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進退兩難,遭強暴的韓玉芝失去音訊

【明慧網2005年12月13日】2005年11月24日,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曈村法輪功學員韓玉芝被警察從家中抓走,第二天在派出所遭到惡警何雪健強暴之後,現在下落不明。據悉,其丈夫劉建增抱著以死相拼的勁頭,去討回公道,並報了案;但在涿州市公安局局長以及有關責任人求情之下軟化了。在劉建增去參加由公安局和村鎮行政人員設下的宴席之後,韓玉芝悲憤地不辭而別。

下面是一個知情者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希望為被強暴的韓玉芝討回公道。

2005年11月25日,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警察連續強暴兩名法輪功學員,這件事在當地很快流傳開了。這幾天,我們看到了法輪功學員散發的傳單,甚至有的人接到了從海外打來的有關電話。我的親戚就是受害人韓玉芝丈夫的朋友,聽他講了一些受害人的情況,以及這件事對她丈夫劉建增的沉重打擊。出於同情,有必要把我所知道的情況向世人公布,更詳細準確的情況有待繼續收集整理,希望更多的人們能夠關注這件事情,能夠關心劉建增和他遭遇不幸的妻子韓玉芝。

韓玉芝因為被人舉報學法輪功,於11月24日和本村(西曈村)的五個人一起被抓到了涿州市東城坊鎮派出所,25日下午被穿著警服的流氓惡棍何雪健強暴。惡警何雪健先是強暴了劉季芝,這件事在法輪功的傳單上已經寫得很清楚了。實際上,韓玉芝被抓到派出所的當天晚上,這個禽獸就打上了她的主意。晚上6個人被關在值班室的時候,何就讓其他5個人背著牆,而讓韓玉芝坐在桌子上,從背後抱著韓玉芝當眾施以猥褻。在對劉季芝施暴、獸性未盡的時候,又把韓玉芝叫到了他的宿舍,繼續把她強暴了。我聽到有這麼一個情節:何雪健強迫韓玉芝光著下身在他面前轉來轉去。中間過程有一個叫王增軍的警察一直在另一張床上躺著,而沒有任何制止其施暴的行為。

由於快到年底,農村資金緊張,25日下午韓玉芝的丈夫劉建增到親戚朋友處好說歹說東挪西湊的籌集了3000元錢才把韓玉芝贖了出來。晚上,和劉建增等一幫人一起吃飯,為韓玉芝能夠被接回來壓驚。席間,韓玉芝悲憤地講她被警察何雪健強暴了。

劉建增10多分鐘回不過神來,在眾人面前實在下不了台。他無法相信:這件事情居然是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派出所裏,而且這種傷天害理的畜生事還是警察幹的!聽說回家後一晚上都沒有睡著覺。第二天,劉建增拿著菜刀到派出所追殺作案兇手何雪健,然後帶著韓玉芝的內衣褲和從派出所搶到的床單去涿州市公安局報了案。

劉建增悲憤難忍,抱著以死相拼的勁頭,如果不給個滿意的說法、討回公道,他這條命也就豁出去了。涿州市公安局局長幾次「求」他不要把事鬧大,劉建增提出了三條要求,結果這個傢伙都答應了。還有,答應將3000元的罰款也退給劉建增(至今未退)。越是這樣,劉建增就越怵,因為很多朋友都告訴他共產黨最毒的一招就是「秋後算賬」。

劉建增最擔心的就是,雖然自己佔理能把官司打下來,如果這些人以後報復他怎麼辦?結果,在派出所所長、以及有關責任人托人求情之下,他越來越被軟化了。在劉建增去參加由公安局和村鎮行政人員設下的宴席之後,韓玉芝悲憤地不辭而別,到現在都沒有任何音訊,不知去向、生死不明。

接連不斷的災難就這樣落到了這淳樸而又窮困的農戶人家身上!前幾天聽到劉建增浸透著悲憤的話:這件事不能討回公道,我還怎麼見人?玉芝現在也生死不明瞭,我這下半輩子也不打算活了。但是我的三個孩子怎麼辦,他們聽到她媽的遭遇怎麼辦?給我多少錢能夠補償這個損失?

有消息說,強暴事情一出現,派出所就謊稱何雪健的年齡差三天不滿18歲。但公安局的人知道,已經在派出所幹了四年的何雪健就算不滿18歲也瞞不過人,現在又撒下大謊說何雪健不是警察而是聯防隊員、是保安云云。

我替劉建增現處的窘境難過,我非常同情生活在這個悲慘社會底層的劉建增、韓玉芝一家的遭遇。在此,我也希望世人們也能來關心一下他們家的悲慘遭遇。希望那些在權力部門裏還有正義感的人們,能夠給韓玉芝的事件主持公道。我也相信:天理昭昭,善惡有報!