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曼哈頓反酷刑點講真象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5年4月25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從去年的九月底在曼哈頓反酷刑點講真象至今七個月了,在這過程中,深深的體會到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一定要做好,也深深的體會到講真象的過程也是自己的一個實修的過程。能不能在這其中放下自我的觀念,為曼哈頓的眾生負責,為法負責,在這眾神矚目的歷史時刻,正念正行,整體的配合好以救度更多的眾生,來兌現自己的誓約。一些個人體會,與大家分享。

一、不畏嚴寒,救度眾生

在這幾個月中,曼哈頓反酷刑點的同修們共同經歷了一個嚴寒的冬季。記得那一天是紐約的第一場大寒流,我們在42街美術館前,陰冷刺骨的寒風伴隨著陡降的氣溫,幾乎是滴水成冰,我們用的化妝品都凍成了冰塊,卸妝的濕紙巾凍成了硬硬的一團。可是沒有一位同修後退,大家堅持演示酷刑,我們明顯的感到,世人在大法弟子們的正念的場中,背後的邪惡因素在解體。一位美術館裏的警察,兩個星期以來從我們的展位面前走來走去,面無表情,從來不接資料,可這天,他走過來對我說:今天天氣很冷,你們可以到美術館裏來取暖,另外我們這裏也有洗手間,你們不用去麥當勞,那裏走過去太遠了,我會給你們鑰匙的。我看著他的眼睛,真誠的說「謝謝」,我感到他的心在大法弟子們的正念的場中溶化。這以後,他見到我們時都滿面笑容的。

還有一天,我們在中央公園附近,風大的吹得人幾乎站不住,加上近零下二十度的氣溫,手套拿下幾秒鐘手都覺得凍的痛,臉露在外面好像凍的要僵掉。我和同修們邊組裝著酷刑展的刑具,我心裏邊犯嘀咕:這麼冷的天,風又這麼大,撐橫幅的架子也無法站穩,今天到底要不要做?我心裏正猶豫的時候,一位美國人從我身邊快步走過,大聲的用英文說「法輪大法好!」

在這一瞬間我明白了,還有甚麼比眾生的生命更重要的呢!放下怕苦怕冷的心,做下去,堅持下去。這一天,我們幾個同修輪流站在鐵架子上,壓住不讓風吹倒它。這麼冷的天,還有幾個行人聽完真象後脫下手套來簽名的。

二、排除干擾,實修向內找

在我到點上一個多月後,突然開始發燒咳嗽,嗓子啞的說不出話來,身上疼痛難忍,胸口痛的無法呼吸,每次上幾級台階心跳的都很厲害。這時,點上的同修們鼓勵我說,越是邪惡阻擋你來點上,你就越要來。這樣我幾乎每天仍然去,平時嗓子說不出話,但是講真象時嗓子又能發出聲音來了。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半夜咳的很厲害,去衛生間吐出的竟是兩口血,當時心裏也確實有些慌亂,雖然平時在網上也看到很多同修們對待病業關的交流,可是輪到自己時的確是實實在在的。其實我的心裏也很明白,這是干擾,但是如果自己沒有漏,那邪惡也是干擾不了的。靜下心來向內找,發現了自己的一顆證實自我的心,在酷刑點上,大部份同修不會說英文,她們煉功,發資料,演示酷刑,看上去默默無聞,而自己則跑前跑後的跟行人講真象,回答他們各種各樣的問題,請他們簽名。一段時間下來,同修們都說:這個點上就你英文說的好,你很重要,你不在還不行。說者無心,可我的心裏真的認可了。同時我的顯示心和歡喜心也都出來了。找到自己的問題後,加上同修們一起發正念,不多久,我的症狀就消失了。

在邪惡的黑手爛鬼聚集的曼哈頓,各式各樣的干擾有形無形,很多時候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慧眼去識破它們的同時,也在其間歸正自己,才能最大限度的讓更多的眾生明白真象,減少損失。

