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警察豢養成強姦母親的禽獸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4日】1937年12月侵華日軍的南京大屠殺,特別是對中國婦女,甚至連老嫗都不放過的奸淫殺戮,令人髮指。第一份由中國人寫作的記錄南京大屠殺暴行的日記───《程瑞芳日記》中有這麼一段:(12月18日)這些日本兵「猖狂極了,無所不為,要殺人就殺人,要奸就奸,不管老少。有一家母女二人,母親有60多歲,一連三個兵用過;女兒40多歲,兩個兵用過,簡直沒人道……」。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在人們一遍一遍提醒後人不要忘記當年日軍暴行的時候,江澤民一夥和西來邪靈的中共,依然在中華大地上製造同樣甚至更為慘烈的悲劇。2005年11月25日下午兩點多,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執行公務」的惡警何雪健把51歲的法輪功女學員劉季芝帶到一間屋裏,劈頭蓋臉暴打起來,然後按倒在床上,亂摸她的乳房並用電棍電擊乳房。看著電出的火花,何某連說:「真好玩!真好玩!……」 何某不顧劉的拼命掙扎,使勁扒去劉季芝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將手指插入劉季芝的下體亂拽。劉在掙扎中說:「你是警察,傷天害理呀!你是年輕小伙子,求求你,放過我老太婆。」 何某置若罔聞,瘋狂的把生殖器掏出來對劉進行強暴。在此過程中,何某還不斷狠命的抽打劉季芝的臉與狠掐脖子,劉季芝被折磨得遍體鱗傷,慘不忍睹。屋裏當時還有別的警察在場旁觀。何某在得逞之後,又把另一名42歲的法輪功女學員韓玉芝叫了進去,如法炮製,強姦了韓玉芝。

如果說侵華日軍的奸淫是發生在兵荒馬亂的年代,如果說侵華日軍的奸淫是來自異族敵人的傷害,那麼惡警何雪健的無恥行為侮辱的卻是自己的同胞,強暴的是與他母親同代的婦女,發生在中共所謂「和平的崛起」的時期。惡棍穿著的本是保護自己人民的制服,卻成為他強姦人民的外衣,他所謂的」執行公務」,居然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強姦中華兒女的母親。

惡棍何雪健是一隻喪盡天良、變態齷齪的亂倫禽獸。

他是生下來就如此嗎?他原本看到有人強姦他的母親、他的姐妹和電擊他女兒的乳房就無動於衷甚至覺得「真好玩!」嗎?當初他一穿上警服就敢在執行公務的時候放肆強姦良家婦女嗎?也許不是的。他壞到這一步,喪失人性到這一步,也是經過了一個從人變成禽獸和魔鬼的過程。這個過程,就是江澤民一夥和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幾年走過的過程:

1.當「真善忍」成為被鎮壓的對像,而「假惡鬥」成為社會道德的普遍信條的時候,人變成禽獸就有了最好的土壤。江澤民因妒忌和極端權力慾,孤注一擲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的叫囂聲中,喪心病狂的要「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

2.開動全國所有媒體誹謗法輪功,搞大批判,用謊言煽動仇恨。成立了從上到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凌駕於當地公檢法政府之上,肆意抓捕、罰款、關押、洗腦、酷刑折磨和性虐待法輪功學員。

3.採用逐級連坐。把迫害法輪功同每個官員和執法人員的考核、就業掛鉤。脅迫人們參與迫害法輪功。

4.迫害法輪功的不法人員不但不會受罰,反而得到江氏集團和中共的獎勵和升遷。

5.公然破壞司法,不准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不准法輪功學員上訪,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人權保護。

何雪健就是在這個邪惡的環境中,從人變成了禽獸。江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造成了無數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流離失所,而且還把無數像何雪健這樣的人變成了禽獸。其造成的社會惡果,不可估量。

當中共的警察隊伍中充滿著何雪健這樣的禽獸時,它們要咬的、要強姦的就不只是法輪功學員,每個人的母親,每個人的姐妹和女兒都可能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只有立即終止這場迫害,立即將江氏集團和惡警何雪健這樣的禽獸繩之以法,中華民族才會有光明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