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被強暴的法輪功學員遭罰款看中共的邪惡(圖)

【明慧網2005年12月16日】河北省涿州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接連強姦兩名女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令全世界震驚。中國有句古話,「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當頭」。然而今天的中國,何雪健,一個身穿制服的年輕中國警察,居然光天化日下強姦自己母親一般年紀的婦女,毫無廉恥。互聯網上有評論,說這是中共統治下制度化的流氓行為,十分貼切。然而,何雪健並非唯一的強姦犯,劉季芝、韓玉芝的肉體被強暴之後,又遭到派出所的精神強暴。

有證據顯示,強姦發生後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11月26日,「涿州市東城坊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辦公室」共開出5張蓋了公章的收據:

交款人:劉季芝 金額:3000元整 名目:南馬基地培訓費
交款人:韓玉芝 金額:3000元整 名目:南馬基地培訓費
交款人:汪賀林 金額:3000元整 名目:南馬基地培訓費
交款人:瞿文亭 金額:3000元整 名目:南馬基地培訓費
交款人:魏保良 金額:300元整 名目:保證金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收據

不到三天,在中國小小一個鎮級行政機構,靠組織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包括毆打、強姦、體罰、謾罵等手段,進帳一萬二千多元!難怪至今仍有中共豢養的打手熱衷於參與迫害。

3000元人民幣對於中國的一個農村家庭意味著甚麼?根據中國官方發布的《河北省2004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河北省2004年農村居民人均一年的純收入為3171.1元。且不說根據中共官員一貫的欺上瞞下作風,這個公布出來給外界看的統計數字含有多少水分;就算它是真實的,3000元也已相當於一個中國農民整整一年的收入。

劉季芝的自述中,提到她公公借了1000元去派出所保她,派出所不幹,公公又借了2000元送到派出所,惡警才放人。「我的兩個孩子都在讀書,很需要錢,天不下雨,莊稼收成也不好,這三千元錢無疑是個沉重的負擔。」

明目張膽的把從受害人身上直接勒索的錢財作為迫害經費的主要來源之一,這充份體現了中共惡黨的流氓本性。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提供的數據:中共邪黨用於迫害法輪功的錢,用途不外乎建造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獄、勞教所、派發特務、便衣、惡警的工資獎金、購置監控設備;再有就是到海外去撒錢,用巨額經濟利益堵外國政府和新聞媒體的嘴,好讓國際社會對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三緘其口。當然,中共維持迫害的費用中,除了不斷的從法輪功學員身上勒索的錢財之外,還有將近四分之一的國民收入,包括來自海外的經濟投資。

六年來,對於追隨迫害的中國大大小小的官員們來說,抓法輪功掙錢,已經成了一個既無成本、又無風險的最佳經濟來源。上有「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這樣的密令做後盾,參與迫害的各級部門在迫害中嘗盡了甜頭,逢年過節想錢花了,就去抓法輪功學員,抄家罰款。就像上述的河北派出所,縱容警察強姦良家婦女後還要向受害婦女家庭索要相當於其全年收入的巨額罰款。流氓手段之卑鄙和猖狂,古今中外無出其右!

透過整個事件,人們看到的不僅是一個小小惡警何雪健的流氓無賴,也不只是一個小地方機構的胡作非為,而是中共邪黨和610黑幫組織調教出來的一個完整而巨大的機構在有序的實施迫害。它經過幾十年操練後,已經邪惡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黨不喜歡的就不能存在,你不聽這個邪黨的召喚就砸爛你的飯碗。那個穿著制服的強姦犯何雪健不就公然對劉季芝揚言:「再煉法輪功,罰得你們傾家蕩產!」嗎?

這是中共故意製造出來的一個恐怖環境,一隻手遮著天,一隻手卡緊中國人的生存命脈,逼迫你就範。目的是妄想以這種極度恐怖來壓垮人的意志。這種手段被共產黨在歷史上歷次政治鬥爭中操練了幾十年,奪去了無數中國人的生命。今天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發揮到登峰造極的程度。

面對全世界洶湧的退黨大潮,也許不甘心退出歷史舞台的中共會故伎重施,處置幾個何雪健們作替罪羊,以為自己塗脂抹粉、掩蓋視聽、繼續掩蓋和保護其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但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悲劇還會繼續發生,因為警察作惡、官員作惡、國安作惡,這是中國對法輪功學員所實行的迫害政策的必然產物。

最後,我們在此正告那些依然緊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中共已經惡貫滿盈、很快就要退出歷史舞台。想一想你們自己的下場,看看你們那些因為參與迫害而已經遭惡報的同僚們,不要再有僥倖心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暗室虧心,神目如電,神正在清算中共這個邪靈及其幫兇,不要為了眼前小利殘害無辜,葬送你們自己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