看到常人已經干擾不了我們了,邪惡因素就利用同修之間尚未修去的人心來達到它們的目地。有一陣子,在台灣同修們住地,由於各自的生活習慣不同,也由於人心的作用,同修之間的矛盾較為突出,反映到這個空間來就是住地的水管堵塞,積水滿地,反映到酷刑點上就是商家不讓我們在門口,原來簽名支持我們的店主叫來警察。好在同修們也都能及時的意識到,及時的歸正自己。我們的點也越做越好,大家配合默契,最多的時候,我們點上可以一天徵集簽名800-900人,觀看我們的展板的行人圍了幾層,四、五個同修上去講真象都來不及。其實所有的事情和我們的修煉狀態是密切相關的。

為我們幾個點送酷刑工具的一位老年同修每天非常的辛苦,在曼哈頓開車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何況他還不懂英文。一天,雨下的很大,他考慮到雨天資料會淋濕,就建議我們今天不要做了。可我當時堅持己見,非做不可,一定讓他送來,冒著大雨,他在雨中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才到我們的點上。當時大家都沒說甚麼,可心裏都不痛快。第二天,他來送刑具時,言語上很衝撞。我當時強忍下了,可心裏怎麼也沒放下,就和一位負責協調的同修去抱怨:你看,下這麼大的雨,我也不是為了自己,我們點上的同修身上全部濕透了,大家還在堅持著,為甚麼他就不能配合我們。這位同修直率的對我說:那你有沒有為他著想呢?他那麼大年紀送三個點,一個星期七天,幾個月下來了,為甚麼不能夠包容一下呢?況且在這個前沿陣地,體力精力消耗很大,方方面面對學員的干擾也很大,為甚麼要用你的狀態來要求別人呢?如果大家配合不好,被邪惡鑽空子,那時的損失則會更大。

聽了同修的這番話,對我的觸動很大,對常人我們抱著善心去救度他們,可是對自己的同修一點也不寬容,指責這個指責那個,我的眼睛都去看別人了,這怎麼能是善呢?何況在堅持的背後,是否也有一顆心:別的點上下雨天都停了,就是我們的點做的好。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後,我給這位老年同修打了個電話,誠懇的向他道歉,並和他做了很好的交流。當聽到他說他來曼哈頓的幾個月幾乎花完了自己的積蓄,現在每天的生活費控制在一美元左右,我的眼睛濕了。我們點上還有一位台灣的同修帶著一個六歲的孩子堅持了三個月,風雨無阻。有時媽媽講真象忙的沒時間,孩子就拿出媽媽做好的冷飯來吃。每一位來曼哈頓講真象的同修都是克服了重重困難,如果我們都能夠相互體諒,相互包容,真正的在矛盾來時退一步看自己,修自己的這顆心,我想我們整個曼哈頓的場就會更加圓容不破,邪惡因素也不容易鑽空子。

有一段時間,天氣很不正常,不是下雪就是下雨,有時一個星期要下好幾場雨。後來,我發現一個問題,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不少同修常看天氣預報,不是說不可以看,因為我們每天在外不可能不考慮氣溫的變化,但不知不覺的對天氣預報產生了一種依賴的心。這邊的邪惡看的清清楚楚,那就給你使勁的下,有時,一大早雨下的很大,等你今天取消酷刑展了,這邊就停了,再通知學員也來不及了。認識到這個問題,大家也在修煉上做了交流。 過了兩天,早上起來發正念時發現窗外又飄起了鵝毛大雪,於是加了一念「鏟除一切干擾曼哈頓講真象的邪惡因素」,十五分鐘後,雪越來越小,慢慢就停了。但幾個小時後,雪又下了,而且下的更大,先到點上的同修打來電話問要不要做,我那天不知為甚麼正念很足(後來知道是有緣人來聽真象),我對她們說今天要做並請大家發正念。放下電話後,我坐下來立掌,感到能量很強,半個小時後,雪停了,天越來越亮,等我趕到曼哈頓點上時,已是陽光明媚。大約下午兩點左右,來了一位氣質不凡的白人,他先是站在那裏看我們的橫幅,我迎上前去和他講真象,他說他知道法輪功,也看了很多報導。我和他談到王麗萱和她八個月的嬰兒,也談到近幾個月來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還談到國外商界投資的資金被邪黨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聽完後,他主動的簽了名,並拿了資料。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才知道他很可能是一位國際商業界的舉足輕重的人物。

