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製造了這些強姦犯?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4日】今天看到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河北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惡警何雪健11月25日下午在所裏公然連續強姦兩名女法輪功學員劉季芝(51歲)和韓玉芝(42歲)。在何施暴過程中,劉大聲呼救,一個叫「大軍」的警察一側旁觀,沒有任何阻止行為。在此之前,劉被惡警們反覆侮辱,乳房被電棍電擊,折磨,臀部、腿部和身上留下嚴重淤傷。

看完消息,相信任何有人性的人都會感到震怒。難以置信,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門外屋裏都有人的情況下,一個警察對兩個同鎮的善良長者,連續施行這樣禽獸不如的暴行。無恥、下流、邪惡,你不知道該用甚麼詞來形容。說他禽獸不如,說他是魔鬼,都毫不過份。

我不知道,如果何自己的母親或者姐妹遭遇這樣的侮辱,他心中會是怎樣的感受。如果他有親人朋友,聽到這樣的消息,又會作何反應。但他的行為,給自己造下了如山如天的罪惡,也給自己的親人、和所在地區帶來難以洗刷的恥辱。因為這件觸目驚心、喪絕天倫的惡行,人們不能不記下河北、涿州、東城坊鎮。更令人無法釋懷的是,這一罪惡帶給善良無辜者和家人那持久、深重、無法彌合的傷痛。

但僅僅譴責直接肇事者遠遠是不夠的。在過去幾年中,我們耳聞目睹了太多這樣的罪惡。

2000年10月,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導致強姦事件的發生。2001年5月14日,北京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沿大北窯至永安裏護城河粘貼法輪功真象傳單時,被一個巡邏的惡警截住,遭毒打兩個多小時,門牙被打掉兩顆,最後被強姦。2001年5月24日,黑龍江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把非法關押在十二隊的50、60名拒絕寫「決裂書」的法輪功女學員非法送入男監進行摧殘折磨。有目擊者證實,其間幾個警察強行把一位法輪功女學員抬進男監,三個男犯人輪姦了該女學員。2003年5月,重慶市沙坪壩區白鶴林惡警當著兩名犯人的面強姦重慶大學研究生魏星豔,魏星豔至今生死下落不明。2005年,北京密雲縣傳出消息,惡警們在光天化日下強姦一名只有17歲的法輪功女學員……

列舉這樣的事件令人椎心泣血。對每一個受害者來說,這都是難以啟齒的傷痛。但可怕的是,這樣的罪惡是系統實施、廣泛分布而長期發生的。從這一樁樁血淚事件中,人們可以了解對法輪功的迫害有多麼邪惡。從事強姦惡行的警察和犯人是邪惡的,但在幕後操縱、縱容、默許強姦的中共迫害集團才是這些罪惡發生的最大根源。

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政策,允許惡警可以以任何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不受懲罰,「對法輪功可以想怎麼整就怎麼整」,「打死算自殺」,可以「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正是這樣的迫害政策,徹底釋放了惡人毫無底線的獸性,給了惡警隨心所欲蹂躪法輪功女學員的許可;正是這樣的迫害政策,製造了那麼多身著警服、以所謂「執行公務」為名的強姦犯。因為中共政策性的放縱,才使諸如此類令人髮指的罪惡大面積存在;因為中共有組織的包庇,才使這些罪惡至今得不到有效的制止,罪犯還在逍遙法外。

對任何一個社會和國家來說,婦女權益受保護的程度是其文明程度的標誌之一,而維護女性的人身尊嚴是最起碼的道德底線。就是當年腐敗的清政府,在一位女性革命黨人就義前,也慨然承諾:不示眾首級,不剝衣衫。中共犯罪卻毫無底線。十六年前,當國際記者採訪江澤民,詢問中共將參與六四女大學生投入農村勞改被強姦的情況時,江澤民回答「她罪有應得」。在中共當局迫害千百萬善良無辜、只為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中,卻毫無忌憚的唆使和縱容強姦、輪姦、性虐待等犯罪,很多法輪功女學員受到的傷害駭人聽聞。在已核實被迫害致死的2790名法輪功學員中,婦女高達54.7%。

從迫害中,我們不難看到中共政權已經淪落到了何種地步,我們也不難看到我們國家的整體道德被摧殘到了何種程度。當一個政權的專政工具墮落成為普遍的犯罪時,我們每一個人的尊嚴和安全何以維繫?人類文明的基本價值何以維繫?僅此一個側面,我們可以看到,對法輪功的迫害,受害的並不只是法輪功學員,而是我們民族和人類的整體。

警察強姦無辜這樣惡性事件的頻頻發生,告訴了人們制止這場迫害的緊迫性。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那些無視迫害慘劇、無視下屬強姦惡行的中共官員,你們與那些直接實施暴行的強姦犯又有何區別?那些對罪惡保持沉默的人,又如何能夠面對道德良心的拷問?

但不管怎麼說,終有一天,那些從事犯罪的惡人和對迫害負有責任的中共官員,都要面對人間法律、道德法庭和天理的審判。隨著法輪功真象的傳播和人們的廣泛覺醒,這個日期已經日益臨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