。

由於在搞技術中修心性,大法也不斷的開啟我的智慧,寫甚麼東西,完成某些技術項目,很多時候都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來,核心的東西,也都是無意偶得,真的體會到了「隨機而行」的如意和圓容,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大法賦予的,是為了助師正法的,必須純淨自己才能運用的。

整體配合,威力強大

在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經常可以看到同修整體配合、展現神跡的例子。對於明慧的文章也是如此,例如明慧發表了一篇文章,全球的同修都看到了,這不也是起到了協調和交流的作用了嗎?技術方面也是一樣,在技術項目上也存在整體配合的情況,有時兩個弟子之間討論問題,也可以看作是協調,這種討論也會彌補各自不足,協調一致,真正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時候,大法就會展現神跡。師父也告訴過我們:「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有的技術,常人是不可能去研究的,那麼只有我們自己才能夠去做,我就參與過這樣的一個技術項目的配合,根本就沒有甚麼參考,只有我們自己去做,在沒有任何借鑑的情況下,智慧從哪裏來?智慧從大法中來。配合好了,智慧就源源不斷。你沒有時間,他有時間,我不足的,你可以完善,互相補充,最後終於完善那種技術。如果只是一個人去研究,個人的侷限就會障礙了技術的突破,就是能夠完成,那也許得需要很長時間的等待,而整體配合下來,沒有花費特別長的時間,卻取得了比較滿意的結果。

還看到過一個技術項目,很多同修一起協調,但是給我震撼最深的,是在這個整體協調配合中,智慧源源不斷,真的是威力強大。很短的時間內,完善了好幾處安全上的設置問題,也提出了好幾個比較實用的技術,突破了以前的侷限。圍繞這個技術項目,有好幾篇相關的技術交流文章都在明慧網發表出來,給同修參考,這是因為整體配合好了,大法給每個人開啟了智慧。大法無所不能!

在搞技術中見證神奇

大法修煉是超常的,必然有神跡展現。這麼長時間以來,見證了很多超常的事情,僅舉幾個例子。

在發正念的時候,我加入了清除舊勢力對技術的間隔和對同修技術的障礙,之後不久,我發現有好幾個我期望的軟件都被找到了,和我的意願非常的一致。看到那幾個軟件的時候我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了,發正念真的威力強大。

還有一個例子,由於條件所限,有一個軟件我一直不能使用,我就在心裏求師父,好讓我能夠運行這個軟件,那樣我就可以解決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之後,我發現軟件真的能夠運行了,也就很快的解決了不少相關的問題。當時的感激無以言表。

有時同修提出了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但是我需要再現出現的錯誤,那樣才能找到解決的方法,但是無法遇到出錯的環境,怎麼辦呢?我就求師父,讓問題再現,真的在看起來不可能的情況下出現了那個問題,我也找到了解決的方法,這樣的例子有很多次了。師父就看我們的心。

還有一次,配合同修完善一項重要的技術,幾乎每天都有突破,就是在看起來沒有路了的情況下,我隨便修改了一個內容,後來卻發現這是實現方法的唯一途徑,最後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一起協調配合,當最後我找到核心所在的時候,淚流滿面,是師父啟悟了我的智慧。回憶整個過程中,所思所悟,真正導致突破的地方自己並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我知道,這條路,師父早已鋪好,自己境界提升了,才能越早的走好這條路。

從零開始,在技術項目中證實法

師父說:「所以大法弟子啊,我們掌握點常人的技能千萬不要驕傲,沒甚麼驕傲的。其實你所學的也是你有這樣的願望,當初給你這樣的安排,因為在證實法中需要,僅此而已。」(《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我最有感觸的,就是搞技術的同修(也包括一些特殊情況的同修),無論甚麼時候都不要覺的自己如何有能力,這只是工作特殊而已,之所以搞技術,那也是以前許下的願,再有能力,也全都是師父給的,實質上自己並沒有做甚麼,千萬不要有任何自滿的心。

有一次,我想,從技術這方面來說,我做到了我應該做的,那個時刻,我感覺到我修好的那一面洶湧澎湃,淚水「唰」的一下就流出來了。但是馬上我想,作為修煉人,這麼想是不是帶有歡喜心和障礙繼續前進的因素?因為即使單從技術這方面而言,我也不知道我是否真的達到了要求,況且我做的一切,都是大法所賦予的,自己其實並沒有做甚麼實質的東西。以前所做的一切也只能是為以後做的更加平穩打下鋪墊。「成績是學好法充實正念的威德,不足是修煉中要走的路。」(《芝加哥法會))師父早已告訴我們:「成就功德腦後事」 (《洪吟(二)》〈一念中〉),做弟子的也不應該抱著積功德的心和任何私心去做大法的事情,這樣的想法連想都不要去想。從那時起,我再做大法工作,就是感到很寧靜,沒有了個人的人心浮動,就做弟子應該做的。

那麼做弟子的怎麼做才可以呢?那就一切都從零開始,不必想自己曾經做出了甚麼成績,因為這樣只是在和自己的以前對比,而是應該按照法的標準,錘煉自己,在以後做的更好。

以上是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與佛恩浩蕩!合十。

(第三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