以前我們的點上也有過同樣的經歷,也是下雨天,有的同修堅持不收,雨過天晴,來了一位美國政府要員,他問了很多問題,拿了真象資料並說要向總統彙報。

三、反酷刑點 震撼人心 深入講真象 眾生在覺醒

講真象時,我會結合明慧網上的報導來談,比如上個月被迫害致死的人數,這樣可以讓人拉近時間的距離,讓人感到目前為止這件事還在發生。結合著酷刑展板上的實例圖片,讓人有眼見為實的感覺。現在則加入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講的過程中也在銷毀著另外空間的邪靈因素。隨著大法給我開啟智慧,七個月來講真象,針對不同的人,不同的問題,我都能給以很好的回答。

一位在聯合國工作的人和他的朋友來到我們酷刑點上,聽了真象後,這位朋友問我:「我在北京有個高爾夫球場的生意,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我說:「這是你的生意,由你自己來定,不過,聽完我說的這樣殘酷的事實,你想會作出一個很好的決定的。」他二話沒說,告訴我:「撤,我立刻就撤。」我沒想到他這麼乾脆,問他「你說撤嗎?」「對呀,我會把我的生意搬到意大利去,我是意大利人。」這兩人離開之前都簽了名。

一位在某大報社工作的女記者,看了曼哈頓的酷刑展後,從正面報導了法輪功,她工作的報社在中國的網站把她的欄目拿了下來,還威脅她。當她去香港時,半年前預定的房間被取消,好心的飯店工作人員悄悄的告訴她:你快離開吧,這裏太不安全了。可她告訴我:我不怕他們,我還是做我該做的事,該寫的我還要寫。好一個不畏強權,仗義執言的生命!

一位開加油站的先生,他問了我很多問題,我都給他一一解釋了,最後他說:我是聽我的中國朋友說你們不好,但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我都明白了,我相信你說的是真的,我要拿你們的資料放在我的加油站給我的顧客們,我也要拿幾本中文資料給我的中國朋友去看。他說等資料發完了再來拿。

一位老人看著我們的酷刑圖片,感慨的說:「我真的為那麼些匆匆走過,目不斜視的人感到難過,這世上也有這樣麻木不仁的人哪!」

一位白人在我們的簽名本上寫了足足有好幾分鐘,當他直起腰來時,認真的說:「我把我家十口人的名字全簽上了。」

有一位在曼哈頓上班的女士跟我說,一次她碰到電視台的記者在路邊採訪人們對法輪功酷刑展的印象,她為我們說了很多話。我說「那太謝謝你了。」她又說,「我是看不得這樣的事還在今天的社會上演,你們做的很好,我支持你們,堅持下去。」

一些媒體也來對我們進行了跟蹤採訪、報導。紐約最有名的一家電影製片公司把我們的酷刑展收入他們新拍攝的一部反映紐約風貌的記錄片中做背景。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來看真象,問問題,近來常有來簽名的。當然也有來鬧事的,可這時,往往是那些正在看真象的正直的人們站出來主持正義。

越來越多的人們看完我們的酷刑展後或是聽完講解後,問,「我們怎麼樣幫你們呢?」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們給我們出謀獻策,建議我們這樣做或那麼做效果會更顯著。

每天那一幕幕感人的故事太多太多,眾生在這看似平平常常的但卻史無前例的歷史關頭在選擇自己的未來,看著他們,更加感到我們肩負的責任是那樣的重大。

幾個月下來,我深深的體會到整體力量的巨大,酷刑點上的每一個人都重要,哪一個角色都不能缺少,每一份正念都極其關鍵。也深深的體會到我們做的三件事的重要性,學法是最關鍵的,只有保持清醒的頭腦,才能更好的自如的運用大法賦予我們的智慧和能力,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感謝尊敬的師父給我這樣的機會,感謝所有的同修們給過我的鼓勵和幫助。

謝謝尊敬的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